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钩

2021-03-26 12:39  作者:夕枫香 64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夜色中,小河之水静静的,在我脚下向朦胧的远方淌去,一河的碎银晃动着,给寂静的心境添一番涟漪。朦胧之美,恬静之悦,刹那间,浸漫周身,无以言说。新月如钩,挂在半空。月光如面纱一般,从那弯弯的小船上披洒下来,大地一片朦胧。稀疏的星星,躲在月光之后眨着眼睛,注视着半醒半醉的我。仰视夜空,如刀的弯月,把清辉洒在人身上。我

【导读】夜色中,小河之水静静的,在我脚下向朦胧的远方淌去,一河的碎银晃动着,给寂静的心境添一番涟漪。朦胧之美,恬静之悦,刹那间,浸漫周身,无以言说。

  新月如钩,挂在半空。月光如面纱一般,从那弯弯的小船上披洒下来,大地一片朦胧。稀疏的星星,躲在月光之后眨着眼睛,注视着半醒半醉的我。
  
  仰视夜空,如刀的弯月,把清辉洒在人身上。我想攀着酒气,直上九霄,去探探月亮湾里的嫦娥和吴刚。放任思想的野马,信步由缰,徜徉在微寒的春夜里,陪着嫦娥,陪着吴刚,也陪着这淡淡的月色,那应该是非常浪漫的事情吧。
  
  月光牵照着我的思绪,浸漫在素静之中。白日的喧嚣退隐了,不留一点痕迹。这半钩月亮,湮没了红尘俗世的浮躁,也安静着我烦杂的心。刚才的酒,依旧在肚子里煮着、闹着,翻腾滚烫。真不明白,它要论什么英雄?醉意朦胧中,我记起大荒之年父亲吃进的糠粑,在父亲肚子里是闹过英雄,霸着肠道不通一丝气息,以至于把父亲的肠子截断一截才罢休。这柔情似水的酒,怕是比不了粗糙的糠,断断成不了英雄的。所以,我壮着胆子,尽情张着嘴巴,咽着月光,任由月色去安抚我肚子里的酒浪。
  
  孤影对月,月光如绸。我怀着倦怠的心情,携着酒气,从白日明亮的喧嚣中独步来到这月色里。月光抚慰着树木,树影婆娑在小径上,身子晃悠着,在斑驳的路上独步。多少人在这条小径上宁静致远?我不知道,但月亮知道。她从古至今,疏朗而恒久的照着;纵然是阴雨天气,光辉也撒在云朵之上。
  
  夜色中,小河之水静静的,在我脚下向朦胧的远方淌去,一河的碎银晃动着,给寂静的心境添一番涟漪。朦胧之美,恬静之悦,刹那间,浸漫周身,无以言说。月光中,只有和谐,没有纷争;只有安详,没有喧哗;只有朴实,没有虚浮月亮,总是用它充满诗情的光辉抚慰着善解月光的心灵
  银色的月光下,草睡去了,做着它那水灵灵的梦;树木却醒着,以嫩叶为小河的轻吟鼓着掌,给夜增添静谧之中的深沉;花虽睡着,香却馥郁。淡月使世界变得虚幻,也使世界变得精致。一切都在清晰之中,一切又都在面纱之内。这月、这花、这水、构成了这春夜;这情、这景、这心,造就了这诗境。
  
  天、地、人都沉默。胸怀敞敞,辽阔寂静中别有的那番温情,宠着这月,这水,这花,这夜。
  
  月宠人,人宠月。有多久了?几万年?抑或几亿年?想不起了,太久了,我只知晓这亘古未变的夜,日落而暗、月升而明;这轮半钩之月,阴晴圆缺,循规沉浮,从不匆匆,也从不失约。
  
  月,用千古一瞬陪着我;我,用漫长一生陪着月。一瞬和一生、短暂与永恒,完美的结合,至臻的诠释!
  今夜月如钩,钩着古,照着今,更牵着我半醒半醉的心。

责任编辑叶子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29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