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雪

2021-03-15 17:21  作者:夕枫香 101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雪花飘在空中,它厚重的落在地上,它经历了上天的孕育,不知从何方来,飘落在它认为该降落的地方。落雪的地方是值得称羡的,因为它是上苍眷顾的地方。这残雪,会引起人们对雪的思念。茸茸的雪花在飘洒,均衡的撒向大地。城市郊野,高山河流,房屋树木,被雪花轻抚了一层洁白。无风,雪花呈片状飞舞,有风,雪花便斜线降落,洁白,在悄无

【导读】雪花飘在空中,它厚重的落在地上,它经历了上天的孕育,不知从何方来,飘落在它认为该降落的地方。落雪的地方是值得称羡的,因为它是上苍眷顾的地方。这残雪,会引起人们对雪的思念

  茸茸的雪花在飘洒,均衡的撒向大地城市郊野,高山河流,房屋树木,被雪花轻抚了一层洁白。无风,雪花呈片状飞舞,有风,雪花便斜线降落,洁白,在悄无声息的加厚着。雪花落到地上便就成了雪。新下的雪,很松软,稍带粘性,捧在手里蓬蓬松松,新下的雪,很洁白,沾手即融,踩在上面脚印定型,飘与落,彰显温柔特性。
  
  大风来了,吹走了积雪,阳光照射,融化了积雪,土地亲吻,浸蚀了积雪,人们清扫,除去了积雪。于是,洁白在缩减,雪迹在消融,大地城市,乡村郊野,山川河流又恢复了冬天里缺少色彩的常态。
  
  当城市里已经找不到雪踪的时候,当人们还在怀念那场雪的时候,只要你走出城郭,便能看到雪的缩影。
  
  扫视荒蛮的郊野,总能看到赤黄土地上的一点莹白。只是因为风的荡涤扫描,加之尘埃的溅落,雪的颜色已经变得黄白,一条地埂的茅草根部,残留着清晰的积雪,远远望去,就像没有洗净的白色衣领。茅草随风摇曳,雪与茅草之间,晃出了圆圆的空隙,正是由于茅草的庇护遮掩,雪才得以保留。
  
  田埂的背阴处,雪借风势游走蓄积在这里。大多数田埂成直角状,积雪恰成了四十五度角,斜坡样漫铺在那里,这里的积雪往往很厚,这得取决于田埂的高度,厚的地方有一至两米的样子。尤其是小的沟壑之间,积雪填的很满,里面的东西会被掩埋,不禁让人想起了前些时内蒙古遭遇雪灾列车被困的情况。
  
  雪的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甲,站上去,有的地方能经住一个人不塌陷,有的地方踩上去呈大于脚印的放射状下陷,边缘的地方会留下一个深深大大的脚窝。积雪的上面,风娑的痕迹很明显,呈水样波浪状,就像沙漠里沙丘被风勾画的样子,都是风的杰作。积雪的上面已经覆上了零散的枯草败叶,土坷垃沙石一类的稍重物体已经陷进雪的表皮,凹显沧桑冷寂之感。
  
  在较为平坦板结的地方,看得出雪融的痕迹。尘土、地表土被雪消释聚集,布派成边缘不规则的颗粒状土尘图画,过不了多久,寒风会清除这痕迹。树坑、庄稼茬根儿及低洼处,也能看见小片积雪,醒目遥看一点白,但是,只需几个艳阳天,便会蒸腾殆尽无影无踪。
  
  举目遥望,山巅的积雪皑皑耀眼,大山皱褶里的积雪泛着白光,与阳面无雪的山峰形成强烈的反差。高处不胜寒挽留了雪融的脚步,大山的皱褶囤积了雪的身影,山巅的狂风雕琢了雪的形态。同是积雪,山上的晶莹与平川的洁白不可同日而语。遥看山上的一点洁白,走近了便是苍茫雪原,没膝深的积雪,树木枝干上的雪挂,消融续冻后的冰凌,松林荡起的涛声,真真一个银光素裹天外天的世界。山是青的,雪是白的,天是蓝的,从森木栅栏般的缝隙里望去,那洁白的积雪一直伸向山巅。
  
  山顶背阴的积雪冻得已经定型,山风刮出的痕迹历历在目,自然的功力把柔软的雪变得冷漠无情,以至有的形状看上去显得那么狰狞。这里的雪显得很白,刺眼的白,有些令人虔诚继而是畏惧的白。挥拳砸破表皮僵硬的雪,积雪的内部显现出颗粒状的雪糁,雪的絮状柔情荡然无存,这经过高寒历练的积雪,已经证明它是寒彻的现身。
  
  下雪了,雪停了,雪化了。
  
  可原野、沟壑、山巅还闪现着点点洁白,那是什么?那是残雪。
  
  雪花飘在空中,它厚重的落在地上,它经历了上天的孕育,不知从何方来,飘落在它认为该降落的地方。落雪的地方是值得称羡的,因为它是上苍眷顾的地方。这残雪,会引起人们对雪的思念,它们是消融的落伍者也是下一场落雪的先驱,它的根可能在大海,可能在江河,不管怎样,它是冬日里的精灵,它是天上来客。

责任编辑:好相处】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13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