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被子

拆被子

下午休息,从小卧室的床下把三床被子都翻腾了出来。是天热时候放进去的。自入夏以来,母亲一再催我把被子拆洗拆洗,她好上楼来缝,可我总忘记。如今天气转凉,盖薄被子明显...
被太阳雨吻遍

被太阳雨吻遍

太阳和雨是两个美的名词,二者融合而成的太阳雨则是美得无与伦比。一年中我们会邂逅一两次这样的美。是在闷热的午后或黄昏,那雨在太阳的照耀下没有预兆地落下来。开始是星...
心中的远山

心中的远山

我相信,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山。这座山,也许很遥远,但它却是你心中一座最美的山。它高大、挺拔、险峻。其高,足可让人仰视。山上布满怪石,生长着种类繁多的花草树...
北方的雪天

北方的雪天

北方的雪天很寒冷。 寒冷的冬天,常有洁白的雪花飘飞。下雪的时候,不待清晨的炊烟袅袅升腾,就有许多狗皮帽和花围巾从每扇关不住的门里钻出来,于是雪地里顿时彩绘出一片...
秋日的私语

秋日的私语

秋日的私语,就存在我的桌面,却已经好久不曾静听。 四季轮回,那淡淡的忧伤,还在耳边飘荡。独坐黄昏,任凭晚风吹落三百六十五个日子的叹息。 秋的深处,蝴蝶还在夕阳下...
未知的美好

未知的美好

2015年的第一次出行,我选择从泰国的清迈坐巴士和船去老挝曾经的首都琅勃拉邦 。 人总是在自己呆厌的地方去到别人呆厌的地方换一口新鲜空气。这样才可以回到原来的空...
荷

七月中旬,天空终于放晴,午后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家家晾衣杆上的床单,在风中,在阳光里,飘忽飞舞,枝头的知了扯起嗓子高声嘶鸣着。空气中的热浪,一波波扑面而来。偶尔...
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年高考,我发挥不好,没有过省线,只能上大专。教了三十多年书的父亲反对我读师专,他做主为我选择了职业大学文秘系。 学校没名气,不入流,这让我一度感到很没面子。 ...
沉重的谢谢

沉重的谢谢

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发生在多年前。经年的时光如流水一般,不知淘汰了多少记忆,但是,这件小事却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愈发清晰。 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饭后,我和妻子从家里...
老井

老井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故乡的那口老井一直牵挂着我这颗游子的心。想起老井,禁不住思如泉涌,老井的印象常在内心深处荡漾,鲜活恬静,已深深地融入我的血液之中,成为游子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