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奇花天下稀

2021-02-02 17:16  作者:ik 44 Views 评论 0 条
广告位

身边的草木,我大抵能识。已近知天命之年,对琼花,却知之甚少。多年来,我一直搜索着琼花的信息,试图读懂琼花的前世与今生。

初次见到琼花,是在瘦西湖。时值初夏。一路的旖旎风景,让结伴而游的我们大饱眼福,乍见琼花,竟不觉为奇。一丛枝干蓬勃而生,枝条柔美而舒展。树冠之上,绿叶葱茏,满是盛开的白花。

近前端详,八朵雪白小花围成一圈,簇拥着中央乳白的花蕊,整株花大如银盏、洁如玉盘。轻风拂过,花朵摇曳,犹如白蝴蝶翩跹而舞,尤见风姿。

友人告诉我,这是琼花,扬州的市花。

想象中,琼花应是一片绚烂锦绣。似乎从盛大的梦幻中醒来,我颇感失望。

提及琼花,人们自然会想到荒淫无度的隋炀帝。当年隋炀帝为一睹琼花芳容,不惜兴师动众,开凿运河。劳民伤财的举动,点燃了农民起义的导火索。结果琼花因为一场冰雹而摧毁了,同时摧毁的还有隋朝政权。隋炀帝命丧广陵,留下“花死隋宫灭”的臭名。

作为灌木,琼花非名非贵,不过尔尔。论品相,花型有奇特之处,却是一目了然的拼盘式的组合,无甚可观。谈色彩,相对于姹紫嫣红的鲜花,琼花姿色平庸;单在白色花系里,比栀子花少了质感,比茉莉花缺了馨香,比白玉兰差了高洁。纵是洁净典雅,但素淡寡味如此,喜爱者应是不多。

第二次碰见琼花,是在小城的扬子公园。暮春的阳光下,绿树如荫。蓦地发现一树构造奇异的花,觉得眼熟,原来是久违的琼花。绿色云层之上,一团团白花缥缈如烟。琼花银装素裹,丰姿天成,玲珑清秀,透着冰清玉洁的独特之美。

我知道琼花又叫聚八仙,于是凑到跟前,默默地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八位神仙围坐一周,品茗叙旧,气定神闲,恰似一幅“围炉夜话”图。花盘中间攒聚的花蕾,饱满如珍珠,被八朵如素衣仙子的小花呵护有加。据说花蕾有一百零八颗之多,我又忍不住好奇想数一数。没数几颗,花一动,晃了眼,只好作罢。姑且默认是一百零八颗吧,那么就是全部的梁山好汉在此聚义。既有八仙,又有一百单八将,小小的琼花该是蕴含了多么巨大的能量呀!

转身走向近旁另一株,却见蓓蕾全都裂成了五瓣,花盘好似蜂巢。绽开的蓓蕾里抽出几丝花蕊,顶端缀着金黄的“小帽子”,错落有致地拢在花盘的中央,像是谁刚刚撒下了无数颗小金珠。

造物主的神奇一直是人类所不能窥探的,自然界也有模仿秀,身边相像的物种不少,譬如牡丹和芍药、月季和玫瑰,而琼花与木绣球颇为神似,只是木绣球一开就是团团簇簇的,热闹得很,真个是光荣绽放。而琼花向来含蓄,似乎契合了扬州人的性格,为人温婉内敛,做事低调精致。

再次遇到琼花,是在琼花观。也是机缘巧合,工作变动后,首次到扬州市文联开会,而琼花观就是扬州市文联办公所在地。

秋日的琼花观,与别处一样,萧瑟秋风的扫荡,令落英缤纷,呈现凋零衰败之相。出人意料的是,琼花展示的却是绿叶红果的迷人秋色。其叶其果,一绿一红,相互映衬,分外抢眼。琼花籽实累累,一串一串,粒粒红艳而圆润,玛瑙般悦目,经久不凋,给肃穆的秋季点染了一抹靓丽色彩。

