第五人格露脸渣渣辉

2021-08-11 作者:陈翰文还是脆皮的 9845 Views 评论 8 条编辑

第五人格露脸渣渣辉视频:

第五人格露脸渣渣辉图文:

�第五人格露脸渣渣辉张莉生气了,一脸的娇怒。第五人格露脸渣渣辉张莉推开挡路的李鹏,走到我面前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你没事吧?”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张莉看了一眼四周,便询问王凡:“孩子们呢?都没事吧。”王凡随即也摇了摇头:“我刚刚叮嘱他们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出来,他们都挺乖的,一个都没出来。”整整一个下午,我和周姨都是在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起看着电视。说实在的,我这还是第一次陪周姨看电视呢,一起装瞎不能看,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电视了。张莉说“可以不高,不帅,但是一定要有责任感,对我好,可以逗我开心,难过陪在我身边”我诺诺的想跟张莉表白,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应该怎么对他说呢? 白皙的大长腿翘了起来,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的白色内裤,虽然穿的的一套护士服,但是又没有护士那么清纯,倒显得有些妖艳。一点都不觉得违和,反而觉得挺适合她。她看到我进来了,轻轻抬起媚眼,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喜悦。���张莉扫了一眼周围的孩子们,随即点了点头:“姐姐不走了,你们现在乖乖的去房间休息好不好?”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间觉得手指头凉嗖嗖的,像是有什么玩意儿在裹着似的。我忽悠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抬了抬胳膊,感觉轻飘飘的,像是没啥东西。等我伸手打开灯,看到眼前景象时,不由得吓了一跳。在我右手中指的指尖上,正挂着阴婴;此时它悲恸脸的小嘴儿,紧紧叼着我中指,随着我抬胳膊的动作,它跟着一飘一飘的,丁点儿重量都没有。麻蛋,原来是这家伙,二半夜的不睡觉,偷喝我精血来了。“呵呵——”阴婴空着的欢喜脸小嘴儿里,发出几声轻笑,把我听的直瘆挺慌。这也就是我跟它打过几次交道,要是换做别人,大晚上的看到这么个玩意儿挂手指头上,非得吓抽不可。我强忍着没把手抽回来,跟火鬼、土鬼那一场搏杀,让阴婴受了重创;就算到了现在,它也精神萎靡,身上的红色都黯淡了一些,不再像第一次遇见它时,身上像着火似的通红通红。静清和我说过,阴婴这次受伤,起码要虚弱三天,所以在年三十当天,它的效用不大。不过我想好了,不管阴婴行不行,都得让它上阵,事关郭玲的生死大事儿,能借的力我都得用上。阴婴裹了约莫两分钟,这才飘飘荡荡,回到了帆布袋里;我甩了甩手,手指头上没有伤口,就是木的慌的,有些麻。我扭头看了看郭玲,不知啥时候,她已经背对着我,呼呼呼……睡的很香。我重新闭了灯,在郭玲瘦不拉几的胯胯上轻拍了两下,而后从身后抓着她的两小只,搓啊搓的,慢慢也就睡着了。早上四点多钟,我就从炕上爬了起来,那会儿外面还乌漆麻黑的,一点儿亮光都没有。我打开灯时,看到王娅睡觉打把势,就她身上穿的那两件,瞅的我鲜血呼啦啦往上涌。摸了摸鼻尖,麻蛋,有些潮乎滴!我苦笑一下,心说这个小妖精,可算是找准了我的命脉,把我治的妥妥的;人家就这么撅着,我能把她咋滴?撑死眼睛饿死屌,艹的。我帮着王娅把被子重新盖了盖,没再多瞅一眼,赶紧开始忙活去了。