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江途经一座城市(外二章)

2021-01-16 09:35  作者:夕枫香 4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一条蜿蜒流淌的江,宛如大地的彩带,横穿城市的胸膛,这一穿,便穿成这座古城的血管。 榕江,大地母亲的乳汁,滋润着大地,滋养了一座城市的骨骼,也滋长着潮客文明。 大街小巷悬挂的中国结路灯,宛如这座城市的睫毛,注视着人来人往。榕江在夜里流淌,满映”

一条蜿蜒流淌的江,宛如大地的彩带,横穿城市的胸膛,这一穿,便穿成这座古城的血管。

榕江,大地母亲的乳汁,滋润着大地,滋养了一座城市的骨骼,也滋长着潮客文明。

大街小巷悬挂的中国结路灯,宛如这座城市的睫毛,注视着人来人往。榕江在夜里流淌,满映日月星辰。

一杯闻名遐迩的擂茶,与榕江对话,与阳光交谈,与土地亲吻。此刻,河婆喊出擂茶的源头,就像一位慈祥老太太喊醒一条街的黎明,那黎明内心住着一段温暖的回忆。

流动,奔走。奔走,流动。一条江,途经一座城市,庄稼、古村落、古镇、古树都已被江水的神经连接。江水每奔走一步,心里就酝酿出多一首延续生命的诗歌。

木雕雕出的古镇

香樟、杉木、花梨、桑枝,从泥土里生长出岁月的香气,直飘埔龙尾这座村庄的心窝。

通雕、浮雕、圆雕、沉雕、镂雕,木材在雕刻师的一刀一刀“解剖”下,狮子远眺,百鸟朝凤,龙凤瑞祥。

在埔龙尾,在钱坑古镇,在榕江以南,木雕让整个画面金黄起来,金黄起来的还有田野的庄稼,正在燕子栖息的时光里。

一片片金黄的麦穗,起风时,披上收获的衣裳向农民挥手致意,可谁可以穿越时空,让法国画家米勒再作一幅油画《拾穗者》?

古老传统的雕梁画栋工艺,雕出敬畏,雕出非遗,雕出钱坑古镇的变迁与容颜,雕进人民大会堂,这一雕,也雕出古镇的神韵。

从树林到海洋世界,从龙凤呈祥到鱼虾蟹篮,多少梦寐以求的浮华在一桩木头里呈现。

天空,让古镇敞开胸襟,迎接刻刀的精雕细琢。

阳光,让我在一杯茶的时间里,邂逅了一个世界。

南门里

走近你,便像踏上一段沧桑的千年史书。

一座座书院、第府,从千年之外迂回,在高墙的梦里醒来。贴上尘埃的门槛石早已被时光远遁,遗落在门缝里。

五落院堂的郭氏大楼,用十四年的光阴堆砌出一个历史建筑史话。九十九间房舍被七十五厘米厚的墙体,紧紧地抱在一起,演绎了一部近三百年的不老神话。后院“井底陋室”的那一对仰望苍穹的目光,仰望了几个世纪。

发祥于清朝的兴道书院,从科举考试的影子掠过,从东征军总指挥部走过,从几百年后我的胸襟穿过。

高墙下,小巷里,不远处的那棵古榕树,是否还记得那一匹马的嘶叫声?

林景拔翰林第早已人去楼空,我发现南门里在这里拐了一个弯。斑驳的墙体,安静的院落,把翰林第的沧桑诠释得质朴,曾经的“一柳主人”欲对话“五柳先生”陶渊明,宛如繁华的南门里一缕超凡脱俗的幽兰绽放着清香。

流淌千年的河水也许已经干涸,只有那块石碑,在这方土地再次拢紧,在南门旧里诉说着一个千年古镇的时光……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13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