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始松韵

2021-03-16 11:50  作者:夕枫香 6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踩着脚下的积雪,我好像看到了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雄姿;听着那震耳的松涛声,我似乎感觉到数九寒天北风的凛冽;看着那满山的松翠,我已经感知了春天的脚步声;这四季苍翠的青松,无言的向人们展现着生命的颜色。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出城四十多公里,已经进入群山的怀抱。那柔暖的阳光,照在田野,撒在山间,大山分阴阳,树木现阴

【导读】踩着脚下的积雪,我好像看到了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雄姿;听着那震耳的松涛声,我似乎感觉到数九寒天北风的凛冽;看着那满山的松翠,我已经感知了春天的脚步声;这四季苍翠的青松,无言的向人们展现着生命的颜色。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出城四十多公里,已经进入群山的怀抱。
  
  那柔暖的阳光,照在田野,撒在山间,大山分阴阳,树木现阴影;那和徇的阳光,抚摸着层层梯田,罩着顺势而上的丘陵,切割着深沟与浅壑;在阳光沐浴下,高处是黄的,低处是黑的,隆起处是亮的,低凹处是暗的。目光顺着山势向上漂移,不觉眯起了眼睛,那山顶参差的林木,朦朦胧胧,恍如海市蜃楼般显现。
  
  好大的一片松林,漫山遍野。在缺少绿意的初春,它显得那么扎眼,那么富有生机,或者说有些显摆。山坡点点绿,点点连成片,片片汇成林,于是乎松海浩瀚,望上去有些炫目。
  
  拐下公路,蹒跚的向着大山走去,顺着羊肠小道,亦步亦趋的朝着松林走去,去探望这生命的色彩,去触摸这春始里的青松。一阵低沉而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震撼。哗---哗---我在毫无目标的找寻,哗哗---我被这种声音笼罩,哗---哗---瞬间我明白了,这是松涛声,没错,就是松涛声,我终于领略感悟到了这种天籁之声。这声音如惊涛拍岸,似大海咆哮,雄伟浑厚,荡气回肠,沁人心脾,回味无穷。大山的宽广胸怀,野性,沉稳,都被这声音表露无疑,让人顿生朝拜之感。
  
  越走越近,一棵棵松树越发显得高大,平视顿时变成了仰视。这片生机勃勃的松林,只有走得近了,只有近距离的瞻仰,才能感知它的苍劲。它们或长在山坡,或挺立在崖壁,或遍植在深深的沟底。尤其是一棵遒劲的老松,长在岩缝之间,它的根须已经深深的扎进山体,以至山体的缝隙不断开裂,松与山俨然合为一体。松涛声渐渐小了,可站在这棵老松树下,依然感觉出松涛在吼,这独自挺立的松,率先迎风呼号,继而松涛阵阵起伏。附近村里虔诚的人们,在老松周围竖起了栏杆,一块木牌上清晰地注明,这棵老松已经三百多岁了。
  
  这片松林,坡连坡,山连山,层层叠叠。直视对面山坡的松林也就两三百米,但走起来,枯草荆棘磕绊,手脚并用攀爬,还得花费相当的气力和时间。虽说平原的雪早已化尽,但高山背阴沟汊里的积雪随处可见,稍不留神,有的地方深及腿肚,吓的人兢兢战战。积雪融化后,在树下的植被上留下了明显的黑色印记。阳光透过厚重的枝杈松针筛了下来,条条金线或曲或直的照在地上,黄黑的土地忽明忽暗,白色的积雪消融参半,褐色的松果无序洒落,低洼的地方积了一层厚厚的松针,踩上去软软的,发出嚓嚓的声音。
  
  起了点儿小风,一股清香的味道随着松涛声飘来,不由得耸鼻深嗅,怎么这么熟悉又显得陌生的味道,思呀想呀,终于想起来了,这明明是木材厂松木破成板材时发出的特有味道。走进一棵松树,不经意间用手捋摸了一下低垂的松针,忽然发现手上粘粘的,轻轻一扯,还能拉出粘丝,凑近鼻子一闻,一股浓烈的松香味道钻进鼻孔。好久没有闻到这样的味道了,这是山里的味道,这是自然的味道,这就是松林的味道。
  
  踩着脚下的积雪,我好像看到了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雄姿;听着那震耳的松涛声,我似乎感觉到数九寒天北风的凛冽;看着那满山的松翠,我已经感知了春天的脚步声;这四季苍翠的青松,无言的向人们展现着生命的颜色。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路过这里,那只是远远的遥望这片松林,今天我来了,我是专程探望这片松林的。我感到,松树和松林是谦逊的,走进了,只能看到它们的树干,闻到它们的清香,而在远处眺望它们,才能看到真正的绿色,真正的伟岸,真正生命色彩的灿烂。
  
  我离去了,松涛还在响着,伴随着我的脚步响着,很久,很远,很悠长

责任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19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