喂过了圈里的两头猪和老黄牛,我就回到外屋地,开始剁肉馅;苟村长都跟我说了,给我装的青菜里,有好多样,蒜台、芹菜啥的都有,正好能包芹菜馅儿饺子,俺家郭玲最爱吃这口。我在菜板子上叮叮咣咣剁陷儿,又把面都和好,才半个小时多些,我就把饺子都包好了;铁帘子上,盘着一圈一圈的金元宝型饺子,看着就有食欲。我进屋把王娅喊醒,又去捅咕郭玲,让她精神点儿,赶紧起炕。王娅揉着眼睛看了眼老座钟,嘟嘟囔囔说,起这么早干啥?“嘿!你这个懒丫头,现在都五点来钟了,还早?再等一会儿,太阳都照屁股了。麻溜的,赶紧起炕,穿好衣衫后,帮着给郭玲拾掇拾掇啊!”我搓了搓手,笑呵呵的去外屋炒菜去了。说也奇怪,昨晚睡得不咋地,中间还让阴婴给闹醒一次,可我现在精神头十足,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那么精神;我琢磨着,是不是因为身子里多出静清一半道行的缘故。切菜、切肉,倒油下锅……这一套折腾下来,又是半个来小时,等我把锅里烧开了热水、端着两荤两素进里屋时,王娅和郭玲也都穿好衣衫、拾掇的差不多了。我拎着一挂啄木鸟,拉着郭玲的手,“玲子,走,跟哥放炮仗去!等炮仗放完,咱就吃饺子喽。”郭玲朝我呵呵傻笑,也不知道我要领着她干啥,反正我往哪儿走,她跟着就是。我拿竹竿子,把一千响的啄木鸟挂那老高,等我点着炮仗、拉着郭玲后退时,她就不干了,捂着耳朵、嘴里呀呀的吱哇乱叫唤,躲在我怀里,脸蛋子死死贴着我的胸膛。我紧搂着郭玲,在她后背上轻拍着,脸上挂着笑,心里淌着泪。妈B的,也不知道傻妹子晚上能不能挺过那命劫,要是挺不过,这可是她最后一次躲我怀里吓哭了。放完炮仗,我给郭玲擦了擦眼泪,把她送到王娅身边。那会儿郭玲还在哆嗦个不停,脸蛋子上魂划的(泪流痕迹),瘪个小嘴儿,那模样老委屈了。我抽了抽鼻子,也不愿意在王娅面前表现出情绪来,强打精神浪,就去煮饺子,又让王娅赶紧把静清喊过来。郭玲吃的这个香,足足吃了二十多个饺子,才打着饱嗝,呵呵的冲我笑;她嘴巴子上、前大襟上,造的都是酱油、醋啥的。静清吃的很挑,只吃素菜,我也跟着她吃素菜,阴阳先生往后得戒荤腥,我只能瞅着喷香的饺子,干眼馋。“胜利,跟我过来,我给你说些事儿!”吃过早饭,静清就喊着我,跟着到了王寡妇家。我用屁股寻思都知道,静清肯定要跟我说郭玲的事儿,顿时心中一沉,又有些紧张。果不其然,刚进到屋子里,我就看到炕上摆着些小玩意儿,都是稀奇古怪的。第一个是古香古色的小香炉,上面雕刻着一些图案。我仔细瞅了瞅,发现这些图是家雀、小王八啥的。我就有些纳闷的问,“这个小炉子是干啥用的,上面咋还雕刻着小王八、家雀、长虫啥的呢?”静清隔着罩脸的灰布,把手背掩在嘴巴上,像是在偷笑。干咳两声后,静清才嘱咐我,举头三尺有神明,往后可不能再这样瞎说。她指了指那个小炉子,说这叫祭坛,上面雕刻的图案叫做图腾;图腾里雕刻的,分别是朱雀、玄武、青龙、白虎,这可是大有说道的。我抿了抿嘴没说话,心里琢磨着,八成是这些玩意儿成精了,所以才让活人供奉了起来。第二样东西,是四个小黄包,半个巴掌大小,上面画着扭扭曲曲的图案,就像有一条条小蚯蚓附在上面似的,看着很膈应人。静清解释说,这四个东西也是大有来历,是她从外面求人赐来的,等今晚儿时辰一到,可就全靠这些纸符包出力了。“这次,你可欠了人家四份天大的人情;等郭玲度过了命劫之后,你可要好好想法,偿还人家!”静清郑重的说道。我挠了挠脑袋,又点了点头,心说还是等傻妹子的坎儿过去再说吧!要是明天郭玲还活着,让我给人家磕头喊爷爷都行。那会儿我心思简单,又才学《阴阳》不长时间,对里面的门道很不熟悉,我哪里知道,我还真是欠了人家老大的人情,天那么大。最后一样东西,是三个并排躺着的红布人儿,手指长短,不仅有胳膊腿儿脑瓜子啥的,还有眼睛、耳朵等,扎的栩栩如生,就跟缩小版的阴婴似的。我不由得有些好奇,说这是啥玩意儿?一边说着话,我一边伸手,想要摸摸这些红布人。我刚把手搭在其中一个红布人儿的身上。突然间,它一抻胳膊,忽悠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卧槽,这是个啥情况?咋还突然活过来了呢?我往后面蹦跶了一下,心里有些纳闷的暗想着。

