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情

2021-03-07 13:24  作者:夕枫香 5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编者按】雪,一直得到很多人的欣赏和赞美。她的洁白无瑕,她的晶莹剔透,她的飘逸潇洒,她给大地添被、给江山添娇、给人类添乐。本文写景抒情,表达了对雪的喜爱之情。 雪,一直得到很多人的欣赏和赞美。尤其在南方,更加得到人们的喜爱,很多文人骚客都拜倒在雪的石榴裙下。寒花带雪满山腰,著柳冰珠满碧条。天色渐明回一望,玉尘随马度蓝桥

 【编者按】雪,一直得到很多人的欣赏和赞美。她的洁白无瑕,她的晶莹剔透,她的飘逸潇洒,她给大地添被、给江山添娇、给人类添乐。本文写景抒情,表达了对雪的喜爱之情。 

雪,一直得到很多人的欣赏和赞美。尤其在南方,更加得到人们的喜爱,很多文人骚客都拜倒在雪的石榴裙下。寒花带雪满山腰,著柳冰珠满碧条。天色渐明回一望,玉尘随马度蓝桥唐元稹《西归绝句》。雪有瑞雪兆丰年的美称,是因了她的洁白无瑕,还是因了她的晶莹剔透?是因了她的飘逸潇洒,还是因了她给大地添被、给江山添娇、给人类添乐?或许,只是说不出理由的喜欢。抑或,什么都不是。或者,什么都有点。飘雪了,皑皑银甲裹满枝盖,遍遮屋宇。原野莽莽,覆盖了大地的沧桑;平静祥和中暗隐着苍凉。飘飘洒洒的雪击打在面部,冰到肌肤,凉到心坎。一丝丝的雪丝似情线,剪不断,理还乱,绵绵缠缠。使悲秋慌忙早早退场。你瞧:路边的枯树上都盛开着雪花,洁白晶莹,很是美丽。所有的枯枝败叶都被掩藏起来了。那雪那冰,有的成条,有的成块,有的成团,别有一番韵味。那花圃和草地上的小草,在白雪的覆盖下,叶子错落有致,并留有空隙,乍看上去还真似珊瑚一般。
  
  南方是很少能见到雪的,雪能使小区里就热闹起来,扫雪的、拍照的、堆雪人的、小孩子们打雪仗的,人们沉浸在瑞雪兆丰年的欢乐中。然而,没过多久,这种喜悦很快就消失了,人们发现这场大雪带来的并不是什么好兆头,随着雪越下越大,时间越来越长,心情也象阴沉沉的天气一样沉重起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在北方是一道壮丽的风景,北方的雪就像北方人的性格一样粗旷豪爽,说下就下,说停就停,从不拖泥带水。雪下过就是晴空万里,始终保持着白雪皑皑、冰清玉洁的英雄本色。而在南方却往往成了一场灾难,常常会造成路滑,交通不便行路难,菜场供不应求,物价飞涨,停电、停水......。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耳闻大雪纷飘降而来,野外是静寂的,静的只能听见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和脚下发出的咯吱咯吱的踏雪声。偶尔会有几只麻雀飞过,才抖落树枝上的雪末,又急促的落在地面,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惊恐的打量着四周,青灰色的小爪子迅速在雪地里拨弄两下,觅到或没觅到食物又匆匆飞走。赶回家的人们踏着脚下深深浅浅的积雪一直前行,在咯吱咯吱的节奏中一直前行。此时所有的人都没有了声响,大家都在专心的走路,都有意识的放慢了脚步,谁都喜欢跟在别人的身后,都害怕走在前面会摔跤,这时会发现每个人走路的姿势都不相同,但脚下发出的声音却是一样的。咯吱咯吱你仔细聆听,这声音不正是人到中年的那份沉重与艰辛的倾诉吗?
  
  我喜欢雪,喜欢雪的颜色,喜欢雪的深层意义。在万籁俱寂、无所事事的夜晚,雪随意地飘来,那种磅礴的气势,使人立即有种宁静、空灵、旷远的感觉。站在苍茫的大地上,用心聆听,会觉得对生活透彻心灵的热爱,油然而升上心头,然后所有的不快、其表宁静、其质圣洁的人,所有的难堪都不重要了......。夜长雪入梦,酒醉火炉红,一夜之间,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雪飘来的时候,大地的万物静立不动,雪地里的人们和远处的树木构成一幅清纯的淡水墨画,不用太多的渲染也是一种少见的纯美。雪无声地飘着,象轻柔的小手,掠过宁静的眼眸,滑入如水的心境。我喜欢雪天。虽然生活得卑微,但并不自卑,虽然生活得疲惫,但并不自怨,许多时候,都想远离城市的喧嚣,在大地的某个角落,在冰封的小河旁,在如幕的原野里,在凛冽的寒气中,让思想静静地沉默。这么多年来,是什么让一颗洁白的心灵远离岁月的尘埃?曾经的无耐与浮躁,曾经的烦燥与苦闷,这时被纷纷的雪花轻轻拂去。在雪中,生命原来可以如此单纯,心情原来可以如此宁静。是因为我喜欢生活,热爱生活。喜欢过去的岁月,也盼望将来的岁月,在有雪的日子里,细细回味所有的日子其实都是一种由衷的幸福
  
