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雪打灯

2021-03-18 13:26  作者:夕枫香 93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到处都是厚厚的雪。一排排整齐的冬青已经看不到绿色,树枝也已经被雪所包裹,玉树琼花,一片洁白的世界。松柏的枝叶已经被雪压弯,而那丛丛翠竹则早已伏在了墙头。(无界无疆摄)自古有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的说法,虽不记得去年的八月十五是不是阴天,但今年的雪却正好在正月十五来观灯了。正月十五这天,我站在医院的六楼上

【导读】到处都是厚厚的雪。一排排整齐的冬青已经看不到绿色,树枝也已经被雪所包裹,玉树琼花,一片洁白的世界。松柏的枝叶已经被雪压弯,而那丛丛翠竹则早已伏在了墙头。

(无界无疆摄)

  自古有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的说法,虽不记得去年的八月十五是不是阴天,但今年的雪却正好在正月十五来观灯了。
  
  正月十五这天,我站在医院的六楼上,看着阴沉沉的天,偶尔有点点雨丝飘下。润湿了的树枝更显得有些枯冷,然而街上的车流却一点也不见稀少,照样穿流不息。
  
  白天的雨并没有下得太大,春雨贵如油。中午送回到医院看医生的岳母,陪岳父喝酒的时候,我看外面的天,还是只有丝丝的雨。  
  然而,等我回到我自己的家的时候,雨却变成了颗颗雪粒,不多,却打在地上发出了响声。  
  躺在床上看书的我,心情却如同这阴霾的天空,灰灰暗暗,慢慢地竟打起盹来。  
  下雪了,好大的雪。妻子自顾自地随口说道。我睁眼一看,呵,真的好大的雪,雪粒已经变成了雪花,如羽毛般缓缓落下。  
  多少年了,没看到这样大的雪花。我跑到窗前,贪婪地看着窗外,就怕眨眼的工夫,美景立时从眼前消失。
  
  雪不停地下着,我的思绪也在大雪中飞舞着。想当年,林冲是不是在这样的大雪中,夜宿山神庙;苏东坡是不是在这样的大雪中,夜谈石佛寺。我想,应该是这样的雪,因为你从《除夜大雪留潍州。元日早晴,遂行。中途,雪复作》中便知:除夜雪相留,元日晴相送。东风吹宿酒,瘦马兀残梦。葱茏晓光开,旋转馀花弄。下马成野酌,佳哉谁与共?须臾晚云合,乱洒无缺空。鹅毛垂马鬃,自怪骑白凤。三年东方旱,逃户连欹栋。老农释耒叹,泪入饥肠痛。春雪虽云晚,春麦犹可种。敢怨行役劳,助尔歌饭瓮。

  
  (无界无疆摄)

  夜幕渐渐降临了,远近处响起了烟花爆竹的燃放声,夜空也随之而不时地灿烂绚丽着。我与父亲在灯光下喝着酒,聊着天,享受着节日的每一点温馨。  
  室内春意融融,窗外却春雷声声。隆隆的春雷伴着闪耀的烟花,红红的灯笼,还有那洁白的雪花,一起结伴闹元宵来了。  
  趁着微微的酒意,又来到了窗前看雪。雪小了,没有那片片飞舞的雪花了,已经是看不清雪了,只听见落地的声音和一次又一次被覆盖的脚印。  
  然而窗外的灯笼仍然红红的,而且红得有点润。趁着烟花的升起,你可以看到白白雪地上的点点红屑,那是鞭炮喜庆过后的印记,却在这雪夜里分外妖娆。
  
  到处都是厚厚的雪。一排排整齐的冬青已经看不到绿色,树枝也已经被雪所包裹,玉树琼花,一片洁白的世界。松柏的枝叶已经被雪压弯,而那丛丛翠竹则早已伏在了墙头。
  
  街上的花灯,被风吹得飘飘摇摇,如同在雪夜里玩闹的孩童,闪着不同颜色的光,相互碰撞着,嬉闹着。  
  在这美好的节日里,这雪来得正是时候。
 
  二〇一〇年三月三日

责任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21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