第五人格露脸渣渣辉

�李鹏身后的周姨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来给我理了理衣领。�我好整以暇的坐在旁边看着这场春宫,当然是看的光明正大,毕竟我还是个瞎子。哈哈哈哈。����而这个时候的李鹏看向了我,轻蔑的笑了一声,“呵,你就别装什么禁欲系了,再这样一个环境里,我就不相信你还能那么冷静。”� �“没事,就是一个小孩子哭闹的厉害,王凡哄不了我就去了。小孩子不好哄,所以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晚上没睡好觉。”��包厢里只剩我和刘强还有郭扬扬三个人了。��“你啊,做事还是这么冒冒失失,什么时候才能真的长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明亮一片,眼皮都有些发涩的不得了,翻了个身,我怀里的人儿早已经没了踪影,我的心空落落的,或许张莉已经回去了。���“别走……别走!”我刚刚转过身,手居然被张莉给紧紧的捉住了!���� ��如果任娇娇听到里面两个人的声音。这事肯定要闹大,郭扬扬肯定要背这个锅,我都不敢相像任娇娇发现这事后,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那两个警察听到我的笑声,奇怪的看了我几眼,脸上的表情还有一些尴尬,但是还是强装着镇定,始终坚持着方才的说话。���� ��李鹏抬了抬手,张莉的父亲便抬手要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开。���周姨仔细听着我的话,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我便继续说道:“周姨,我知道错了,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让你也能高兴高兴。都是我的错,现在才告诉你我能看见的事情。”����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vd/24/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1. 四藏许怀哲
    桃花渡纪墨鸿【农民】 @回复

    �我并没有听到那个猥/琐男的回答,但是我的眼前此时突然一亮,心血沸腾了起来,彻底不淡定了。我以为周姨也就说说,但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那么做了。��自从昨天发生的事,我们已经心照不宣了,“你先吃吧,我去洗漱。”


    何绍明水清竹
    松耸菌刘红莹【农民】 @回复

    �“李鹏先带着郭杨扬去了酒吧,把她灌醉了之后又带去了酒店,而我想抓到他乱搞的事实太急切了,没来得及想那么多就也跟着去了,没想到被李鹏给害了,那天我也喝了很多酒,半夜睡了过去。在醒过来……那个女的就睡在我的怀里了。”��虽然张莉说的办法不是不行,但是这样只解决了周姨的问题,但是她自己呢?难不成真的要嫁给李鹏那个混蛋?难不成她就因为这个离开这里?


    苏翠芳张若名
    一尾红任哲中【农民】 @回复

    �直觉告诉我,那个女人一定是张莉,除了她,我大概不会对其他女人再有心思了吧。��想想也是怪自己,要不是自己和张宽利闹翻了,事情闹大了,张宽利也不会做出带着一堆人过来抢女儿的事情。何况,这个事已经影响到张宽利的声誉了,他势必会更加恼羞成怒,坚定自己要带走张莉的心。


    童伊沫语又菱
    周元兴冷场加成【农民】 @回复

    �我的眼睛打开了一条缝,这使我看清了我所处的环境,我想把眼睛全部睁开,可是强光打在了我的脸上,使我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懒得在听他继续唠唠叨叨下去了,便干脆不理会他,反而对一旁的两个警察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听到了吗?”


