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

2021-02-27 10:52  作者:夕枫香 17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数日之间,我与窗外衔枝筑巢的喜鹊隔窗相望,人鸟同处在一片天空之下;生命同在,同喜、同乐,犹如朋友似的形成了心灵间的默契。当我抬眼扫向窗外便是与其中一只衔枝筑巢的喜鹊目光相视,彼此在心中相互问候:喂,亲爱的朋友,你好吗?在喜鹊筑巢的曰子里,我的心情非常快乐!问候作者,感谢您的赐稿,期待您更多佳作!清明过后的某曰。

【导读】数日之间,我与窗外衔枝筑巢的喜鹊隔窗相望,人鸟同处在一片天空之下;生命同在,同喜、同乐,犹如朋友似的形成了心灵间的默契。当我抬眼扫向窗外便是与其中一只衔枝筑巢的喜鹊目光相视,彼此在心中相互问候:喂,亲爱的朋友,你好吗?在喜鹊筑巢的曰子里,我的心情非常快乐!问候作者感谢您的赐稿,期待您更多佳作!

  清明过后的某曰。早晨。降温所带来的那一场寒流,仿佛是在天空中不停转动的巨大的鼓风机似的,又如同野兽般狰狞、恐怖地咆哮出呜咽的、嘶鸣不止的飓风。只吹得窗台上一一这个房间内玻璃上粘合着逢隙的纸片儿,刮得直呼呼做响
  
  窗外的风呼啸着,我的肌肤顿觉丝丝缕缕的寒气将我包围在冰窖中似的;寒冷似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直刺入我的肌肤,彻骨寒暖气的温度早已失去了驱寒的功能,时光仿佛又回到了冬季
  
  在我诅咒这该死的鬼天气之时,一阵凄婉的鸟鸣声传入我的耳鼓∶我急切地将目光投向窗外。我惊奇地发现一一只喜鹊正在三楼的窗外,在斜倚着窗台的那棵杨树上,在树梢间一处乱柴堆般的地方,以孤独、焦虑、愤懑的鸣叫声不停地啼叫着
  
  面对着这一突入其来的景象就将我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在风中摇曳、晃动着的那一株杨树的树干上:在一处密密匝匝的枯枝堆上面安着一个颇似鸟巢的东西。那只喜鹊伫立在风暴当中:身上的黑白色羽毛片片蓬起,寒冷包围着它,让我蓦然感到惊奇,同时也生出一种测隐之心。可是,那只喜鹊并没有飞走的意思。鹊巢看上去也不过是一个大致的轮廓而已。窗外的喜鹊怎么就只有一只?这个时间,我忘记了寒冷,思绪却变得活跃起来喜鹊为何非要选择在这个奇冷降温的天气中,孤独地一个人筑巢呢?一种不解而又是垂怜的心情交织在一起
  
  清晨。窗外又飘起了片片雪花。我在上班进屋子后便将目光急切地投向窗外,希望有所发现,那只喜鹊仿佛是和我有某种默契似的它正在孤独地衔枝筑巢
  
  第三曰,我看见的喜鹊只有一只;第四曰,我惊喜地意外地发现了两只!第五曰,两只喜鹊在窗外的杨树上的树梢之间欢快地鸣叫着上下地跳跃着,它们相互追逐着:其乐也融融,其鸣也欢畅∶仿佛就像人间一对新婚燕尔中的甜蜜爱人一般的。
  
  这是在2005年在西北高原的春季。我在高原大地回春,绿色萌发的时节,遭遇了许多年以来罕见的奇遇
  
  清晨。窗外的天色暗淡。三楼窗外的那一排农舍房檐下的一块逼仄的菜洼地里耸立着几株高低错落的杨树。我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树上的那个鹊巢之处,两只喜鹊己不知去向?难道,它们早已飞出去觅食去了?窗外的鹊巢为什么就建在了那株最高的杨树上呢?两只喜鹊因何又要将鹊巢建在大楼与农舍相邻的在人烟稠密的环境中筑巢呢?我试图在意识中构建鸟类生活的场景,然而,我却是做不到;因为,人鸟不同宗我绞尽脑汁还是无法窥破、参透其中的玄奥?!我还是抛下那些个令人扯不清、理还乱的诸多疑团,尽情去体味窗外的两只喜鹊在春季里筑巢给我带来的一片欢欣
  
  数日之间,我与窗外衔枝筑巢的喜鹊隔窗相望,人鸟同处在一片天空之下;生命同在,同喜、同乐,犹如朋友似的形成了心灵间的默契。当我抬眼扫向窗外便是与其中一只衔枝筑巢的喜鹊目光相视,彼此在心中相互问候:喂,亲爱的朋友,你好吗?在喜鹊筑巢的曰子里,我的心情非常快乐!
  
  滞留了一个多星期的寒流终于是随着北风的呼啸声远去了。太阳的光芒一扫几曰里的一片阴霾,气温缓缓地回升了。过了几日,窗外的那个鹊巢己然呈现出粗簉的园形结构,己然托举起一对喜鹊幸福婚姻理想殿堂
  
  一个时期以来,两只喜鹊在窗外的杨树上筑巢我清楚的记得,就是在那开始的头一两天里,就是在那严寒当中两只喜鹊忙碌筑巢的日子里,窗外杨树上的枝条儿在春风似剪刀一般地狂剪和劲吹当中,那一个个的芽胞儿就被剪去了胞衣,泛出了鹅黄的嫩芽儿;在楼下北侧的院内:那两排夹道的垂柳柳枝儿己然泛出了青绿。几日之后,窗外杨树上的鹅黄的嫩芽儿就长出了一片又一片的小小叶片儿。我忽然意识到绿色生命生长的迅速。如果说,所有的树枝儿不久就变大变绿了,就变成了一树伟岸挺拔、绿色葱笼的叶子的话,那么,是否就会遮档住树梢上的枝枝杈杈,那岂不就完全遮挡住喜鹊筑巢的视线吗?一种突入其来的顿悟似上天有意要点破迷津一样的,让我的心跳的节律加快,脸颊有些赤红,那是一种无法抑制的兴奋啊!看来,时光荏苒,时序变化,对于鸟类发情、筑巢尤其重要
  
  大树高楼乡村农舍绿荫,喜鹊是否就是要借助高楼做为掩护屏障,以避免天敌的侵害?两只喜鹊选择在乡村中稠密的人居环境中,做为生活栖身的美丽家园,是否就是出于安全意识的构想?在鸟类生存的意识里,只有在人类彻底放弃了用猎枪、用弹弓肆意捕杀的时代结束之后,人类变得爱护自然生灵,不以救世主的身份而自居而持强凌弱,喜鹊才敢于选择在人烟稠密的环境中筑巢!这种判断的依据,是我在乡村的其他地方,通过观察那田间一棵棵杨树上的鹊巢,大都傍有农舍与房屋的地界中得到了印证。如此说来,喜鹊筑巢更喜欢与人类亲密接触。或许,它们感知与人类的居住环境相伴,那才是最具有活力、最富有激情,也是最为安全的生命栖息的理想的美丽家园!这样想来,一股仲春时节的暖流充盈在心间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67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