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冬天

2021-03-04 12:50  作者:夕枫香 6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编辑按】:它卷着寒流一浪一浪的从石头的缝隙间,从水泥的粗糙的面上,从布衫的丝履间,从皮革的纹理中侵浸、深入、弥漫、铺张、包裹一切的一切。一股股的劲风,打着呼哨而来,掠过祼露出的皮肤时,便真如被刀刃割裂般的痛,让人不禁会叹道,真是冬天啊。北方在这个季节,冷得十分清澈,没有泥沙,没有尘土,显得特别纯洁。塑出清亮亮的一番天

编辑按】:它卷着寒流一浪一浪的从石头的缝隙间,从水泥的粗糙的面上,从布衫的丝履间,从皮革的纹理中侵浸、深入、弥漫、铺张、包裹一切的一切。一股股的劲风,打着呼哨而来,掠过祼露出的皮肤时,便真如被刀刃割裂般的痛,让人不禁会叹道,真是冬天啊。

  北方在这个季节,冷得十分清澈,没有泥沙,没有尘土,显得特别纯洁。塑出清亮亮的一番天地,没有半片残青,没有一丝妩媚,便如那擦得锃亮的盔甲挂抖落一身。冰清玉洁,于北方的冬天似乎有些娇嫩了,莽莽原野之上,朔风卷地,一派混混沌沌、苍苍茫茫的景象,赤裸着筋骨凝结的生命。我立于这干寒中品味它的呼吸,那般的干薄与清明,没有一点杂质,没有模糊的边缘,净透,正如水的魄凝成的冰。深深的吸了一腔子冷气,让它深入我的骨子里,涤清污垢的腹腑,好一个精神啊,打个寒颤,将那些蚀腐全抖了去。这寒,即使在无风的时候也会将你浸个通透,你若小视这寒的能量,尽可以大胆的不戴手套帽子的出去试试,怕是会生冻疮、裂口。相熟的人在这样的天气遇到了,都会说,这真是冬天啊。
  
  走入北方的冬,抬头望天,这蓝色是其它季节不能比拟的,干干净净的颜色,如新生的婴孩儿般纯洁无邪。这蓝色的天向后紧绷的收缩着,冷俊的庄严,没有一丝漏洞,不脱一点釉色,眼线所及之处全部覆盖,偶尔有几朵云,也纯净的白,纤尘不染的干净,静静的从这边飘到那边,象在冰面上打了个滑,便溜到了另一边。
  
  北方冬天的风,没有江南那么温柔,来就来得气势凶凶,势不可挡。冬天大风吹,吹彻心骨寒。寒风无孔不入,一切乌烟瘴气一扫而空。即使素白的太阳还大个的挂在天上时,寒风仍然肆虐,它可以把阳光的温度一层一层的冷凝。从天缘至物面的每一处空气里,都隐着它的威力,无论是它肆意的挥洒,还是随意的游走,都会让我们缩手缩脚的畏惧,掠过之处,物体的线条都收紧了一圈,正常的时候我们都不会正面与它挑衅。它卷着寒流一浪一浪的从石头的缝隙间,从水泥的粗糙的面上,从布衫的丝履间,从皮革的纹理中侵浸、深入、弥漫、铺张、包裹一切的一切。一股股的劲风,打着呼哨而来,掠过祼露出的皮肤时,便真如被刀刃割裂般的痛,让人不禁会叹道,真是冬天啊。
  
  北方冬天的雪,绝不似南方的冬雪那般粘连温润,它如粉如砂般纷纷扬扬,风一掠过,便会掀起漫天的雪花蓬勃奋飞,在阳光下灿灿发光,这便是北方冬天的精魂。在阳光下,在晚上华灯初上时,你望那洁白的雪毯上,像缀满了璀璨的钻石般闪闪发光,你踏在上面,会有意想不到的欢愉。无风的时候,雪便安安静静的伏在地上,压在枯枝上,冠在松蓬上,铺在窗台上,极目之处银装素裹。这雪被下藏着枯叶残草、冻土眠虫,更孕育着万象生机,待春来打开生命的牢门,破除枯寂与萧杀的栅栏,便会在这方土地上蓬出满头的鲜嫩。凡是不能坚贞自守的,都无法抵御这自然之寒气,而北方能卓然迎立于寒风中,因为它有坚强淳朴的性格,一种无畏的坚韧,具有天神一般的勇敢。
  
  北方的冬天才叫冬天。

责任编辑:月华】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74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