    朱泳婷北方烤冷面
    毛镇凯李素婉【农民】 @回复

    �我就这样看着张莉从我眼皮子底下溜了,然而,我还不能去拦她,因为我是个瞎子。��“唉……”我缓缓的伏下身子,替她盖上被子,喝醉的人最容易着凉。看着摊在床上脸色微红一片的张莉,不由自主从嘴里泄出一丝叹息。


    陈御风刘崇义
    墨姓娶猫的老鼠【农民】 @回复

    �“对对对,就是。”��“好的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下看了照片就给你打钱,你再把视频发过来。”


    深海无鱼崔钟允
    橘猫哥哥祈初【农民】 @回复

    �“她告诉我他们在这个大厅的最里面那一桌,我也不知道,你去看看他们来了没有,如果来了你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去做,如果没有来你在几分钟之内就回来。”��“有没有假,不用我来判断吧?”我没被他影响,但因为他这语气还是忍不住起了点火,“你这样擅自帮张莉决定,没想过她的心情吗?”

    • ik
      管理员【农民】【站长】2021-02-04 at 18:19  回复

      @林耶凡罗增刚说真话,连番的变故,都把我刺激懵了,所以当傻丫说出要跟我做交易的话时,我就愣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傻丫也不着急,这么近距离的紧盯着我,眼神里透着期盼和希望,她前后对待我的态度,犹如天壤之别。“我……我的确是阴阳先生,你……要跟我做啥交易?”喘了好半天,我的气儿才顺当下来,不过喉咙还是疼的厉害,像是有一把火在那儿烧着。“外面有个人,他脖子上挂着一串珠子,你帮着我把那串珠子拽下来;作为补偿,等事成之后,我会心甘情愿,当你的阴网,你看行不行?”在说话时,傻丫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尽可能压低声音,像是生怕被外人听见。她提出的这个要求,我哪敢说半个不字?再把她惹怒,还不是死路一条?我也没去琢磨“阴网”是个啥,学着傻丫的模样,贴着她耳朵,“行是行,不过你说的人是谁?我咋把他脖子上的珠子拽下来?我这正上着铐呢。”傻丫就把那人的模样描述了一遍,她才说了没两句,我就听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孙海山。傻丫说,只要能把孙海山骗到关押室里,她就能帮着我治住他;等到孙海山不能动弹时,我再去找到那串珠子,而后用手薅下来就成。妈了巴子的,原来是那个犊子玩意儿啊!就算傻丫不说,我都想弄死他。妈B的,下午那一通神踹,差点儿没把我当场踹咽气儿。我有些纳闷的问道,“你是阴鬼,害人你最在行,干啥不直接去找他?”秃噜出这句话,我立马就后悔了,都想抽我自个儿一个大嘴巴子。艹的,我这不是犯虎么?当着阴鬼的面儿,说人家是害人行家?这纯是嘴欠找抽型!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怎么介意我说的话,顿了顿,傻丫的身子,就在我面前软软倒了下去,而后一道很虚的影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是只女鬼,看着和我年龄差不多,长得眉清目秀,清靓动人;她的嘴唇很薄、嘴巴很小,下巴有些尖,是瓜子脸;她的大眼睛和高挺鼻梁,让人怎么看,都觉得很舒服。我就在琢磨,这是哪家的漂亮娘们?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她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没等我发问,她就主动说道,“我叫周月华,是从外地来的,所以你不认识我。我死的很冤、很惨,所以想请你帮我报仇。只要你能让我得偿所愿,我一定不会食言,肯定会心甘情愿做你阴网的。”