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那些事

2020-12-26 09:29  作者:夕枫香 137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转眼又一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在忙着总结自己上一年的得失。微信上有个段子,说2015年终总结就两件事:微信抢红包和微信投票。盘点自己的2015,觉得这个概括好精辟,过去的一年我都在为这两件事奔忙。 奔忙似乎从年三十的抢红包开始。虽然我不太喜欢玩这些新潮”

转眼又一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在忙着总结自己上一年的得失。微信上有个段子,说2015年终总结就两件事:微信抢红包和微信投票。盘点自己的2015,觉得这个概括好精辟,过去的一年我都在为这两件事奔忙。

奔忙似乎从年三十的抢红包开始。虽然我不太喜欢玩这些新潮的东西,但终究敌不过微信红包的强大诱惑。据说羊年春晚上推出的单个最大的4999元的微信红包,只要你下手快、狠、准,幸运就在你的手指下诞生。羊年除夕夜,摇、发、抢,红包成了热门话题。

持续几个小时的春晚红包派送很快结束,但朋友圈的抢红包大幕刚刚开启。最先启幕的是各大同学群,从小学群、中学群、大学群,甚至驾校学员群、学生家长群不一而足。也不知道接受了谁的邀请,反正就莫名其妙地进了一个又一个群。群有群的规矩,进群之后作为新人要有见面礼,于是红包奉上。群主说,要采取拼手气红包,分量不能太轻,谁抢到了手气最佳,要继续跟进,如此反复。

就这样,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从小学群跳到大学群,又从大学群跳到驾校学员群,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wifi或者无线网,手机都随时提醒进入“抢红包时间”。此时,千万不可三心二意,也不能打字,更不能发语音,稍不留神,红包就被别人收入囊中。有时明明自己在第一时间点击了抢红包按钮,但网络不给力,转了五秒以后显示红包已被抢完,那时候恨不得把手机扔掉。有时上帝也垂青于我,让我多次成为“手气最佳”。按照群里的规定,我必须按照及时发红包跟进,耍不得半点滑头,不然群主携群友群起而攻之。除此以外,群里还会不定时出现“专属红包”。这好似一颗“深水炸弹”,抢昏头的群友们哪顾得上细看是张三还是李四的红包,等抢到手才大呼上当,后悔晚矣!只能双倍奉还,否则又是一场“微信大战”。

2015年,除了为之疯狂的抢红包之外,还有一个关键词——“微信投票”。从年初的“萌宝摄影大赛”、“闺蜜秀大赛”、“自拍秀大赛”,到年底的“最美教师”、“最美农民工”、“最佳辩手”,就连我侄子所在班级的“黑板报”,也开启了一轮又一轮拉票攻势。既然都是朋友圈,怎能驳朋友的面子,必须帮忙。于是乎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开始手机投票,晚上睡觉最后一件事看谁今天的票没投。

终于有一天,我也为了女儿参加的一个年历宝宝大赛,开启了我的拉票之旅。我将拉票信息发在朋友圈,左一声道谢右一声诚邀,恳请大家给力。一天下来,票数增长寥寥,名次远远甩在后面。此刻方才醒悟,发朋友圈目标太大,没有针对性,于是开始点对点拉票,果然效果明显,一天下来收获了几百票。

持续一个月的拉票行动让我精疲力尽,女儿的照片终究还是没有登上专卖店新年台历,这也是我预料之中的。经历了这件事后,我开始换位思考,理解了别人对投票的排斥和反感。也难怪,现在的商家是何其精明,投票已经不是停留在单纯的点赞上,而是先关注公众号,甚至要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这样各种植入广告纷至沓来,让人避之不及。

应该说,微信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要感谢这个平台帮我们寻找到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并在群里共同回忆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而微信红包和微信投票,无疑是一个催化剂,活跃了群里的气氛,增进了大家的情感。但同时,微信也像一个虚拟的网络游戏,让人上瘾,欲罢不能,侵占着大把大把的时间。陪伴妻女的时间少了,读书写作的时间少了,回家看望父母的时间少了。因此,过去的一年里,女儿对我的责怪越来越多,自己见报的作品越来越少,回老家陪父母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前不久,看完白岩松的新书《白说》。这位知名媒体人说他没有开微博,也不用微信,是因为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更多的时间。网上最近有一个段子也很火,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在玩微信。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我要为手机洗洗澡、治治病,不能让这个只能“微微一信”的微信,屏蔽了美好生活。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041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