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秦腔的美好时光

2020-12-25 10:02  作者:夕枫香 2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在别人看来,我有一个和年龄很不匹配的爱好:喜欢听秦腔。 在村里人眼里,戏就是秦腔,秦腔就是戏。随着见识面的增宽,才知道他们把戏这个字眼用来专指秦腔是把戏的含义给缩小到极点了,远没有了戏本身的宽泛。这种思维也浸染了我美好的童年时光。 小时候村”

在别人看来,我有一个和年龄很不匹配的爱好:喜欢听秦腔。

在村里人眼里,戏就是秦腔,秦腔就是戏。随着见识面的增宽,才知道他们把“戏”这个字眼用来专指秦腔是把戏的含义给缩小到极点了,远没有了“戏”本身的宽泛。这种思维也浸染了我美好的童年时光。

小时候村里唱戏,掂着凳子抢占过位置,借着唱戏的好日子可以光明正大地花几毛钱,肆无忌惮地在戏场的人空空里钻来钻去凑热闹,运气好一点说不定还可以在戏台的边上坐上一阵子。每年村里请来的戏班子一唱就是五天五夜。就这样年复一年,我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记住了《二进宫》《杀庙》《辕门斩子》《下河东》等一长串的戏名和高文举、陈世美、秦香莲、杨延景等等一大堆戏里人的名字,还记得村里每年的最后一场戏都是《大登殿》,不知道为什么。

有一年村里唱戏,三四个戏子被派到我家里吃饭,那几天是家里好久一段时间最丰盛的饭了,戏子们吃完饭,看见我家有一台铡刀,便和父亲商量借给他们一用,父亲很高兴地把铡刀扛到戏台的后面,牵着父亲衣角的我终于忍不住,问,戏子要铡刀干啥?父亲说,用铡刀铡忘恩负义的陈世美。哦,原来我家的铡刀除了可以给驴铡草料以外,还可以铡陈世美。这件事被我在小伙伴们面前炫耀了好几天,他们个个羡慕不已。几天后当我再一次炫耀的时候,狗求子说:“我爸说了,明年铡陈世美就用我家的铡刀。”

看戏成了我童年最大的乐趣,我认为唱戏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比过年都欢。我就想,要是天天唱戏该多好!很可惜,戏不是天天都唱的,倒是村里的高音喇叭时不时会吼起一阵戏来,接下来的程序村里人都知道,村干部有话要说。

后来才晓得,我们这个家族和戏是有较深渊源的。祖辈父辈就有好几个可以登台一展身手的,怪不得村里人说,黄家门里有好戏子哩。也许,我在伯父家的小屋子里见过的整箱整箱的戏服和干鼓、三弦等在这里可以得到最恰当的解释。

如此看来,我喜欢听秦腔就不足为奇,因为是受了家族的影响。我痴迷地听着秦腔,工具从录音机换成MP3,地域从甘肃到陕西,又从陕西到甘肃。这一听,完全打开了我的秦腔视野,对于秦腔逐渐有了一定的认识,什么生旦净丑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名角名家之类的我也能说出个张三李四来。

一次在朋友家里小坐,朋友的父亲正在看某电视台的一个秦腔擂台赛节目。我们在座的几个人都吃着自己的饭操着评委的心,凭感觉分别说出自己认为得分最高的那一个。不用猜,我和评委的眼光一样。朋友的父亲转过脸说,你还厉害!

当下,似乎听流行歌曲才是时尚,而爱听秦腔却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有一个朋友很不解地问:“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爱听秦腔?”

看着他疑惑的眼神,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才会让他眉间的疙瘩满意地解开。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2037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