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

2020-08-29 10:54  作者:夕枫香 22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父亲去世时,我七岁。之后的日子,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孤儿。每当在大街上看到一对父子有说有笑地经过,我总是羡慕不已。 我曾不止一次苦苦搜寻关于父亲的记忆,寻找到的总是些零碎的片断。在这些零碎片断里,我重温着我们的父子情结。每次从回忆中醒来,我都已”

父亲去世时,我七岁。之后的日子,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孤儿。每当在大街上看到一对父子有说有笑地经过,我总是羡慕不已。

我曾不止一次苦苦搜寻关于父亲的记忆,寻找到的总是些零碎的片断。在这些零碎片断里,我重温着我们的父子情结。每次从回忆中醒来,我都已泪流满面。

大约五岁时,我生病了。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急匆匆向小县城的医院赶。深夜里,我醒来。父亲坐在床边,面色憔悴。见我醒来,父亲问我好些了吗?我说好多了,要回家。父亲笑了,禁不住亲亲我。回家时,父亲给我买了好多食物。一路上,父亲逗着我笑。乡间的小路上,那一对父子骑车图,永远定格在我心里。

五六岁时,我端着碗在胡同里和小伙伴一起吃饭。天上浓云密布,不一会儿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我和小伙伴都赶紧往家跑。一声雷响,把我吓得摔趴在地上。碗摔碎了,我的额上划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我哇哇大哭。父亲冲进雨中抱起我,身为医生的父亲很快就给我包扎了伤口。“相信爸爸,一点疤痕都不会留的。”父亲拍着我的肩膀说,“儿子,不哭,坚强些,做个男子汉!”

我七岁那年,父亲的癌症已到了后期。原本身材魁梧的父亲已被病魔折磨得瘦骨嶙峋。

有一段日子,小伙伴们玩起了陀螺。我闹着要父亲给我做一个陀螺。父亲用墨水瓶给我做了。那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我觉得我想要什么父亲就能给我什么。一天,我在院子里抽打陀螺,父亲蹲在那里望着我。突然,父亲喊我过去,拉着我的手说:“孩子,如果爸爸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你要受很多苦。爸爸希望你做一个男子汉,像陀螺一样要不停地转。你能答应我吗?”我发觉父亲的眼里有泪。那时,我不能完全理解父亲的话。“爸爸,你怎么哭了?我不要爸爸离开。”“没……没有啊。”父亲转头拭去泪水,紧紧地搂住我,对我亲了又亲。

我七岁那年冬天的一个下午,父亲想看看我。当我被母亲领到父亲的床前,被病魔折磨的父亲面目很难看。我害怕地挣脱了母亲的手逃向屋外。那夜,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

长大后的我,好恨幼小时的自己,没有在父亲临终前守候在他的身边,哪怕用自己的小手为父亲送去一丝温暖。

没有父亲的岁月里,经历着生活的风霜雨雪,我常感到孤独。因为孤独而遐想,我常在遐想里怀念父亲。

多少年后,我了解到,祖父过世时,父亲才十几岁。之后的日子,父亲经历了许多艰辛困苦。后来,父亲成为一位十里八乡有名的医生。父亲在世时乐善好施,以至于在父亲去世后,许多人在我的成长中给予过很多帮助,令我感恩、感怀不已。

而今,当我回首过往,苦难也曾如鞭子一样抽打着我。我终于明白,那时父亲的泪里深藏着多少慈爱和悲感交集的痛楚。

“逆境不久,强者自胜”,这是我一直坚持的信念。我努力地跋涉着人生的风景,做一个生活的强者。我想,九泉之下的父亲应该为儿子感到欣慰吧。

怀念父亲,我深深地知道我的身上流淌着父亲的血液,我将永葆父亲美好的秉性。怀念父亲,今生我都沐浴着父亲的慈爱,我会永远珍藏着父亲深厚的恩情。怀念父亲,我更坚信生活的美好,只要不屈追求;岁月是慈悲的,只要善良坚韧。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55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