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墨香

2021-01-29 18:36  作者:ik 43 Views 评论 0 条

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人。可是每当我翻开江城日报,都像是有一种和老朋友午后喝茶聊天的感觉。时光就在随手翻阅中,一明一灭一尺间。

初识日报,我还刚刚识字不久,用老师教的有限的字,磕磕巴巴读着里面的新闻,老爸在一旁拿着竹尺,一边给我纠字,一边骂我笨蛋。当时心里恨死了,但不知为什么,现在想起来心底却暖暖的。虽然他再也不会给我纠字,不会告诉我怎么写作文。除了年迈的他,戴着老花镜还几十年如一日地读着江城日报,好像什么都变了。

三十年前,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最奢侈的日子莫过于端着杯茶水,打开一份江城日报,然后和同事聊着里面的新闻和副刊。那时老爸偶尔会指着里面的名字说,这是他同事。当我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时,他早已退休,否则他一定会告诉周围人,这是他女儿。

童年时,我就羡慕那些可以把名字印在报纸上的人,可家里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做。直到三十三岁那年,我才投了第一篇稿子。

还是在江城日报工作的一位姐姐知道我写东西,叫我把作品发给她瞧瞧。我记得第一篇文章叫《话说高考》。一千多字的文,占了一长条版块。这是我第一次在本地报纸发表东西,稿费不多,只有六十块,但是却很开心。我把稿费存了个五年的定期,现在虽然已经到期了,但还是觉得就那么放着吧。想想填存单时,银行人员的眼神还真有趣,他们大概没见过六十块钱存五年的人吧?而且一边填单子还一边傻笑。老妈把那份报纸珍藏起来,那几天她也很开心。老爸虽然没法和别人炫耀,但他看到报纸的那天晚上,却多喝了两杯酒。

以后,我在本市报纸正式开启了文学之路。通过江城日报认识了许多朋友,虽然未曾谋面,但却神交已久。后来大家终于在现实中走到一起,给我的感觉是大家话题多得聊不完。什么叫“白头如新,倾盖如故”,说的就是我们这样一群人吧。

最有意思的是一位老作家笑谈:写作对于我来说,就是偶尔发个东西,告诉大家,我还活着呢。我觉得还应该加上一句:喝酒别忘了找他。

六十年,足够一个人由不谙世事,到沧海桑田。江城日报的风格也变了很多次,不过最喜欢的文学副刊还是没有变,高兴的时候读它,伤心的时候读它,睡不着的时候读它,酒醉后读它。每次翻阅,都像是有一位久违的朋友站在那里,告诉我他等我许久了。这位朋友已经变成了我休憩时的港湾,等我休憩得当,就开启新的旅程。

最近打开报纸才发现,江城日报原来已经走过了60年。60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手机越来越小,电脑越来越小,电视越来越薄,只有报纸,还是和原来一样,熟悉的墨香、熟悉的版面。编辑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不过,世界上总得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例如,一杯茶、一批老朋友、一种熟悉的香味。当我翻开报纸时,只觉得时光倒流,多年前的阳光还打在我的头发上。破旧的老房子里,风从一小块未来得及修补的玻璃孔洞中呼啸着穿过,老妈在难以转身的厨房里做菜,而老爸,一边给我纠正错字,一边叫我笨蛋……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31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k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