素白之花结出鲜艳之果,是素心向佛、丹心归土吧。开花平和,结籽耀眼,低眉扬眉一样自在。这就是琼花的脾性。

后来,在书本里多次邂逅了琼花,有传说,有史实,有诗词。传说中的琼花有着谜一样的身世。

相传仙女蕃厘,为造福百姓,私自走出天宫,来到扬州,向人们解说花木之异。老百姓感到疑惑之时,仙女取出一枚白玉,掘土埋下,眨眼工夫破土而出,蹿成高达丈许的仙树。满树银花怒放,如白云浮顶,积雪压枝,散发的清香沁人肺腑。因种玉得花,该花被命名为“琼花”。后人在埋玉种树之地建了蕃厘观,以示感恩。欧阳修任扬州太守时,改蕃厘观为琼花观,在观内建了“无双亭”。

另一个版本跟隋炀帝又扯上关系了。传说隋炀帝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杨琼,貌若天仙,惹得隋炀帝生了邪念。妹妹誓死不从,寻机自戕而亡。为遮掩丑行,隋炀帝偷运妹妹遗体至扬州埋葬。不久,掘土处长出一株奇异花卉,数十朵素洁的花朵迎风而开,纯白无瑕,暗香袭人。因是从杨琼墓地而生,故称之为“琼花”。隋炀帝闻讯,率萧后等人欲来观赏,没到近前,瞬间狂风大作,叶凋花落,片瓣不留。隋炀帝大怒,令人将琼花连根悉数铲除。之后辣手摧花的隋炀帝终被斩首,地底残留的根部又冒出新枝。琼花的血性让人叹服!

我一直相信,草木是有灵性的,虽无口无舌,却以花开花落的方式表达着侠骨柔情。武则天、隋炀帝何其残暴,也奈何不了牡丹和琼花。

琼花的烈性情怀不止一处记载。周密的《齐东野语》记录,两宋时期各有一次皇家移植琼花的事情,均以失败告终。北宋仁宗从琼花观移花至开封,结果“明年辄枯”;南宋哲宗也曾移琼花到临安,“逾年憔悴无花”,重归扬州后则“敷荣如故”。

两度被皇室看中,琼花是值得骄傲的。让扬州骄傲的是,琼花不贪富贵不图荣华,花时不开,染病一样憔悴,回归故里后,又叶茂花荣。难道琼花也有乡愁?琼花依恋着扬州这方水土,让人感慨不已。

最为蹊跷的是,大宋亡国那一年,琼花突然枯萎,似乎预感了宋朝的气数已尽,陪着香消玉殒了。

琼花盛于有宋一代,而败于宋亡之时。琼花气节,与文天祥、史可法等忠贞志士何其相像!面对琼花,吴三桂、钱谦益等叛臣逆子无颜苟活!

琼花何时盛名于世,我尚未搞清,但可以肯定的是,宋朝时琼花已声名鹊起。北宋初期,王禹偁在《后土庙琼花诗并序》中描述:“扬州后土庙有花一株,洁白可爱,且其树大而花繁,不知实何木也,俗谓之琼花。”不难推断,在王禹偁记叙之前琼花已获广泛赞誉。

继王禹偁之后,韩琦、欧阳修、刘敞、秦观等文人墨客,均有咏琼花的诗作面世。

有夸琼花天下珍奇的,“维扬一株花,四海无同类。”“百花天下多,琼花天上稀。”“东风万木竞纷华,天下无双独此花。”

有赞琼花冰雪晶莹的,“谁移琪树下仙乡,二月轻冰八月霜。”“千点真珠擎素蕊,一环明月破香葩。”

宋人张问还特意撰写了《琼花赋》,以示厚爱。曾任扬州太守的欧阳修也写诗吟咏琼花:“琼花芍药世无伦,偶不题诗便怨人;曾向无双亭下醉,自知不负广陵春。”

“漫说天宫多玉树,不如仙馆一琼花。”古往今来,为寻觅琼花的芳踪,人们纷至沓来,专程观瞻。面对废弃的琼花观,有人唏嘘不已:“何年创此琼花台,不见琼花此观开。千载名花应有尽,寻花还上旧花台。”

从浩劫的灰烬中涅槃而生,从旧时的光阴里蜕变而长,琼花历经磨难,送走了一茬又一茬的先人。读着琼花的身世和传奇,悟着琼花的精神和风骨,我突然相信,琼花是灵异之物,植入了扬州的密码,对故土不离不弃,默默守望着千年古城。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39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k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