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

2021-07-13 20:57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风是这样的安宁,我一直希望自己如同清风一样自由的,穿过重重阻碍与屏障,用少年的轻狂和清高,哪怕是自言自语,也随着本性的启示,懒得去和别人交往,即使没有什么朋友,我也不会觉得孤单,大多时候,我觉得,安闲的时光中,也许,只需一本自己喜爱的书便足矣。

  小时候,常听人说,遥远的山之外,越过夏日的炎热,穿过某些清凉的月色,可以找到一片为少年而盛开的葵花海。长大了,我忽然感到一场寂寞来时,那雪般干净的色泽,却无数次让心脆弱的想要哭泣
  
  等心再一次伪装了软弱,一场寂寞里去,一场寂寞又如雪一般的飘落。它们带着无数个暖色的场景,一次次的迷惑着自己,要使自己相信,随着那些夏日离去的故事中,一定有许多,许多值得去守望珍惜的情节,就这样,往事时常在某一刻无规律的从脑海走到眼前,一一爆炸,一一循回往复,这一刻,酸甜苦辣,便全都泛上心头,而这些矛盾的感觉,却不再是我的笔墨所能描绘的了。
  
  (呵呵,站在太阳下面,我竟然睡去了,不知是谁长发的安详,让窗外风中的叶子屏息,这没有一丝声响的安静,大中午的,阳光明媚,但似乎所有的人全都不见了,所有的画面全都诡异的凝固了,只有我的梦,依然定格在,一声柳笛过处,剩下我却还在仔细的聆听着一些静默的呼吸。
  
  风是这样的安宁,我一直希望自己如同清风一样自由的,穿过重重阻碍与屏障,用少年的轻狂和清高,哪怕是自言自语,也随着本性的启示,懒得去和别人交往,即使没有什么朋友,我也不会觉得孤单,大多时候,我觉得,安闲的时光中,也许,只需一本自己喜爱的书便足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迷恋上了烟和酒,记得好像有人说,她讨厌我抽烟的样子,狠的让她害怕,可我一直都不这样觉得,但我却时常感到属于自己的苍老,来的套匆忙,可我却一直相信我还很是年轻的,直到,某一天,不知谁等待的一个身影,缘着梦的方向远去,飞花供舞影,不知道怎么我忽然觉得,心在莫名的难过,暮然回首,这才发现,随着某些人的离去,不觉之中,我其实早已不再年轻了。)
  
  我一直都很喜欢读书,但我从来没有认真的读过一本别人眼中的正经书,少年时,我总是看很多人,很多事不太顺眼,一直到我二十岁之前,我都觉得自己无法和浩荡的人群相融合,我不喜欢那些虚伪的幻觉,所以那些中我总是很少说话,我始终试图着在茫茫人海中为自己找到一席之地,仅只一席便好,可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荒芜,慢慢的,慢慢的,我却终被这个世界所淹没,这些年,我也就一直坚持着,自己其实是虚伪的,是生活在面具下的人,同时更是被无形的丝线所操控的木偶,而事实上也是这样的。
  
  我知道,迷失了自己之后,便很难找回来了,我却把自己弄丢了,但我知道,明天的太阳升起,新的一天开始,我依旧还是我,只是没有了少年的色泽,一切的过往,似乎全都只在一场梦境而已。
  
  和大多数人一样,在灯火辉煌的城市街道上行走,于暧昧的月光酒吧中卖醉,在偶尔很少的时间中,才会偶尔升起一丝迷惘,于街头撞见那些至少要比我年轻许多的少年时,我也会记起,曾经有一群气焰同样嚣张的少年,却在人潮人海的都市中,随着时间流逝而永远的消失了。
  
  看着他们,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悲情似的歌声,想着青春洋溢的河流,忽然使我觉得,不知道要在何时我才能把走失的自己给找回来。念及此,却不愿再去想,或许,只要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我也只能和大多数人一样,不去管它明天到底会怎样。
  
  (嗯,我也许是真的不再年轻了,抽烟过快乐,会晕,喝酒过多了,会醉。但至于真醉还是假醉,我也是说不清楚了。
  
  于是,不知从那天起,我忽然决定不再喝酒了,便开始用我不多的墨迹来描写一些无关大碍的往事,或者是写一点自己心中的悲伤与寂寞,写了很多之后,我又发现,再怎么写,也写不出一个走失的少年和无数个荒乱的日子中,那些琐碎而仅只值得几个人去留恋的故事的开头或结尾。
  
