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游踪

2021-04-06 15:50  作者:夕枫香 71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竹海深处,古藤如蟒,盘旋于山石岩畔。紧接着便是铁栏悬崖,望而生畏的盲谷了。盲谷,就是让人难以看清其真面目的山谷。它像一只巨大的、没有眼珠的眼睛。唯一可通的路,是左侧的一个幽深无比的洞穴。不知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生活中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一个标致的美女,即使衣著随便,不施脂粉,也难以掩饰她所折射出的美的气息。

【导读】竹海深处,古藤如蟒,盘旋于山石岩畔。紧接着便是铁栏悬崖,望而生畏的盲谷了。盲谷,就是让人难以看清其真面目的山谷。它像一只巨大的、没有眼珠的眼睛。唯一可通的路,是左侧的一个幽深无比的洞穴。

  不知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生活中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一个标致的美女,即使衣著随便,不施脂粉,也难以掩饰她所折射出的美的气息。即使她眉宇间郁抑不展,她的目光,也会散发出芳香缕缕的春意。即使她正在泥泞中赶路,一身满溅俗气,她那充满诱惑的轮廓,她那偶然的一颦一笑,都会让她在你的心里如月如霞,洒满诗情画意。千年万古的寂寞中,因为时代的发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河谷,一个无人问津的岩溶景观、一个充满原始气息的林木荒野,便像出浴仙女般,勾起世人爱美之魂。大自然的奇迹一经发现,就会成为一个地方的奇迹。因为这样的发现,不仅是一种美的发现,更是一种精神的发现。君不见,几年前,紫云县城,那衔那巷,气色郁抑。如今,新城初具规模,衔道宽广明亮,高楼林立,霓红闪闪。再看看紫云人那充满自信的眉宇,那热情的自豪,你就会相信,自然与精神自古以来都是那样的契合。
  
  应朋友之邀,夏秋之际,我们来到紫云。巨龙般由西而东的绿色山脉间,一条手工线条,由高而低,缓缓地插入大山深处。这就是通往格凸河的柏油路。车出县城,南面山岭,松柏森森,苍翠如海。进入全省唯一的生态建设镇水塘镇,左顾右看,满眼的绿,墨绿、碧绿、翠绿,一层层,一片片。清脆的鸟声,沟渠哗哗的水声,无不让人清新。
  
  接近景区,尚未启用的各式各样的宾馆,像礼遇小姐似的,肃立路旁。进入景区,换乘专车前行不久,公路右侧,一座高达千米的山上,一个拱桥似的大穿洞。洞下西侧,还有一洞,高百米,就是所谓的燕王宫。浑然的河水,洪波巨浪,汹涌而入,有声无影地迭落地壳。据说,这就是格凸河最壮观的景区。每年总有机会行走在山水之间的我,凭视觉印象,并不心动。但既然来了,就免不了朋友盛情,还是跟随大家,乘驳壳船往燕王宫。这时已是上午十点许,我们有幸看到万燕出宫的壮观。也许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美餐处处,它们不需要早起,才让我们有如此眼福。这儿像一个秩序井然的王国,如云群燕,早出晚归,总有定律。于是人们认为,这百万生灵,必有王,方如此。因而名之曰:燕王宫。其实,这里聚集的百万生灵,并非偶然。仅就洞壁可视之处观之,燕窝处处,竟为天然,怎么能不引来这些天地精灵群集而归呢?人间许多事不也是如此吗?耳闻目睹万燕出宫,呢喃啁啾之声,山呼海啸。与河水跌落的暗瀑之声相应,让人猛然间陷入沧桑
  
  船于燕王宫前回身百米靠岸。丛丛斑竹,卫士般立于石径两旁。紫云的朋友邀我们看蜘蛛人表演。下面接洽的人向上一吼,慢慢地,一个红影便在岩隙间蠕动。攀过几篷岩柴,便在绝壁上横上竖行。最后,穿过一个不知多少米长的侧洞,再向上,约十米,便到了插着一首红旗的千仞绝壁中部。然后,将旗子扬了扬,就回身返程。从视觉上,我认为是一位娇小的身轻如燕的姑娘,在大家专心仰观之时,我一气跑上曲尺似的、很陡的千级石梯,想看看那位徒手攀石者,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然而,我看到的,还是一个娇小的红红身影,还是看不清其形貌,还是辨不清是男是女。仿佛大汗淋漓的努力,完全失去了意义。可见那石壁是多么的难以亲近。难以亲近的石壁,却悬挂着让人仰慕的无奈命运。据说,英、法两攀岩爱好者,准备全副武装地来挑战此绝壁。却被蜘蛛人的绝技轰塌了他们的信心。不知为何,听到这事,我的心却没有半点的涟漪。
  
  我正准备下山时,朋友们又赶了上来。大家一起走进穿洞,走向盲谷。这是一个长、宽、高百米有余的地质奇观。洞内,藤蔓丛生,灌木依稀。洞中侧有绿瀑飞挂。更有飞流如雪,飘然而下,落于碧池。立于洞中,燕王宫暗瀑哗然之声,可感可闻。顺左边岩壁下石径往前走,右侧一个巨坑,如漏斗,长满棕竹、芭蕉之类的东西。细听,哗哗之声来于漏斗。再往前,便是成片的方竹了。那竹,如母指大小,皮肉厚实,棱圆体方,节节有刺如钉。在这四周悬岸峭壁的峡谷里,它们根挽着根,枝连着枝,叶挨着叶,狼牙棍似的,形成一个紧密团结的王国。有一条几百米长的石径,懒懒地躺在其中,时而低头、时而抬头,随意地向前。像我们这群爱好文字的人,随意而有些执著。有人说这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这一帮男男女女,有的便牵手并肩,体验曾经浪漫。于是,欢声笑语,混合着鸟儿的鸣叫,便在这幽深的竹海里回荡着。
  
  竹海深处,古藤如蟒,盘旋于山石岩畔。紧接着便是铁栏悬崖,望而生畏的盲谷了。盲谷,就是让人难以看清其真面目的山谷。它像一只巨大的、没有眼珠的眼睛。唯一可通的路,是左侧的一个幽深无比的洞穴。据当地曾在林业部门工作的朋友说,盲谷里,常有巨蟒、狗熊之类出没,弥猴、兔子之类更是寻常。然而,任我们的眼睛如何充电,还是没有看到这些动物的身影。于是我想,是它们怕惊扰我们,故意隐避呢或是其它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
  
  我们一行人原路返回,乘船逆水而上。这时云开雨霁,阳光让人睁不开眼。虽然河水很浑,但船头浪花如银。我伸手掬起一捧河水,清澈透明。原来这河水浑而不浊。给人予大智若愚之感。行二十分钟,河中一岩石,如巨笔,高耸入云,披绿带彩,煞是可观。左边崖畔,笺道顺河而行,没于河中。抑惑可见礁石如龟,沉浮水中。约四十分钟左右,我们便到达了有一片良田好土的大苗寨。寨前就是上刀山、下火海的苗族风情表演地。后有一山立如巨剑,苗王剑的传说便由此而生。山寨特色,竹楼瓦舍,弓形布局,相互顾盼。村后五百米,有一湖泊,其色随季节变化而不同,故称变色湖。离村数里,河从洞出。悬棺之迷,便在于此。
  
  纵观此山形地貌,不觉有桃花源之感。有人说,格凸之意,在苗语里,是圣地的意思。我于是深感苗族地源文化的考究。

责任编辑:暖暖】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44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