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年的快乐

2021-02-04 18:31  作者:ik 58 Views 评论 0 条

日历上的年是数来的,乡下的年是忙来的。

刚刚迈进腊月的门槛,乡下人的心便像一湖春水被搅得沸沸腾腾,再无宁静:该忙年了!

在乡下,年是四季里最隆重、最重要的节日,马虎不得,怠慢不得!乡下人常说的口头禅就是“一年到头”。一年终于快要到头了,就像一条长垄锄完了,谁的心里能不兴奋呢?于是,愈加盼年。孩子们更是心急火燎,跟在大人屁股后头一个劲地追问:“还有几天过年啊?”追得大人忙得更欢了!

没法不忙,一想到“年根底下”四个字,乡下人的手脚便不由自主地勤快起来。掸尘扫屋——檩头房箔,厨房粮囤,锅台炕洞,犄角旮旯,统统要清理一番。清洗衣物——女人们抱出大盆换下来的衣服、被褥,烧上一锅热水,在屋中呼呼地洗。平日里懒得做家务的孩子们这会儿也乖顺起来,或在一边给大人打下手,洗碗涮盘,或是抡着笤帚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屋内收拾完了,屋外还需整理:院落要打扫一新,车马农具要归整;破损的院墙要砌一下,倒塌的鸡舍要修一下……呼啦啦一通忙,似乎不忙就对不起年似的。看着窗明几净、焕然一新的家,大人孩子心里顿时天高地阔、清风徐来——整洁、清新的家才可以接受年的检阅!

用手指计数着年的行程,越近心里越急,似乎还有很多准备工作没有完成——眼下最要紧的事是:买年货。拉上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去赶年集。乡下的年集异常火爆,所有春节元素一应俱全,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简直要把天吵炸了!大人牵着孩子在人海中挤来挤去,从这个摊位逛到另个摊位。琳琅满目的年货晃花了人的眼睛,这也想买,那也想购,一时竟没了主意。于是急忙掏出在家里写好的“年货清单”,照本宣科!年画要买几张,对联、年历、彩球、窗花也是不能少的,那是营造氛围的重要元素;猪肉、牛肉、羊肉、排骨、海鱼、粉条……都要称上一些。现在过年比不得从前,从三十到初十,一天三顿,菜饭没有重样的!那叫一个心情、喜庆、奔头!衣服是必须买的,过年了大人孩子都要有新气象;对了,铜火锅还要买上一个,现在过年,越来越讲究“返璞归真”了……

看着大人像燕子衔泥一样东买一件西购一宗,孩子们急得抓耳挠腮,“鞭炮!鞭炮!”一个劲地提醒喊,生怕大人给忘了——怎能忘呢,缺了鞭炮,乡下的年那还叫年吗?

逛集逛到晌午,大人孩子才兴高采烈地扛着大包小裹挤出了人群。虽然整整逛了一上午,没吃也没喝,没停也没站,寒风锥刺骨,脸上淌着汗,可谁也不觉得累,嘴里还哼着小曲呢!

日历在孩子们的手中一页页撕下,离年只有一周时间了,稳如泰山的大人也坐不住凳子了,操起电话打给四面八方的亲友:“今年春节一定要来我家聚聚啊!我杀年猪等你们!”孩子们则像探马蓝旗一样接二连三地把村中的最新消息报告上来:“东街老孙家杀年猪了,猪头都挂出来了!”“李大爷把高跷都翻出来了,准备年前年后大耍一场哩!”“后街老李家糊灯笼呢,大红灯笼,漂亮着呢!”情报听多了,大人也坐不住“中军帐”了,急忙喊出家人:“快,快!赶紧烧水,咱家也杀年猪!”

一通忙活之后,一头煺毛的雪白肥猪挂在了天井当院,猪头高高地悬在高杆上。孩子们屋里屋外大呼小叫地跑来跑去,惟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家里杀了年猪。主妇们这会儿喊来了左邻右舍,以及平日里经常走动的乡亲,大家团团围坐,一起吃血肠、猪肉炖酸菜。整个院中热气腾腾,香气弥漫,笑语声喧,一派节日气象。晚上,宾客散去,大人孩子顶着蒙蒙月色下河刨冰——家里的冰箱太小了,只好把猪肉放在大缸里,一层肉一层冰地冻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就更忙了:蒸年糕,做豆腐,灌粉肠,蒸豆包,炸丸子,糊年画,贴对联,挂灯笼,炒瓜子,磨白面……人人像钟表上了弦,从早到晚不拾闲,一宗接一宗,一件接一件,快速而又精细地描画着过年的每一个细节,忙得风生水起却又有条不紊,汗流满面却又轻松愉快,像是在迎接一个庄严的古老仪式,劳累而不厌,忙碌而不倦,奔波而不怨,嘴里哼着曲,眼里放着光,心里透着亮——年,就是希望的开端啊!

香气馥郁,人影匆匆,乡下的年在忙碌中姗姗而来。寒冷的冬季,被忙碌的身影搅得再也睡不稳觉,悄悄酝酿着一场“春暖花开”的暴动……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42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k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