这已经是我今晚第二次,从她的口中听到“阴网”了,不过还没来得及问,她就开始说她的事儿。她刚开了个头,我顿时就记了起来。半年前,在四道荒沟村儿附近,曾经发生过一件惨案,我没想到,这小娘们,就是那惨案的受害人!那时候,正好是六月份,庄稼地里的苞米苗子,刚长到膝盖高,种苞米地的人家,都在忙着追化肥。这事儿我还是从前院儿老杜家二杜的嘴里听说的,说是四道荒沟出了人命,一个娘们被人祸害死了。案发现场是在南山的松树林子里,地面上散落着画板、画笔,还有那小娘们被撕烂的衣衫,包括她的胸.罩以及裤.衩啥的。发现时,那小娘们已经被整死了,脸上都是泥,身上沾着几片草叶子。她脖子上有两道乌黑的血痕,明显是被人给掐死的;身前两大只上,有很多抓痕,其他地方还有不老少被咬过的痕迹,不知道她生前遭了啥祸害。二杜还说,那娘们死的时候,眼睛很大,睁的溜圆,明显是死不瞑目。后来这事儿把警察招来了,在现场好一阵勘察;又在四道荒沟村挨家挨户的走访,连续查了一个礼拜,也没查出啥名堂来,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听说,没过多久,她的尸体就被送到了县城火葬场,顺着大烟筒飞了。没想到,她竟然不肯散魄投胎,又附身在了傻丫的身上。周月华说,就连她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她。她本来是住在县城,是一个画画的,那天来到四道荒沟村,是想采风、画乡下的风景。没想到,刚在松树林旁支起画架,就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周月华正要回头时,就有一只大手捂了过来,让她喊不出声音。随后,她被摁倒在地上,脑袋紧贴着泥土,身上的衣衫“撕啦撕啦”一件件被撕烂,扔到了一旁。周月华就拼命地挣扎,结果摁在后脑勺的巴掌很有力,把她整张脸都怼进了泥土里,她嘴巴里都是沙子、土卡拉(土块)啥的,根本就喊不出声音来。当看到周月华挣扎,那人还顺手甩了她几个大耳雷子,顿时把她打懵圈了,脑瓜子嗡嗡作响;等她回过神来,那人已经骑在了她后背上,跟狗似的拱哧了起来。周月华说,那个人心里变.态,往死了搓她的两大只,过程中,还趴在她肩头,用力的咬。没几分钟,那人就投降了,不过他还不肯放过周月华。等恢复了一会儿后,就来了第二次,这次是用胸.罩,把她的眼睛蒙上,而后抓着她的手,强行怼的。那会儿,周月华就一边哭,一边用力的反抗。周月华还说,对方的巴掌很宽、很大,当她拼命反抗时,似乎惹恼了对方,那人一只手就紧抓住周月华的手腕子,另一只手卡在她的脖子上,没一会儿,就把她掐咽气了。在临死前,她模糊的记着,对方根本没停下来,好像在咽气的那一刻,那人都在很兴.奋的怼着。“你说,这样的牲口,我应不应该找他报仇?”当周月华说完后,她就盯着我的眼睛,眼神里像是要喷出怒火来,脸上挂着有些害羞的表情。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心说这是哪个犊子艹的玩意儿,干的好事儿啊?简直是没有人性!妈了巴子的,祸害人家姑娘也就算了,干嘛还要弄死?真特么缺德。听完事情的前后经过,我是又同情又气愤,拍着胸脯说行,你这个忙,我帮定了。周月华就很高兴,连声说谢谢,又跟我道歉,说先前不知道我是阴阳先生,情绪失控下,差点儿把我给整死。“你帮了我,我才会甘心给你当阴网,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儿。所以,等会儿那人过来时,希望你务必尽力。”周月华像是担心我不肯出全力,又特意叮嘱一遍说道。“你说的这个阴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已经是她今晚连续三次提起了,我终于按捺不住好奇,问了出来。��我压低声音,尽量不让电话那头的李鹏听到,然后恳求周姨:“周姨~你就让我待在这吧,我想帮帮你,既然我们是一家人,当然是有什么能帮的就一定要帮喽,你不会不相信小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