  我喜欢雪天,喜欢大雪给这个世界带来茫茫的银白。在这个世界上,尽管绿色象征着生命,生命的活力是红色的,可是多少年来在我的心里,白色一始终荡涤着生命的威力。下雪的时候十米以外几乎院几乎看不清什物。可是,我仍然喜欢站外面尽情的让雪花扑面而来,与雪花亲吻、与雪花旋转,那时就像又回到了童年的时候。雪花在天空肆意地飞舞不大一会儿地下一遍洁白,近处的树木、远处的高山、建筑物就银装素裹,颇有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
  
  我喜欢雪,我用双手掬起洁雪,重重的贴在脸上,那种清凉,那种种滋润,那种给心理带来的惬意别提有多醉人。此时此刻我真的有些忘乎所以了。由冬雪引发联想,想必脑际浮现人的满头银发的不在少数。确实,雪是冬的特产,一如白发是青春不再的征象。一年的新生、茁壮、成熟,最后都归于衰老后的安详,然后是消亡。我喜欢雪,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似天使般把开心播散给每个人。树枝头挂起漂亮的冰灯,摇摇晃晃,或左或右,悠闲自在地享乐呢;又似风铃吹散了心头所有烦恼与忧愁。荒草丛生的灌木林也披上白色婚纱,昨天还是光秃秃的萧瑟的山头,而今白茫茫的就要与天上云朵比美了。整个世界被白色装点了,心儿也轻了许多,脚步不由快了起来。紧步前行生怕错过更多的美景。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功,一夜间把惨败的悲秋一扫而净,雪将纯洁善良又送回到人间,让仁爱回归。
  
  我喜欢毛泽东的那首气势磅礴的(《沁园春雪》),倒不是因为那种豪情真的感动了我。我是敬佩毛泽东对雪的理解,对雪的那种无与伦比的感知。走在这样的空间里,看到片片雪花欢喜的亲吻大地,我总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冲动雪是白的,视线里所有秋天的色彩均在一夜间悄然隐去。没有了层林尽染,不见了枝摇叶飞。匝路亭亭艳,非时袅袅香。素娥惟与月,青女不饶霜。赠远虚盈手,伤离适断肠。为谁成早秀?不待作年芳。李商隐,雪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给人许多奇妙的联想。静悄悄的雪地上,我清晰地听到了踩雪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对于文字从来都没有那种天然的灵感。每一段文字都是眼有所见、心有的所感时的积聚。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那些尚可称作文字的涂写,才少了那种出尘的飘逸与灵动吧?面对如此美景,我无法写出大雪的风韵,也写不出雪原的苍茫。我只能任思绪牢牢地锁在思念的索里。
  
  寒花带雪满山腰,著柳冰珠满碧条。天色渐明回一望,玉尘随马度蓝桥唐元稹《西归绝句》。古人桥上赏月,我则喜欢在小桥上赏雪。荡扬洒脱的雪,俊冷凌厉的山村小桥,相互融合在一起,自然产生无穷的奥妙。飞扬飘逸,万千种的花朵,其实,都在山村小桥上留下同一种情绪、同一种独白。苍茫万物,人生百态,都在雪中尽情飞舞,都在小桥下罗列开来。倘若你稍不留意,你那所有的灵感和思绪都会稍纵即逝,荡然无存。当然,这不是雪的过失,也不是桥的过失,而是因为穹宇中有一种无法被忽略的存在。这也许就是通常所说的大自然之伏笔,大自然之悲哀。赏雪在于角度,感受桥,则在于品性。即使雪停了,雪化了,我也要珍惜它。毕竟,没有这座桥,我就无法欣赏到这么美丽而又洁白的雪。
  
  梅花欢喜漫天雪,冬雪飘来,看那雪花飞舞,梅花摇荡,雪花飘落处,乾坤不夜天,天地无尘,山舞银蛇,原驰腊像,如满山白梅盛开;而梅树边,花枝擅动,像雪花飞舞,俯清奚而弄影。一生梅瘦今却肥,是雪是梅浑不辩。雪花丰满了梅的面容,梅赠雪一段香气,在这雪中梅花错落的绮丽世界里,你能分清楚哪是梅花哪是雪吗?我想你不能,因为她们同是美的使者,美的化身,她们不愿意分离,谁愿拆散她们呢?唐东方虬的《春雪》诗写道: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不知园里树,若个是真梅。玲珑剔透的雪花灵魂与绰约多姿的梅花精英重叠交辉在一起,你当然无法辩认出那个是泛柳银沙、玉叶璇花的雪,那个是玉颊檀心、紫华绿萼的梅了。宋杨万里诗云:雪正下时梅正开,倩人和雪折庭梅;莫教颤脱梢头雪,千万轻轻折取来。人间奇迹,只有梅花枝上雪。缀满白雪的梅花枝叶很像一对相依相恋的情人,惜香怜玉的你一定不能毛手毛脚,要十分小心地折取嫩枝,千万不要让这些绚丽之极的梅梢瑞雪消失了。琼英缀雪,雪花丰富了梅花的艳装,梅花赠幽香于雪花,这是多么美艳的图画呀?她代表了人间世真挚的友谊、纯洁的爱情和崇高的信仰,轻轻折一枝赠与你知心的朋友,她象征着你们的情谊经冬不衰、永久纯清。如果说冬天的雪是一首交响乐,梅和雪就是其中的华彩乐章。雪舞满天飞,梅香四处溢,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春天便在梅与雪的合奏齐鸣中一步步迈向人间。

责任编辑蝶恋花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8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