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梅

2021-01-09 10:06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初识梅雨,源于这首脍炙人口的宋词。记忆中的梅雨天,恰逢江南梅子成熟之际,那一篮篮杨梅饱满红润、醇厚多汁,让人看了不禁垂涎。轻拾一枚入口,汁水漫溢,酸甜犹在舌尖流转,恍如恋人的一个吻。 听梅,便是和梅雨天无声对”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初识梅雨,源于这首脍炙人口的宋词。记忆中的梅雨天,恰逢江南梅子成熟之际,那一篮篮杨梅饱满红润、醇厚多汁,让人看了不禁垂涎。轻拾一枚入口,汁水漫溢,酸甜犹在舌尖流转,恍如恋人的一个吻。

听梅,便是和梅雨天无声对话。梅雨性子是多变的。都说黄梅天,十八变。入梅后,雨爱下不下。眼看着艳阳高照,突然一阵电闪雷鸣,雷雨突袭,等到你有所防范时,它又立刻鸣金收兵,让人哭笑不得。行至正梅,即到了所谓的“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在雨水的充沛滋润下,田间池塘传来蛙声一片,咕呱咕呱,一阵阵奏响生命的乐章。待数日半月过后,倘若雨水不止,“出梅”不见,蓦地一声惊雷响起,那就寓示着倒黄梅了。民

谚有云,“小暑一声雷,必定倒黄梅”。

过量的雨水,将极大地影响农田的产

量,农民的心情也该如梅雨般多变了。

梅雨虽变化无常,但也有独到之处。梅雨自古便被奉为烹茶佳水,即所谓的梅雨胜山泉。苏州志书曾记载,“梅天多雨,雨水极佳,蓄之瓮中,水味经年不变……以其甘滑胜山泉,嗜茶者所珍也。”徐士鋐在《吴中竹枝词》亦云,“阴晴不定是黄梅,暑气熏蒸润绿苔;瓷瓮竞装天雨水,烹茶时候客初来。”古人每逢梅雨时节,准备好缸瓮,将雨水收藏起来,以备烹茶之需。

逢闲暇时光,邀上三两好友,品茗赏雨,吟诗作对,岂不妙哉。文学名着《红楼梦》中亦有关于“梅水”烹茶的描绘:“一日,贾母一行来到庵堂,坐下便对妙玉说,‘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妙玉亲自捧着一个海棠花式的雕漆填金的小茶盘,内放一只五彩小茶盅,奉给贾母。贾母问,是什么‘水沏的?’妙玉答道,‘是旧年蠲的雨水。’妙玉用的旧年雨水,即‘梅水’。”不过,时下的梅雨已不若当年纯净,环境破坏,饱受污染,连絮絮叨叨的梅雨,似乎也含有淡淡的酸涩之意。

与梅雨的变化和品茶相比,我更热衷于梅雨的情。唐代皇甫松在《梦江南》曾云,“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舡闻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倾听梅雨,滴滴答答浅浅地落在清幽的美梦,整个人便仿佛置身于静谧的雨夜,踏着青石小径,行走在狭窄悠长的小巷,耳畔恍若回响着若有似无的笛声和驿边人语。哦,我知道了,那是流淌心间的浓厚思念,是近乡情怯的绵绵乡愁,是意味深长的絮絮情愁,剪不断,理还乱,当真是“黄梅雨,新愁一寸,旧愁千缕”。念及此,想起白朴的《梧桐雨》,“润蒙蒙杨柳雨,凄凄院宇侵帘幕;细丝丝梅子雨,装点江干满楼阁……”一曲毕,唱尽了江南梅雨的诗情,唱尽了梅雨飘落的愁绪。

待梅雨过后,便要缓缓步入三伏天了。阳光开始灼人,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那个慵懒燥热的午后正式拉开帷幕。而流淌在记忆底的时光,正从江南梅雨时节,翩跹而过……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097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