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日子(四章)

2021-01-16 09:36  作者:夕枫香 40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阳 光 在巴山以南的河谷地带,野白合浓烈地开放或浅浅地凋零,露珠滚动在明媚的清晨。 没有什么比阳光更能令人感怀,温存的气息打动人的一生。 沿着山路行走,我们一边感受周遭事物充满博大爱心的抚慰,一边随河流波澜不惊地起伏。 这是我最为熟悉的阳光。从”

阳 光
在巴山以南的河谷地带,野白合浓烈地开放或浅浅地凋零,露珠滚动在明媚的清晨。
没有什么比阳光更能令人感怀,温存的气息打动人的一生。
沿着山路行走,我们一边感受周遭事物充满博大爱心的抚慰,一边随河流波澜不惊地起伏。
这是我最为熟悉的阳光。从怀念的角度到来,每一次热切的对视,都牵动无可抑止的激动。
多么美妙的事物,多么轻灵的抚摩。
如汉子的烟叶一样辛辣,如土墙房的灯光一样明亮,如微风的手一样柔顺,如妹子脸上的红晕一样动人。
沿着此起彼伏的山地行走一生。我以步为尺,丈量着阳光温存抵达的宽度,丈量着一种情怀无法测绘的深远。

崖 壁
在山中行走,我常常被那些生机勃勃的事物撼动着。
比如:傲立崖畔的野草,拒绝风化的古栈道,剔除软弱的陡峰,从未停止奔走的溪涧……
有一道几近垂直的山坡,荒凉而贫瘠。远远望去,笔直地悬挂在人们眼前,似乎惟有雄鹰才能与之展开长久的爱情。当你走近它时,你会看见一块块真实的土地,被人们以汗水和毅力开垦,逐层次地排列开来。一株株大豆、小麦或红苕、洋芋,随风昭示成壮观的风景。
这是一块块弱小却生机无限的土地。谁也说不清,多少年来,古老的刀耕火种滋长了多少希望,嫩绿枝叶生发了几轮日月。
沿着崖壁行走,我们不时会与某一株麦苗或高粱迎头碰上,并惊醒叶脉间一滴汗珠的晶亮。
每至此时,我都会默默伫立,感受巨大力量的敲打,让一种痛感传遍全身。
每至此时,我都会躬下腰身,用虔诚的注目礼,向生命的伟大致敬!

傍 晚
当乳名接过夕阳的光斑,一阵阵闪烁,村童便赶着牛羊从山那边陆续返回。
猪在圈里至少抱怨了二十遍。鸭子将嘎嘎声拉长,又丢弃在水波泛动的水田里。鸡群打发掉泥土和草丛里的光阴,逐渐聚拢上锁的门前。
散落山间的村落,炊烟次第缭绕开来。黄昏的油画尚未丰满,木桶的“叮咚”便接踵而来,沿着石板小道洒落一路的水彩。
一声雁鸣掠过空际,羽翼划破漫不经心的流岚。
将疲惫的锄头、镰刀收拾妥当,收晚工的人们不慌不忙起身,晃悠悠的山歌瞬时滚落山梁。
当夜色漫过来时,林涛刚好启动散步的微风。一群燕子追逐而过,谁在空中留下倾听,说——
今夜,我要听听谁家窗棂在夜露轻叩中,比一朵野蔷薇开得更有韵味。

事 件
昨夜,一定有一场伤感的梦境发生。
一滴晶亮的露珠,挂在树梢的那枚枫叶上。在吹来拂去的晨风中,它们压低声音抽泣。
亮得晃眼的露珠,从黯淡的夜色提炼足够的纯度,从枯燥的梦境收拢忐忑的心事,从沧桑的叶脉藏好泛黄的时光。
一枚泛黄的枫叶,犹如一沓睿智的诗卷,从容、淡定的内心,有惊涛骇浪起伏,有艳阳丽日笼罩。
当一个又一个背影抽身离开,谁说相视无言不是悲壮的诀别?谁说凄美的旋舞不是最后的抵达?
通往大地的路上,有些过程需要打磨,有些磨难需要铺垫。
昨夜,在这枚枫叶的内心,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事件发生?
一滴沉默的露珠,在最后的时刻,见证了一种放弃言语的真情流露。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13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