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

2021-03-03 11:07  作者:夕枫香 74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编辑按】:深深呼吸一口带着青草芬芳的空气,我不自觉地笑了,心中的纷争不知何时已平息,大自然果然是最好的心灵治疗师。夜里没有睡好,早上起来脑袋晕晕的,我知道自己又走进了矛盾的死胡同。身体里有两个不同的自己在争吵不休。一个说向现实妥协吧,另一个说,绝不,妥协就枉了这一生。她们耗掉了我大部分的能量。无计可施我只好向湖边走去

【编辑按】:深深呼吸一口带着青草芬芳的空气,我不自觉地笑了,心中的纷争不知何时已平息,大自然果然是最好的心灵治疗师。

  夜里没有睡好,早上起来脑袋晕晕的,我知道自己又走进了矛盾的死胡同。身体里有两个不同的自己在争吵不休。一个说向现实妥协吧,另一个说,绝不,妥协就枉了这一生。她们耗掉了我大部分的能量。
  
  无计可施我只好向湖边走去,把自己交给大自然。远远地,隔着那片小树林,就看见了镜子般闪亮的湖面。秋天的阳光很洁净,树叶投下来的影子轻盈地摇曳着。沿着湖边,有一段用木条搭建的走廊,临水照影,朱红色的木条搭成格子围栏,阳光将花影树影透过格子印在木板上,此时此刻从上面轻轻走过,恍惚间是踏上了一条古道。
  
  四周阒无人声,一株高挑的茉莉长得高过了围栏,它繁茂的叶子正好挡住了迎面照过来的太阳,也挡住了那颗在水里流动的太阳反射的光,我在茉莉的面前停下来,对着湖面,静立着。一只瘦弱的蚂蚁用头顶着它硕大的早餐急急忙忙地穿梭在茉莉树杆上。一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虫子,像桂花粒那样大小的,六条足驮着它陈旧泛白的外壳,愚蠢地移动着,活像一个手脚笨重的老头子。我以为它不会飞,用嘴吹它,它先是躲,随后恼了,嗖地冲我飞来,子弹一般,吓我一跳。原来狗急会跳墙,虫急就会飞。
  
  在茉莉周围生长的野菊,虎耳草,酢桨草,因为临了湖边,水分足,都绿得宜人。野菊花还开了白色的小花,朴素的小脸对着湖水偷偷打量着自己。这是多么好的时光呢,开阔的湖面,早晨的阳光,还有正好年龄的自己,这样的早晨一旦走过永远不再重复。深深呼吸一口带着青草芬芳的空气,我不自觉地笑了,心中的纷争不知何时已平息,大自然果然是最好的心灵治疗师。
  
  转身,身后的扶桑大大方方地开着,它们见人见多了,就没有那种小女儿的害羞之态,人人也都乐于接近她,因为不用轻手轻脚地生怕吓着了。
  
  如果每天都在这里站一会,心情会明亮许多。我开始想是不是要改道上班呢,为了这些四季都在变换着的大自然的风景,为了听听最亲爱的朋友每天无声的语言。

【责任编辑:月华】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73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