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随想

2021-01-11 10:47  作者:夕枫香 23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绵绵细雨,仿佛还只出现在幼时穿上薄棉裤踩着积水一路啪嗒水声的记忆里。 不会再去踩水,耳边只剩雨滴打在伞面的声音。走在路上,路边零星几个暮色时分出来摆水果摊的小贩,旁边寥寥围了些讨问水果价钱的人。青灰色天际衬得剖开的西瓜瓤明艳得有些过时,倒是”

绵绵细雨,仿佛还只出现在幼时穿上薄棉裤踩着积水一路啪嗒水声的记忆里。

不会再去踩水,耳边只剩雨滴打在伞面的声音。走在路上,路边零星几个暮色时分出来摆水果摊的小贩,旁边寥寥围了些讨问水果价钱的人。青灰色天际衬得剖开的西瓜瓤明艳得有些过时,倒是葡萄色浓却不艳丽,正是秋令水果。

在幼时的记忆里,秋与雨还是有距离的。秋天,是晚饭后桌上一串水滴未干的葡萄,清甜中的一丝涩意恰到好处;月亮圆圆,温润如一抹和蔼至极的微笑;月牙弯弯,俏丽似小姑娘眉眼弯弯的欢笑。笑容在祖父母的嘴角、父母的嘴角扬起,这便是最鲜明的记忆,窗外有没有雨,早已在回忆里模糊不清。长大了,恍然发现秋月也不是时时明亮,倒是秋雨,一年一年如约而至,淅淅沥沥,不狂烈也不温柔,只是平静地落下,卷开桂花,卷下秋叶。雨天阴沉,总是带几分淡漠。风声吹卷树梢厚叶的飒飒逆卷着雨声,仿佛一支再奇异不过的阙曲。雨的意象就此定格,世界如默片,雨声是唯一伴随的曲调。

我梦见过,《简·爱》里那一阵夹裹在狂风里的暴雨,呼啸在英格兰灰暗的荒原上,风和雨的对白,成了简和罗切斯特凝视时,应景奏响的音符。

我看见过,笔直延伸、仿佛没有尽头的公路上,细碎敲着车窗的繁密雨点,被疾风卷刮在窗外一隅不甘滑落。偶尔冲出乌云的一缕金光即刻被雨丝吞没,雨云如一只手掌牢牢覆盖着一方土地,天地阴沉。

海边突如其来的雨,在平静的海面上刻下圆环状的波澜,向天际扩展出曼妙的几何图案。沙滩边海鲜小铺的屋顶被水洇湿成深褐色,铺主吆喝的叫卖声和海边渔人粗犷的笑声揉开,合成带有人情、带有生活味的海边雨色。

是否雨总带来平静之相?也不尽然,否则疾风骤雨又怎会如推翻一切的手一般冲刷断垣残壁?然而在这样的雨中,彼时的雨中,我赏雨的心却是同一颗心,只不过在时间、在季节、在天色的渲染下,多了几分不同的感叹。

没有那么喜欢雨,却又在雨中想起了许多。想起空山新雨后的寂静,想起一夜风定云墨色,想起了三月花底离愁的一注雨帘,想起了黄昏梧桐更兼细雨的点点滴滴,想起了七八个星天之外,两三点雨山边的静中生机,想起了一蓑烟雨之下只任平生幽静的穿林打叶声。

想起在这样的雨中,这样未曾浮现的月光下,多少各怀感伤的人已渐渐消隐了彼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103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