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是故乡明

窗是故乡明

窗大概是人类文明的独特创造。古时大户人家的窗与庭院相和谐、与绿水竹树相掩映。诗人的窗则与山、与雪、与花相对。不过对于寻常人家,窗可能只是一件日常生活里稀松平常的...
岁月的纹理

岁月的纹理

回了趟老家,几十里路,骑车走得匆忙,进了家门,满身满脸的汗。父亲顺手递给我一条毛巾,用毛巾浸了水,然后拧干,擦一擦,顿觉沁凉。 我开始注意这毛巾,不知道父亲用了...
手忙脚乱的爱

手忙脚乱的爱

自认为做足了准备,但当二孩来临时,我们还是感觉仓促。每一天都像打仗似的,忙却快乐着。 毛毛出生那天晚上,我们在产房外焦急地等待着。女儿高兴地说,她就像期盼过年一...
终南秋居

终南秋居

酷暑难耐中,终于迎来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虽说不是很大,却足以拂尘静心。 很久没有在终南山居住了。中午回家,我对妻子说,我想在终南山住一晚。妻子说,想住就住吧。...
想起当年的食堂

想起当年的食堂

十五岁,小小的年纪,正是读书求学的大好时光,却离家外出,“蹭饭”去了。 我“蹭饭”的第一站,是在故乡的人民公社。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后期,人民公社,以及直...
海上日出和涨潮

海上日出和涨潮

我一回到东台老家,就想到海边去,尤其想看海上日出和涨潮。 上了海堤公路往南走,走到尽头,便是看日出的最佳点。 海堤边的沙滩上,许多小螃蟹一会儿从洞里钻出来,一会...
养几盆鲜花温暖冬天

养几盆鲜花温暖冬天

一直以来,总认为冬天是个寂寞的季节。万物萧条,北风呼啸,就像人,慢慢地走向了暮年,谁也无法阻止时光的脚步,不由让人心生怜悯。今年的冬天更是不按常理出牌,该下雪的...
让爱的火把传递下去

让爱的火把传递下去

转眼间,我们来到下六中学支教已有六天了,我们开始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蓝蓝的天空上是白絮棉花般的云团,看着浩瀚的云海,我的思绪在肆意地飞扬。有些感动,我不曾想过;有...
简,爱

简,爱

生命不是活给别人看的。爸这样认为。来过家里的人,总能看到几件似曾相识的家具。那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爸亲手做的沙发、平柜,是岁月最好的见证。 爸做了一对单人沙发,扶...
忙年的快乐

忙年的快乐

日历上的年是数来的,乡下的年是忙来的。 刚刚迈进腊月的门槛,乡下人的心便像一湖春水被搅得沸沸腾腾,再无宁静:该忙年了! 在乡下,年是四季里最隆重、最重要的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