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游百丈漈

2021-03-12 13:52  作者:夕枫香 4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百丈飞瀑在笔陡的山崖之下。站在入口处往山下看,树高林密,藤萝缠绕,各种杂草间杂其中,既看不见路,也不见飞瀑的踪影,只看见陆陆续续上来一些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游人。近日,忽一次次地忆起两年前游过的百丈漈来。百丈漈是文成县境内一个有名的景点,为V形深壑巨涧,涧长1200米,落差达353米,形成三折瀑布,俗称头漈、

【导读】:百丈飞瀑在笔陡的山崖之下。站在入口处往山下看,树高林密,藤萝缠绕,各种杂草间杂其中,既看不见路,也不见飞瀑的踪影,只看见陆陆续续上来一些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游人。

  近日,忽一次次地忆起两年前游过的百丈漈来。
  
  百丈漈是文成县境内一个有名的景点,为V形深壑巨涧,涧长1200米,落差达353米,形成三折瀑布,俗称头漈、二漈、三漈,因三级瀑布高度合计272米,折合鲁班尺100丈盈2米,故名。
  
  百丈漈留于我的形象并不是绮丽的风光,而是那令人望而生畏的险峻的石级。
  
  到百丈漈有两种走法,一种是先到山顶,从上而下,头漈、二漈、三漈,一漈一漈地观赏,另一种是从下往上行,按三漈、二漈、头漈的顺序观看。我们是按第一种方法走。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而来,时时九十度的转弯抹角,人在车上左右摇晃,像是吃了摇头丸跳着迪斯科。车沿着盘曲的山路在盘旋而上,渐渐地,四面巍峨的群山仿佛成了矮子,低着头匍匐在了百丈漈的脚下。举头四望,疑是天上。
  
  山上气温比山下低了许多,初秋的的我们竟有了瑟瑟发抖的感觉,连忙找了一家饭店猛扒热饭。扒过午饭,身体回暖,才动身去观赏风景
  
  山顶是个比较宽阔的平地(水泥地),可停放车辆,平地一侧有家家常饭店,为游人提供饮食的方便。我们的中饭就是在这里解决的。饭店的前面便是百丈漈风景区中一个有名的景点,叫天鹅湖。倚着高高的水泥栏杆往前望,视野非常广阔。正值枯水期,湖内水浅,但很清澈,湖中赭红色沙堆星罗棋布,水,这里一潭,那里一汪,在淡淡的秋阳下静静地闪着宁静的亮光。听说这里飞瀑的源头。清粼粼的水倒映着蔚蓝的晴空、赭红色的沙堆,远处翠竹轻轻摇曳,仿佛一幅清新淡雅的画。
  
  在这里稍稍逗留,我们便前往观看百丈飞瀑。
  
  百丈飞瀑在笔陡的山崖之下。站在入口处往山下看,树高林密,藤萝缠绕,各种杂草间杂其中,既看不见路,也不见飞瀑的踪影,只看见陆陆续续上来一些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游人。笔陡的石级,让人望而生畏。山顶两旁店主的言语更增添几分恐惧。那家说大姐,你买一双平跟鞋吧?不然走不下去的!那家也说:大姐,你穿高跟鞋怎么下得去啊!有点恐高的我不免有些紧张。望着兴趣盎然的一群亲友,我打起了退堂鼓。我姐说:我们没有从原来返回,是直接从那边出口返回的。那边去买票的外甥不管三七二十一已为我买了票。真是赶鸭子上架啦!
  
  石级不仅坡度大,而且狭窄,每每逢迎来人,只能各各侧身而走,更加留意脚底。不管是沉静的人,还是活泼的人,到这里一律是屏声敛声,如果一小心脚底下有个闪失,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我们走走歇歇,迎面碰到许多游客。有人一手拎着脱下来的鞋子赤脚着小心地走着;有气喘吁吁地搭住路旁的一块石一棵树歇息的;也有的正在打着退堂鼓跟儿子丈夫唠叨不再上去的;也有见几位妇人抱着点大的孩子一步一步艰难往上攀登的。遇见后一种人,我们便会轻松起来。或许会这样想:她抱着个小孩都能上去,何况我两手空空呢?便会善意地对她微笑。这微笑,不仅是对她无声的赞赏,同时也从她身上汲取了力量
  
  虽然山高百丈,路陡峭,因百丈飞瀑的名气而吸引了很多的游人。这一天,游人颇多。笔陡的山路上相逢,没有其他语言,必互相打听来往路程的远近,一定会气喘吁吁地说:未到半程,慢慢走吧!路还长着呢,慢慢走,总会走到的。边说边擦肩而过,乐呵呵、气吁吁地各自勇往直前现在谁也不认识谁,将来还是谁也不认识谁,只是山中游客的偶遇。
  
  石级将尽,渐闻水声潺潺,沿着路人遥指的方向,果真可视几缕银线从茂林修竹间飞落的身影。人道,这是百丈飞瀑的头漈。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此瀑布的水势和水量让人有些失望。抬望眼,所有的想像都随几缕轻盈流水四处飘散,终而无踪无影。曾经想像着声音轰然作响;曾经想像着一座青山衬着一道白银;曾经想像着疑是银河落九天飞瀑下方有一个趋向圆形的水潭,水潭边坐着许多游人,有人歇脚,有人借着瀑布飞溅出来的水花蹭几丝清凉。水不大,使观赏之念大打折扣,我们在这里稍稍停留片刻,便向二漈走去。
  
  沿着一架钢筋浇铸的铁梯战战兢兢而下,耳里便是水声轰然。下了铁梯,二漈瀑布便完全展现在眼前。五六米宽的瀑布从高高的悬崖飞泄下来,撞击在岩石上,飞花碎玉般溅起一朵朵洁白的水花。如果用上白水如棉不用弓弹花自散这句我看也不会过份。在这里看够拍够,我们才依依不舍向三漈走去。三漈在哪里呢?好像没找到,只见到处是水,到处是岩,这里一堆,那里一洼,这里如洗的岩石一堆,那里清澈的泉水一潭,是瀑,是溪,也无从分辨了。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到了出口了,腿,全软了。

责任编辑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04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