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的民居、森林和“威尼斯”城

2021-03-12 13:52  作者:夕枫香 52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北欧的乡村民居,大多三三两两点缀在田野上。在农庄中,除了高压线外,很少看到民用电源线、电话线杆。那些一层或者两层的别墅型建筑,座座之间的距离相当,并且留有一定的绿化带和车辆停放空间。  周末的早晨,尽管我们在9点半就要出发赶路。但是北欧人还沉浸在幸福的梦乡里。早上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3度。车窗的玻璃上结着一层厚

【导读】:北欧的乡村民居,大多三三两两点缀在田野上。在农庄中,除了高压线外,很少看到民用电源线、电话线杆。那些一层或者两层的别墅型建筑,座座之间的距离相当,并且留有一定的绿化带和车辆停放空间。  
  
  周末的早晨,尽管我们在9点半就要出发赶路。但是北欧人还沉浸在幸福的梦乡里。
  
  早上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3度。车窗的玻璃上结着一层厚厚的霜花,由里往外看,好象是贴着一张锡纸,什么也看不见。司机小邓拿出随车备好的橡皮刮子,很熟练地刮掉罩在窗玻璃上的霜花。
  
  车行时,小城卡尔斯坦德还是静悄悄的。除了我们的汽车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车轮碾过冰冻的路面发出的嘎吱声响外,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看不见行人。唯一有点动感的,就是马路道口上的信号灯不时地变换着红绿黄三种颜色。
  
  车过之处,马路两侧的民居急速从车窗边移过。我们所看到的就是在每幢小别墅窗口正中的玻璃边,映出的是八字型的7支电蜡烛发出的光芒。这或许是北欧人的习俗吧,就像我们中国过年的时候,喜欢在门口挂着红灯笼,贴着大红对联的习惯一样。
  
  北欧的乡村民居,大多三三两两点缀在田野上。在农庄中,除了高压线外,很少看到民用电源线、电话线杆。那些一层或者两层的别墅型建筑,座座之间的距离相当,并且留有一定的绿化带和车辆停放空间。房子的颜色、式样都有差异。但是屋顶到屋檐的斜角还是很陡的,这主要是防止房子积雪过厚造成的过大负重。大部分房子的窗框是白色的,形状都是口字型和田字型。每座房子的墙壁,大多刷成单一颜色,但是看起来很整洁。在这里,根本看不到空调室外机和防盗窗。小张还是比较好奇地问了导游,导游的回答却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北欧的夏季不热,冬季用暖气,就不需要空调了;这里的社会福利很好,不存在穷人,小偷就基本没有了,靠国家养活的懒汉倒是不少,这里就自然不要装防盗窗了。
  
  无论挪威还是丹麦,森林面积很大。说起森林,我们就会想起那些崇山峻岭,参天古木,还有经常出没的珍禽异兽。而北欧的森林,大多面积不大,小则几亩,几公顷,几十公顷;大的也就上百公顷吧,也大不了多少。这里,看不到什么参天大树,更看不到什么野兽出没。树木大多是冷杉、桦树、柏树,并且大多大如碗口,它们笔直耸立着,均匀地分布着,好像用梳子疏过,用大剪子修剪过那样齐整。这些森林,一片一片地分布着,似一抹抹重彩浓墨,渲染在广漠的平畴沃野上,透出十分自然的立体感和色彩感。确切地说,这不是森林,应该叫林地。所以,老杨昨天就感慨:这里的土地,该长树的就给它长树,该种麦子的就种麦子,只能长草的就长草。这就是协调发展。我想,这应该是真正体现了尊重自然规律,尊重经济规律的科学发展观。
  
  午后一时,我们到达瑞典首都斯德戈尔摩。
  
  所谓北欧第二大城市的斯德哥尔摩。在我的印象中,斯德戈尔摩才是北欧最大的城市。它位于辽阔的波罗的海西岸,座落在梅兰湖入海处,市区分布在14座岛屿和一个半岛上,70余座大小桥梁把它们联为一体。在这个被称为北欧威尼斯的城市中,建筑、水面、绿地三者的面积相当。
  
