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探山

2021-03-25 20:48  作者:夕枫香 53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小径通幽缠缠绵绵,蜂鸣悦耳鸟鸣啾啾,松鼠跳跃生灵突现,行走间,不觉蛛网缠在脸上几许彷徨。褐马鸡林间的鸣叫似乎有些高亢嘹亮,跚行的小刺猬受惊扰跑的有些咧咧切切。夏的主色调是葱茏。大山,越来越近,层次,越来越分明,车窗外绿意愈浓。禁不住驻足观望:山峦,层层叠叠,延伸到目所不极的天际;山势,高低起伏,青黛相间走势到看

【导读】小径通幽缠缠绵绵,蜂鸣悦耳鸟鸣啾啾,松鼠跳跃生灵突现,行走间,不觉蛛网缠在脸上几许彷徨。褐马鸡林间的鸣叫似乎有些高亢嘹亮,跚行的小刺猬受惊扰跑的有些咧咧切切。

  

  夏的主色调是葱茏。
  
  大山,越来越近,层次,越来越分明,车窗外绿意愈浓。禁不住驻足观望:山峦,层层叠叠,延伸到目所不极的天际;山势,高低起伏,青黛相间走势到看不到的天边;山峰,峭立生烟,或突兀或峰连峭指云天;白云悠悠,郁郁青山。山上的树木,仰望绿色连绵,俯视则簇簇葱葱。无际的绿色在澎湃,在舞动,在昭示生命的色彩,看得出墨绿色的是松树,它是那样的大气沉稳,把积淀的绿色加浓,再浅的是栎树椴树参与其中,感恩生命的勃发,黑绿的焕发着光泽,当然,还有长得比较矮小的,伸直脖子吸吮阳光,叶片有些黄绿色彩的杨树、山桃、野桑、杏树。
  
  大山,在夏日的阳光下,展现着自己的色彩。绿色,不尽相同的绿色,深浅不一的绿色,是那么和谐的相拥在一起。而这一切的绿色,不管是树也好,草也好,被人们归纳为草绿。
  
  路边,有放蜂人居住的小帐篷。放蜂人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蜂箱,任凭蜂儿巡山酿蜜坐享其成。心想,人家选定的场所肯定是靠近村庄,果不其然,抬眼便看见一座小山村在绿丛间时隐时现。那蜂飞蝶舞的景观,展现天籁的神奇,天南地北的养蜂人,会在约定的时间来到这里,这绿色,这夏天,这大山,吸纳吐露了多少自然的精灵与神奇,又馈赠了多少精华与聚集。
  
  走在山表,站在山腰,清风飒飒。热与凉,凉与热,似乎在掌控之间,分明感觉到清风在手中,张开手就跑了,合住又回来了。伸出手指沾些唾液,感悟风的走向,不用说,觉凉的方位就是来风的方向。
  
  斜刺里一条小路穿向山里,忍不住走进其间。真的是一个好去处,小径蜿蜒着伸向密林深处,视线也就十来米的样子,走到了,路又来了,还是那样的时隐时现。脚下是路,边上是壑,那干旱的车前草长在路的中间,草叶已经打蔫,没行几步,前几天下雨的几许泥坑边上,几簇车前草长势正旺,俨然两重天。山表的斜坡上,叫不上名的灌木坚韧的生长着。根部的植被已经脱落,那根,已然又变成了树干,以自己的裸露嬗变着,依然坚挺的托举着树冠。那沟壑里的树木,起劲儿的向上再向上,虽说长得有些纤瘦,为获得阳光,还是尽力的长着,真为它们的执著感慨。
  
  路,越来越窄,渐被草丛覆盖,天空,越来越小,被稠密的枝叶分割的枝零破碎。路的尽头豁然开朗,只见山坡上开满了洁白的槐树花,正应了那句话,五月槐花香。那充溢山间的花香,随风不尽的停留、飘荡;那花香惯着山谷延伸、向上;和着泥土的清香,裹着草木的香气,混合着天籁元气升腾。踏山人徐徐的吸纳,那天然的混元之气,笼罩在山野之间。轻轻的采一朵盛开的槐花,慢慢的在口中品尝,看着蜂舞花间,蝶飞丛中,更觉唇齿留香沁人肺腑。
  
  小径通幽缠缠绵绵,蜂鸣悦耳鸟鸣啾啾,松鼠跳跃生灵突现,行走间,不觉蛛网缠在脸上几许彷徨。褐马鸡林间的鸣叫似乎有些高亢嘹亮,跚行的小刺猬受惊扰跑的有些咧咧切切。
  
  折返中,再次体味了大山的原始,静谧。仰望大山,裸露的苍岩蘸满沧桑,勾画着岁月的痕迹,如带的翠绿缠在山腰,焕发着夏日的色彩。行进间,震耳的轰鸣声响起,抵近,哗哗的流水声潺潺,瀑布,从一座小水坝向下飞溅,溪水,顺着水坝边缘的小渠分流,无羁的水流,或喧嚣,或节制,向着下游淌去。
  
  那水清澈见底,蝌蚪小鱼嬉戏其间,水草在水流中匍匐拉长了身躯,採水芹菜的村姑们,光着脚丫淌在河石中间,熟练的用小镰刀割伐着鲜嫩的尖稍儿。下游不远处,一座新建的虹鳟鱼养殖场初显轮廓,附属的建筑小巧玲珑,小桥流水,水榭楼阁,飞檐高挑,碧瓦生辉,一座乡间休闲别墅可望近期开张。
  
  在这里,没有炎热只有清凉,在这里,没有嘈杂只有安逸,山清水秀回归自然。

[责任编辑叶子]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28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