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

2021-01-16 09:36  作者:夕枫香 44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胡杨,又名胡桐,蒙语叫陶来,是当今世界上最为古老的杨树品种,享有活着的化石树之称。胡杨的生命力极强,有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地一千年不烂之说。 第一次见到胡杨是到达额济纳的当天深夜两点左右。客车早晨七点出发,奔驰了一天还在路上颠”

广告位

胡杨,又名胡桐,蒙语叫“陶来”,是当今世界上最为古老的杨树品种,享有“活着的化石树”之称。胡杨的生命力极强,有“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地一千年不烂”之说。

第一次见到胡杨是到达额济纳的当天深夜两点左右。客车早晨七点出发,奔驰了一天还在路上颠簸,疲劳袭来,我时醒时睡。突然间,一排高大的树影在朦胧的夜色下从车窗外一闪而过,它们便是我向往已久的胡杨!精神不觉为之一振,睡意顿时消失,目光紧紧地黏附在幢幢树影之上。

第二天,我们来到额济纳首府达来库布镇东边的胡杨林。漫步林中,脚下是干涸的沙地,而一棵棵胡杨却长得苍翠高大、郁郁葱葱,各自展示着生命的风骚与强劲。无数棵胡杨错落有致地排列开来,便构成了一片片令人叹为观止的胡杨林。

据说金秋十月的胡杨最为动人,那时,胡杨树叶由浓绿变成金黄,又由金黄变为枫叶般的火红,它们披挂在一棵棵呈冠状的胡杨枝头,超凡脱俗,美丽极了。

听说离达来库布镇西南约28公里处有一片神奇的怪树林——枯死的胡杨,为弥补遗憾,我们不禁驱车前往。到达怪树林时正值中午,炎炎夏日将脚下的沙地炙烤得犹如一盆炭火。站在怪树林边,我不仅感受到了气候的酷热,更有一股强烈的悲壮深深地攫住了我的心胸。放眼望去,怪树林像一场残酷大战过后,硝烟刚刚飘散的古战场。但见一片沙地之上,横七竖八地或躺着、或站立、或偃卧着一棵棵枯死的胡杨,它们既像一片尸骨,更似形态各异的沙场将士:有的拄着长矛站立原地在喘息,有的身受重伤缺胳膊少腿正痛苦挣扎,有的被砍掉头颅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倒地而亡,有的伸开双臂向苍天呼号,有的凭借惯性仍在挥舞矛戟指向虚无之敌……天地间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上帝之手”,使得往日的瞬间凝成永恒的化石。

我们静静地走向怪树林,生怕惊醒、打扰了每一位将士的魂灵。四周也是一片肃穆寂静,没有风声,没有虫鸣鸟叫,只有空中的瑟瑟之声如游丝般无目的地四处飘荡。

进入林中,一棵棵枯杨虽然褪去了绿色,但它们仍顽强地保持着生前的姿势形状。走近一棵棵枯杨,换一个角度,古战场的悲壮之感渐渐消失,它们在我眼里又变成了一座座巨大的盆景,一幅幅巧夺天工的艺术精品:有的似吹奏古乐的芦笙,有的像饮水的长颈鹿,有的如虬曲盘绕的巨龙,有的与惊慌奔逃的野兔没有两样……

心境不同,角度有别,枯胡杨的形象随游客的感觉不断地变换着它们所扮演的角色。

太阳当空,阴影与障翳几乎全然消隐,整个世界一片透明光亮。我不顾酷暑,从一棵枯杨静静地走向另一棵枯杨,将它们一一藏入心灵的胶卷;与此同时,照相机快门也在不断地“咔嚓”作响,留下了一幅幅别具特色的画面。

行走在怪树林中,我真正体验到了胡杨树生命力的强盛。它们不管寒暑更迭,不避风霜雨雪,就那么裸露着,袒呈着,这些大自然之子,枯死了还保存着生命的精蕴,一遇水源或雨露,又会起死回生。在林子深处,不少枯杨或昂首、或横逸、或下垂的枝丫,竟蓬蓬勃勃地绽放出一簇簇苍翠的树叶,闪烁着一片片生命的绿色。是的,它们一千年常绿不死,像那棵众人供奉的“神树”,生命早已跨越千年,超乎千年之上;死后又要挺立一千年,与寒流、风暴、烈日顽强抗争;即使倒地,还要保持一千年的“尸身”与“枯骨”不朽。一曲生命的浩歌,在天地间盘旋三千年经久不息。若论精神与气魄,胡杨的精灵可谓充塞天地,万古如斯,永不消逝!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14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