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的唐诗之花

2021-01-12 15:36  作者:夕枫香 22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诗人元稹是唐朝的风流才子,也是古代最痴情的男子。千古传诵的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贫贱夫妻百事哀和流传百世的不朽之作《莺莺传》,均出自他的手笔。他的旷世才情,让人倾慕;他的风花雪月,象征着整个唐朝的恣肆、妩媚和风流;而他的人生沉浮,则见证了大唐”

诗人元稹是唐朝的风流才子,也是古代最痴情的男子。千古传诵的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贫贱夫妻百事哀”和流传百世的不朽之作《莺莺传》,均出自他的手笔。他的旷世才情,让人倾慕;他的风花雪月,象征着整个唐朝的恣肆、妩媚和风流;而他的人生沉浮,则见证了大唐江山的风雨飘摇和日薄西山。他的神思遐想,他的笔韵墨香,为后人催生了最灿烂的唐诗之花。

“深院无人草树光,娇莺不语趁阴藏。等闲弄水流花片,流出门前赚阮郎。”“故乡千里梦,往事万重悲。小雪沉阴夜,闲窗老病时。独闻归去雁,偏咏别来诗。惭愧红妆女,频惊两鬓丝。”“日暮嘉陵江水东,梨花万片逐江风。江花何处最肠断,半落江流半在空。”透过诗人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作,描慕了元稹浪漫而传奇的一生。他从曲江之畔,手持辛夷而来。携少女莺莺之思,捧爱妻韦丛之悼,挟才女薛涛之恋……让我们从中读到了一个情思百结、多愁善感、风流倜傥的绝代才子。

爱自古以来就是诗人灵魂深处最真最美的告白,爱可以催发诗人最浪漫的情思。而元稹的诗,则如一朵朵的辛夷花,寄情深微,意蕴幽远,朵朵妖娆。可以说,爱在诗人元缜的心中占据了不可逾越的位置,更是他写诗不可替代的动力。

“雨湿轻尘隔院香,玉人初著白衣裳。半含惆怅闲看绣,一朵梨花压象床。藕丝衫子柳花裙,空著沈香慢火熏。闲倚屏风笑周昉,枉抛心力画朝云。”这是他为她写下了拨人心弦的《白衣裳二首》。在他眼里,这个散发着幽香的女子,唯有“玉人初著白衣裳”的她才是“梨花深院”最惹眼的风光,便在那一刻,那袭随风飘舞的白衣白裳便成了他心底永恒的枭娜和不败的底色。无论她卧如一朵“梨花”,行如一抹“朝阳”,无论在白衣裳外配上“藕色衫子”还是“柳花裙”,她都是他一生锥心刻骨的眷恋。穿越经年的守候,他依然会立在她纯洁如昔的世界里。每一个夜晚,他都在心底呼唤她的名字:莺莺。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是诗人元稹的悼亡诗《追悲怀其二》,这首诗深切表达他对亡妻韦丛的无限哀思。她是名门之后,是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又出落得如花似玉,这样的女子,便注定让求亲的队伍踏破家中的门槛。然而,当她看到了元稹的《莺莺传》后,惊叹于他惊天地、泣鬼魂的才华,便依然决定要嫁给他。公元803年夏秋之交,她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他的妻子。那时的他,一贫如洗,只是一个校书郎。而她,勤俭持家,任劳任怨,虽然和元稹的生活并不宽裕,却也温馨甜蜜。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公元809年,妻子韦丛不幸突患恶疾,卧床不起,仅仅几天的工夫,便香消玉殒,撒手西去。让诗人元稹又怎能不悲痛欲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回首间,这首写给妻子韦丛的千古绝唱《离思》,穿过层层花香,宛若使我们听见了昔年的呢喃絮语。诗人元稹,用如花的诗笔,为唐朝的诗坛添上了灿烂的一笔。

“锦江滑腻峨嵋秀,生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似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辞客多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葛蒲花发五云高。”元稹在这首诗中毫不掩饰地直抒相思心意,把所有美誉赠予薛涛。元和四年,元稹31岁,薛涛42岁。凭着薛涛惊世的花容月貌和卓越的才情,一经相遇,便使元稹这位风流才子陷入了粉红色的温柔乡里。其间是在元稹丧妻之后,二人赋诗吟唱,相互爱恋,彼此融化在爱的热流中。

从薛涛、秋娘、杨琼,到裴淑、商玲珑、刘采春……诗人元稹充满浪漫情怀和缠绵情感的人生历程,让每一个对爱力不从心的人,每一个灵魂空无所依的人,都能从中找到一种自由诗意的情爱和澄澈明亮的人生。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04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