  秋夜以来临,山百合的寂寞依然如旧,季节思绪寄托其中,但却发不出一点声响,没有文字,没有语言红尘之中,一支清亮而辽远的歌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当一场黄昏的落雨过后,看着迟到的夕阳,我忽然开始泪流满面。)
  
  那一年,爷爷去世了,我没有流过一滴泪,我并不难过,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人终归是会死去的,而我却一直害怕着自己的死亡
  
  我很喜欢听故事,但总把听过的故事忘记,这一年,我二十三岁,可我却记不起我初中时,大多数同学的样子。只大学,相处了几年,我却依然有不知道名字的同学存在。很多时候,我总觉得每个人的影子似乎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于我来说,变成了无法分辨的了。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我可能是一个路痴,每当夜色降临,有很多时候,我其实是不知道方向的,哪怕出门只有几天,忽然回来,我也是找不到回家的方向的,所以我很少出远门,就算出去,也都是和相熟的人一起出去。迷路时尚很可怕的,至少对我来说是很无助的,所以大多时候,总是有几个人在不觉之中成为了我的路标。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喜欢一个人独自张望着山巅之外的远山,每当下雨的时候,山天一色,雨雾蒙蒙,我都很是有些悲伤,在晦暗的天空下,我找不到一道美丽风景,许多人说在余下漫步,很少能放飞快乐的心情,可我总感觉到压抑,既然要放飞,却缘何束缚了我的眼泪,吧冰凉刻满皱纹的额头,有上,又将赋予谁。即使,心已无处可依,荒草的思绪却有把我撕的粉碎。只要是有人能让我的飞翔再次高高的起飞,找回迷失了的自己,这便也就无怨无悔。
  
  每一七月过去,或许将是祭祀祖先的日子来临,每一个七,都是一个小轮回,可我不限去七月,因为,等祭祀往祖先的亡灵之后,去了哪里,我知道,是会迷路的,当脚下没有了路,我们或许将会坠入深渊里。
  
  从深渊一直下坠,下坠进无边的黑暗,闭上眸或睁开眼便没有多大的区别了,不管怎样,都会有一群人从我的身上攀爬而去,或者,我会记得某些人特殊的气味,但当我记住了她们,而她们又是否会记得我是谁?
  
  她就像一粒阳光下的种子一样,在湖边的屋子里,在萤火虫照耀的动物尸骨中,在我的眼眸中开始燃烧起,一些人说,要将她中在泥土的芬芳里,当她绽放出如葵花一样金黄的花盘之时,就让我用葵花的香气,来哀悼,那些爱过的人,在一些没有结尾的故事里,一切的现实变成的传奇。)
  
  终于,无数人和事开始相约离去,这一刻,我本以为我会痛哭失声,最终却发现,我依然神态自若。
  
  当又一年开始,离去,春风从远方归去,无语的沉默与喧嚣的响动交织,诡异的时光便试图遮掩一切故事中的真相,你说你笑的依旧很开心,可我却发现了你笑容背后低垂下的泪;故事开始,已注定了悲伤的结局,故事结束,又何必再掩饰那大片大片的心事已成灰。
  
  不必再伪装什么了吧!歌声中飘过几个人的天长地久,亦不需再去深究;断层或者断点,即出现的突然,那么偶尔的伤心,也许就只是那一年,我们曾一起走过那片被高墙围起的繁华而荒凉的野地。
  
  故事似乎在慌乱中结尾,写在书桌上的小段诗行或许依然留在那间曾经充满思念的教室内,但也许,也已被后来的和曾经的我们一样年轻的少年们勾画成黯淡的几欲消失的痕迹。
  
  但至少,我依旧记得你完全少年的神情与现在完全不少年的神情冲突在一起,废墟中传来的荒芜的灯火却又急催着我沉沉的睡去。
  
  只有我少年的那一缕,牵挂远山的思绪,依旧在错乱的心火中失去秩序,迷失自己。而我的远山之外,还有谁会在遥远的窗口,寂寞的张望着,虚无缥缈之中,那一位,不慌不忙的少年,从风雨的岁月深处,倔犟的要把自己从人潮人海中艰难的找回。

[责任编辑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3912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