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请允许我道歉

妈妈,请允许我道歉

  请允许我道歉,一杯浓茶悠然在手心,能感受到它的温度。一颗心茫然在思想,怎么可以感受无奈情怀。望着窗外,寂静的深夜里,没有以往的不同,只有偶尔的声响,人们已经...
红烛泪

红烛泪

  在这辞旧迎新的夜里,我站在街口看着万家灯火的璀璨,我的眼睛好像蒙上了一层雾,轻轻地遮在我的脸上,一滴一滴的滑落!像红烛滴落的腊液,在这晚风中凝结了一个浅浅地...
遥远的三弟

遥远的三弟

  新年的鞭炮声在耳边此起彼伏,让我想起了去年的除夕,第一次收到异乡三弟发来的拜年短信,他简短而亲切的问候言犹在耳,让我饱经沧桑落拓寂寥的心灵有了点滴的慰藉,恍...
悲情父亲的无悔人生

悲情父亲的无悔人生

  人们都用父爱如山来形容父亲的伟岸和高大深沉。还有宽容坚强。人生在世,第一个带我们来到人间的无疑就是父亲母亲。母亲生育我们,父亲养育我们。他们也许富足,也许平...
星星点灯

星星点灯

  夏夜是一年中最快乐的夜晚。   吃过晚饭,伙伴们迫不及待地扛着席筒和薄被,跑出家门,去场院里乘凉去。      场院四周垛了大大小小高低错落的麦秸垛,中间是...
嫡妹

嫡妹

  知道吗?每当我看见《西绪福斯》那幅油画,我就想起了你,我的妹妹,   命运决定西绪福斯那永无休止的苦,他艰难地推巨石上山,眼看就要推到山顶了,巨石却又从山顶...
淡爱是真

淡爱是真

  大年三十上午,三弟又像往年一样,骑着摩托,送来了油馍、果子、干面条、油炸花生、豆腐…..   “小锋,我们二十七才回家拿那么多东西,你又带这两大袋”。   ...
又到春节回家时

又到春节回家时

  刚进入腊月,心就像一朵欲放的花蕾,弥漫着,膨胀着,舒展着久久蕴藏着的思念。街上人流如潮,川流不息,年味儿便越来越浓。腊月二十二,单位终于放寒假了。多年形成的...
阿姨

阿姨

  村里的人都知道阿姨是个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人。阿姨长的不高稍微有点胖,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做事的能力。人家一提起阿姨,就那个赞啊那个美啊那个好呀,什么优秀的头...
父亲

父亲

  现在都叫父亲为爸爸,以为亲切得很。我更喜欢用父亲来形容自己的爸爸,他深沉,老练,好为人师,当属那种教人崇拜的人。      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我想此言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