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树洼里开杏花

2021-03-22 23:10  作者:夕枫香 60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原来这么多的杏树长在土山上,原来这么多的杏花开在土岗上,丛丛簇簇,如云似霞。可能是品种的不同,花期错落有致,有的怒放,有的初开,有的还紧闭着花蕾。杏树洼,一个怪好听的名字。顾名思义,这里的杏树一定很多,要不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字。后来,查了查县志,的确如此,村名因树而得。这个小山村紧靠山边儿,山门洞开,此处是一片

【导读】:原来这么多的杏树长在土山上,原来这么多的杏花开在土岗上,丛丛簇簇,如云似霞。可能是品种的不同,花期错落有致,有的怒放,有的初开,有的还紧闭着花蕾。

  杏树洼,一个怪好听的名字。顾名思义,这里的杏树一定很多,要不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字。后来,查了查县志,的确如此,村名因树而得。这个小山村紧靠山边儿,山门洞开,此处是一片洼地,四周全是丘陵沟壑,再往前走,就进入了大山。据县志载,在康熙年间这个小村就已经存在了,这里出产的黄杏,肉厚,核小,甜核,酸甜适中很有名气。
  
  也许是靠近山区的缘故,海拔高,平地里的杏花早已开的一片雪白,而这里的杏花花蕾初绽。那挂在杏树上的花骨朵,近看若有若无,远瞧粉红愣愣的一片。村子的旁边,依势渐起的梯田层层叠叠,不大的地块,呈现出不规则的几何形状,镶在老远的土山上。田埂已经透出淡淡的浅绿,就像给梯田镶了一圈绿边儿。山村宁静,看得见袅袅升起的炊烟,由直变弯,随风摇曳着由浓渐淡,飘向蓝个盈盈的天际。很少听到的鸡鸣狗吠,在这里清晰可闻,村头的老者,背靠土墙在闲散的晒着太阳,几乎绝迹的手工纳鞋垫,在这里还看得见女人们女工的身影。坐在马扎上,聊着闲话,飞针走线,针,时不时的往头上蹭蹭,彩色的线时不时在换换,走得近前,她们会把自己的作品掩到身后不让你看,羞涩的匆匆进院儿去了。
  
  这个小村还出产大杏扁,就是一种质量上乘的甜杏仁儿,粒大饱满,而且都是用手工砸开的。收杏的季节,家家的房上地下晒满了杏干儿,黄乎乎的一片。这里山风干燥,少有蚊蝇,家家砸杏核的咔咔声此起彼伏,一种小山村特有的丰收金曲。一条崎岖的土路,七拐八咧的通向洼外的世界,也只有到了黄杏收获的季节,才有山外人光临小山村。这几年人们的欣赏水平高了,追求自然的意识强了,赏花踏青的人迈入了这个小山村,给这个自然封闭的世外桃园平添了几分热闹。
  
  杏花开了。平日里光秃秃的土山,被杏花打扮的花枝招展,原来这么多的杏树长在土山上,原来这么多的杏花开在土岗上,丛丛簇簇,如云似霞。可能是品种的不同,花期错落有致,有的怒放,有的初开,有的还紧闭着花蕾。红粉的,浅红的,淡红的,红粉相间;粉色的花瓣儿,金色的花蕊,白色的花瓣儿,鹅黄的花心儿,浓淡相宜;褐红色的枝条,黢黑的树干,色彩分明。爬上这层岗,花香浓我情,翻上那道坡,近前赏花容,走在花丛里,全是爱花人。村里的人讪笑我们:你们这些城里人,高楼住腻了,开着汽车到山外,步蒯辛苦来山村,等杏儿熟了再来吧,保管让你们吃个够。城里人悻悻的回道:杏儿拿钱买得到,杏花花钱买不来。村里人城里人都笑了,那就看个够吧,明年我们就收钱啦,一句调侃,一句戏言,明年景象有谁知?或许这样更好些,就怕看花的人儿骂,这句歌词难道真的在这里要得到印证吗?
  
  杏花还在静悄悄的开放,杏花还在静悄悄的飘香,观花的人们还在静悄悄的徜徉。野蜂来了,来采杏花的蜜,说来就来,来了一大群,振翅的嗡嗡声在耳边回响,还时不时的撞击着人们的脸颊。杏花属于你,属于我,也属于春天,还属于我们这些自然的人们与精灵。我分明清楚的记得,就在这个季节,我曾拜访过洛阳的牡丹,在牡丹开的争艳的时候,杏花也开了,杏花也在争艳,只不过是杏花在繁育自己的果实,牡丹在显示着自己的富贵,它们都是花,都在开,洛阳牡丹天下奇,杏树洼里开杏花。

责任编辑:月华】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26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