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朱自清

2021-01-23 17:19  作者:ik 62 Views 评论 0 条
广告位

这是一张尺多宽的小小的横幅,马孟容君画的。上方的左角,斜着一卷绿色的帘子,稀疏而长;当纸的直处三分之一,横处三分之二。帘子中央,着一黄色的,茶壶嘴似的钩儿——就是所谓软金钩么?“钩弯”垂着双穗,石青色;丝缕微乱,若小曳于清风中。纸右一圆月,淡淡的青光遍满纸上;月的.纯净,柔软与平和,如一张睡美人的脸。从帘的上端向右斜伸而下,是一枝交缠的海棠花。花叶扶疏,上下错落着,共有五丛;或散或密,都铃珑有致。叶嫩绿色,仿佛掐得出水似的;在月光中掩映着,微微有浅深之别。花正盛开,红艳欲流;黄色的雄蕊历历的,闪闪的。衬托在丛绿之间,格外觉着妖娆了。枝欹(qī)斜而腾挪,如少女的一只臂膊。枝上歇着一对黑色的八哥,背着月光,向着帘里。一只歇得高些,小小的眼儿半睁半闭的,似乎在入梦之前,还有所留恋似的。那低些的一只别过脸来对着这一只,已缩着颈儿睡了。帘下是空空的,不着一些痕迹。

试想在圆月朦胧之夜,海棠是这样的妩媚而嫣润;枝头的好鸟为什么却双栖而各梦呢?在这夜深人静的当儿,那高踞着的一只八哥儿,又为何尽撑着眼皮儿不肯睡去呢?他到底等什么来着?舍不得那淡淡的月儿么?舍不得那疏疏的帘儿么?不,不,不,您得到帘下去找,您得向帘中去找——您该找着那卷帘人了?他的情韵风怀,原是这样这样的哟!朦胧的岂独月呢;岂独鸟呢?但是,咫尺天涯,教我如何耐得?我拼着千呼万唤;你能够出来么?

这页画布局那样经济,设色那样柔活,故精彩足以动人。虽是区区尺幅,而情韵之厚,已足沦肌浃髓而有余。我看了这画,瞿(jù)然而惊;留恋之怀,不能自已。故将所感受的印象细细写出,以志这一段因缘。但我于中西的画都是门外汉,所说的话不免为内行所笑。——那也只好由他了。

【鉴赏】

这篇文章开篇一段是状景。对马容君的画作来一番“工笔细描”式的描绘,使之活灵活现地再现于作者细致而淡雅的文字里。笔法空灵潇洒,状景层次分明。将图画中各部分的景物如“帘子”,“软金钩”,“圆月”,“海棠花”,“八哥”,按视觉线索进行铺叙,细致而妥帖,生动而灵活,丝毫没有铺叙中惯见的平板。犹如“娇女步春,独行芳径,旁去扶持,一步一态,一态一变”。譬如其对海棠花枝的描写,“枝欹斜而腾挪,如少女的一只臂膊”,设喻恰切而优美,把海棠花枝的姿态,色泽写的惟妙惟肖。对画中各部分景物这样传神的描摹,使得此画的色,态,情,韵表现的极为到位。并且一气呵成,自然浑成而不露匠气。

接着宕开一笔, 由状景转为抒情,作者以清淡的笔触,亲切的语调将由观画引发的那种细腻深婉的情思娓娓道来。作者将画作中的景物拟人化,赋予其与自己一般的“情韵风怀”。于是这些景物变得“嫣润”而“朦胧”。在他的笔下,画中海棠的枝上高踞的一只八哥儿是也多情的,它“为何尽睁着眼皮不肯睡去呢?他到底等什么来着?舍不得那淡淡的月儿吗?舍不得那疏疏的帘儿吗?”。作者又仿佛融入了画中,尽展其瑰丽的想象,在原本画中景物上添上一笔,出现了一个引人遐思的“卷帘人”,景美不如人美。绝妙的构思,加上这朦胧幽渺的意境,使我们不由自主的在他营造的画境中流连忘返。

在工巧而流利的景物描写,细腻而婉曲的抒情之后,是一段简约的结语,“......我于中西画都是门外汉,所说的话不免为内行所笑。------那也只好由着他了。”,看似简洁平淡的结语,却透着一种雍容,随意。仿佛是狂风暴雨后的云淡风轻,使文章平添一种名士的风流气质。

这篇散文风格疏隽,典雅。渗着旧文学的汁水,却清新明快,豪无晦涩之感。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24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k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