  斯德哥尔摩在英语里意为木头桩子岛。这个城市,始建于公元13世纪中叶。那时,当地居民常常遭到海盗侵扰,于是人们便在梅兰湖的入海处的一个小岛上用巨木修建了一座城堡,并在水中设置木桩障碍,以便抵御海盗,因此这个岛便得名为木头桩子岛。关于斯德哥尔摩这个名称,在当地还有另一种传说:即古时梅兰湖上漂浮着一根巨大的木头,引导来自锡格蒂纳的第一批移民至此,建立了这座城市。另有一种传说是,以前这里一片荒凉,海浪冲来的遇难船只的碎片堆满了海滩,当地居民便捞取这些木片搭起简陋的小屋。由于这些木片均不成块,只是一条条木头样的废料,因此,搭起的房子东倒西歪。1250年,这种碎木房屋在小岛上形成了一条街,外国船只开到这里进行商贸活动,看见街上的房屋如此模样,不禁感到好笑,随口喊出斯德哥尔摩。斯德哥是木头的意思,尔摩则是岛的意思,合起来为木头岛。由于斯德哥尔摩地理位置适中,气候温和,环境优美,在1436年被定为瑞典都城,并逐步发展成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最大城市。
  
  斯德哥尔摩,既有典雅、古香古色的风貌,又有现代化城市的繁荣。在老城区,那里有金碧辉煌的宫殿、气势不凡的教堂和高耸入云的尖塔,而狭窄的大街小巷则显示了中世纪的街道风采。在新城区,高楼林立,街道整齐,苍翠的树木与粼粼的波光交相映衬。在地面、海上、空中竞相往来的汽车、轮船、飞机、鱼鹰、海鸥,给这个波光潋滟的城市增添了无限的活力,而远方那些星罗棋布的卫星城,更给人们带来了一抹如烟如梦的感觉。
  
  斯德哥尔摩南区的斯塔丹岛,据说是当年旧城的遗址,座落在这里的富有古香古色情调的斯德哥尔摩老城,是游客竞相前往的地方。老城区大街小巷均采用石头铺筑,最宽处不过5到6米,最窄处不足1米,不但汽车、摩托车和自行车无法通行,就是两个人对面走过也得侧身相让。街道两旁是一些古老的店铺,出售古朴别致而精美异常的手工艺品和纪念品。瑞典王宫、皇家歌剧院、皇家话剧院、议会大厦以及斯德哥尔摩市政厅等都聚集在这里。那倒映在斯德哥尔摩水面上的建筑,树木和流动的人车流,确实美得让人惊叹。
  
  我们在来北欧的飞机上,曾经感叹过,世界真大,连坐飞机到北欧也要12个小时!今天,我们在斯德戈尔摩又要感叹了:世界真小,居然在北欧还会碰见熟悉的台州人!在我们吃中餐的中国餐馆,我们竟与几个椒江人不约而遇。哈哈,不是这个世界小,而是北欧的中国餐馆太少了!
  
  下午,我们参观了瓦萨博物馆,还到画家尤金王子的家转了一转。
  
  17世纪,是瑞典人引以自豪的并被认为是辉煌的年代,却也是带给瑞典人耻辱,让瑞典人刻骨铭心的时代。在瓦萨海船博物馆,我们看到了馆内展示着从海底捞起的十七世纪的战舰瓦萨号。瓦萨号战舰是由GustvAdolf二世下令建造的,在当时瑞典是列强吞噬的目标,为了提防邻国的侵袭,GustvAdolf二世下令建造了四艘战舰,瓦萨号即为其中之一。这艘富丽堂皇的战船长62米、高52米、宽12米。1628年春天完工后,八月进行首航,刚出航时天气晴朗,一切正常,但航行1300米后,却遇上大风浪翻覆一边,又因船的重量过重而加速沉没,这是一段惨痛的历史。这一沉,便是333年。到了1961年瑞典当局才下令打捞。这条航行历史虽然很短,但瑞典人仍视为国宝的海船,因其呈现了十七世纪瑞典人造船的精湛技艺,尤其船上的木雕艺术至今仍令人赞赏。我们在追寻这条海船沉没原因的时候,也认真地围绕这条战船转了一圈又一圈。
  
  在尤金王子的府邸,我们参观了他生活过的地方和他的抽象画作品
  
  晚上5点,我们入住在Scandic宾馆。李先生的热情还是让我们感动。今天他从700公里外的海尔辛堡赶来,专门请我们吃晚饭,还叫来了瑞典乒乓球老将瓦尔德内尔的律师彼得陪同。我们在市中心的一个中国餐馆用餐,拿来了我们在遥远的家乡带来的68度高度白酒,用我们台州的待客习俗,频频向彼得和李先生举杯。我们津津乐道地交流着各自国家的酒文化,情不自禁地拿出随身带来的画册,给他们介绍台州的特色产业和特色产品。彼得还不时地伸出大拇指说:好!他还一再表示,愿意帮助我们在瑞典开发农业产业时提供法律上的帮助和支持。
  
  一天的游览,不仅这里的民居、森林和水城让我们流连忘返,而这里人们的好客和热情也让我们难以忘却。
  
  写于斯德哥尔摩2004年12月

[责任编辑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204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