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半夏时

2021-03-29 14:18  作者:夕枫香 40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前面那座山坡长满了松林,黑绿的色彩彰显大度,在阳光的照射下,新发的松针向上挺立,焕发着诱人的黄白色彩。松果裹着青绿色的鱼鳞纹挂满枝头,与去年落在地上的黑色松果说着悄悄话,地上铺满褐黄色的松针,踩在上面松软异常。夏日清晨,凉爽间也蕴含着闷热。小草沾满了晨露,这片叶儿上几滴,闪着晶莹,那片叶儿上聚集,叶尖滑落,忍不

【导读】前面那座山坡长满了松林,黑绿的色彩彰显大度,在阳光的照射下,新发的松针向上挺立,焕发着诱人的黄白色彩。松果裹着青绿色的鱼鳞纹挂满枝头,与去年落在地上的黑色松果说着悄悄话,地上铺满褐黄色的松针,踩在上面松软异常。
  
  夏日清晨,凉爽间也蕴含着闷热。
  
  小草沾满了晨露,这片叶儿上几滴,闪着晶莹,那片叶儿上聚集,叶尖滑落,忍不住拍了几张自然的杰作,一会的功夫裤腿就湿漉漉的沾满了泥星。前边是一片看不透的果树园子,一条小径隐约着伸向果园的深处。沿着小径深入,只见树上的青果核桃般大小,树碗儿被主人修饰的圆溜溜齐整,弯腰低头前行,果林的尽头现出了一道土崖沟壑。
  
  站在崖边眺望,远山青翠蓝天白云,俯视近前沟壑,梯田沾绿枣林遍野。这几天的枣树,叶子嫩绿发亮,米粒大小的枣花开的黄灿灿的,枣花的暗香缕缕袭来,不由的紧抽鼻翼。毕竟枣花蜜是上等的蜂蜜,想到此,不由得四处寻觅那採花的精灵,有几只蜜蜂,不多,看来枣花的盛花期还未来到,有可能明天那些精灵就会成群的光顾。
  
  顺着陡峭的羊肠小径战惊惊滑到沟底,近距离融入满沟枣林,但见坎上,坎下,崖畔,土丘,荒坡,处处是枣树。正感叹这些枣树如何种植在如此的地方,猛然发现许多大枣树的根部,滋窜出新的小枣树,忽然间的恍然大悟,感叹变成了赞叹,这种自然的力量还在不断的演绎着。沟壑的中央,矗立着一座直上直下的土山,四外不靠,七八层楼高的样子,神奇的是,上面照样长满了枣树,不太高,可能与沟壑里的品种不一样,是未经改良的酸枣树吧。
  
  各种草花色彩纷呈的开着,各种草穗合起散状的摇着,沟梗上的野兰花娇艳滴翠,一株山丹花俏立崖壁,微微泛红的花蕾正准备在七月流火的时候盛开。
  
  夏日骄阳喷着火,热。
  
  拐出沟壑向北地势渐高。公路两侧,绿油油的庄稼地,禾粟匀称自然高低错落长势喜人,墨绿色的林木,棵棵簇簇、片片行行的点缀在田野煞是醒目,视野尽被绿意填充,生命的色彩激情在火热中勃发。渐次走高,高一层,凉一分,待海拔千米左右,但觉凉意顿生,清爽自来,俨然已经来到了一个天然的空调世界,真的好惬意。
  
  停车山坳,信步进山。
  
  吸纳间觉出,这里的空气好有味道,甜甜的,润润的,怪怪的,是草味儿还是花香,是泥土发出还是湿气释放,不错,这就是大山聚起的特有味道。一簇粉红色的花彰显招摇,花瓣很大,亭亭玉立,近前发现,它的枝条上布满了刺儿,只能看不能摸,让人敬而远之。绿丛中翘起几株粉色的花球儿,更是撩人惹眼,锯齿形的叶子,翠绿的径杆,神奇的顶着那个滚圆的粉色花球。凡不是绿色的,在绿色的王国里就显得那么扎眼。白色的山荆花在万木丛中独显洁白,丛丛簇簇开得正旺,循香的蜜蜂在花朵上面舞蹈,大的,小的,褐色的,白色的,黄色的,黑色的,斑点的蝴蝶时不时在草间花丛中舞动,这些美丽的生灵在吸吮自然的精华,在感谢大山的馈赠。
  
  大山沉稳葱茏苍劲,大山层叠起伏分明。
  
  山表的山桃山杏已经硕果累累,尤其是山杏,青透微白,沉坠的枝桠弯躬。荆,依着树,郁郁葱葱;棘,赖着荆,密密匝匝;草,挨着棘,叠叠层层。就是这些树木,就是这些荆棘,就是这些草芥,疏密有序自然排列,高低划分天然错落,给雄浑壮丽的大山披上了张力的外衣,让大山四季轮回变换着五彩的服装。
  
  前面那座山坡长满了松林,黑绿的色彩彰显大度,在阳光的照射下,新发的松针向上挺立,焕发着诱人的黄白色彩。松果裹着青绿色的鱼鳞纹挂满枝头,与去年落在地上的黑色松果说着悄悄话,地上铺满褐黄色的松针,踩在上面松软异常,发出嚓嚓的声响。被惊扰的松鼠从枝杈间窜出来,疾速的在树上跳来跳去,偶然停下来,坐在高高的松枝上挥动前爪向来访者表示抗议。松林筛下阳光,阳光在林荫的地上游走跳跃,迷幻的变化着舞步。
  
  半夏山川,蓄势蓬勃,山川半夏,连起春秋。

责任编辑:叶子】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31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