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看尘烟缕缕飘散

2021-01-05 15:16  作者:夕枫香 22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尘烟在风中盘旋,雾霭中看不清对岸恍然的变幻,不知忽隐忽现的霓虹嘲笑谁的肤浅,我看不清旅人戴着面具的容颜,也不知道谁围在壁炉前侃侃而谈,谁在寒冷中抱团取暖。我,总是在静夜敲打键盘,让文字在时间的光影里蹒跚。 我不记得自己曾有梦;我不记得生活中”

尘烟在风中盘旋,雾霭中看不清对岸恍然的变幻,不知忽隐忽现的霓虹嘲笑谁的肤浅,我看不清旅人戴着面具的容颜,也不知道谁围在壁炉前侃侃而谈,谁在寒冷中抱团取暖。我,总是在静夜敲打键盘,让文字在时间的光影里蹒跚。

我不记得自己曾有梦;我不记得生活中曾有歌声;我也不记得生命中曾有爱情。其实,我只是不记得而已,扒开我如核桃仁般的大脑,僵硬而麻木的褶皱中,藏着年少时能填饱肚皮的渴望,这不算梦吗?藏着柳林中的鸟叫和草丛中的虫鸣,这不算音乐吗?藏着从书页里走到我心中的男主角,这不算爱情吗?

都说女人红颜弹指老,男人刹那芳华去,谁能付之一笑?在滚滚尘烟中,你爱过吗?你被爱过吗?你知道多少人的悲欢离合?你听过多少人的爱情颂歌?听说丹顶鹤对感情是绝对的忠贞不渝,它们的平均寿命大概是50岁,一生只会找一个伴侣,如果伴侣死去,那么它将孤独终老,并终身盘旋在爱侣逝去的地方……你也想过做丹顶鹤吗?

我平凡如尘,风再刮,土再大,落在身上的沙尘凝成一张本色的画。然而,俗世纷繁复杂,一天客人造访,TA说:“在你家新楼的一层车库,一对男女裸死在车库的轿车里。”我淡然,婚外情算什么?就算是一场生死恋吧。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阴霾时时刻刻裹挟着我们,有些污垢可以清洗,有些污垢就成了卸载不掉的重荷。

夜阑珊,我还在敲打键盘,不要说最冷的是轻寒,看灯光忽明忽暗,不要说爱在躲闪。转眼又是新年,拾掇好心情,珍惜上苍给予的缘,静看尘烟缕缕飘散。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08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