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到荼蘼花事了

2020-08-24 11:18  作者:夕枫香 30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无华真国色,有韵自天香。 宋代诗人宋祁的这句诗所咏之物,极言其美,竟有国色天香之韵,说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说的当然是荼蘼了。 荼蘼,是一种花,确切的说是一种内敛却漂亮的花。荼蘼,又叫作酴醾、百宜枝等名,然而它还有更诗意唯美的名字,叫作独步春、”

“无华真国色,有韵自天香。”

宋代诗人宋祁的这句诗所咏之物,极言其美,竟有国色天香之韵,说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说的当然是荼蘼了。

荼蘼,是一种花,确切的说是一种内敛却漂亮的花。荼蘼,又叫作酴醾、百宜枝等名,然而它还有更诗意唯美的名字,叫作独步春、佛见笑。一朵花,敢在春天里独步花界的天下,足见其霸气张扬;一朵花,能让佛陀见而笑之,足显其真善美之纯粹。

从前不识花草,自然不识得荼蘼。路旁、荒地里、树林里长着许多开满白色的、花团锦簇的小野花,以为是野玫瑰,但又似幽兰。它有着浓郁的香气,五角花瓣又似梅桃,端的是雅致精美,后来才知道,这种小“野玫瑰”,竟然是着诗意的名字:荼蘼。

荼蘼属于蔷薇科落叶灌木,藤身引蔓,枝梢繁茂,能盘作高架。有些茎干上会有小刺,双叶互生,常有托叶,两性雄雌花五瓣成放射对称绽放。荼蘼主要产自陕西秦岭南坡及鄂、川、滇等地区,喜温暖向阳,现在较少人知晓了,而在古代它却是有名的花木。

王淇有诗《春暮游小园》,诗云:“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在暮春的时候,春华落尽,唯有荼蘼才开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由蛰伏、蓄势已久到真正含苞绽放、争奇斗艳,哪怕是作为春天最后的一枝花,它也要尽情的、肆无忌惮的、义无返顾的绽放自己,如荆棘鸟啼血一般,哪怕最后会“零落成泥碾作尘”,也要肆意歌唱自己。

然而,荼蘼却是出了名的“淡泊名利”,正如它“独步春”的名字,在百花争艳的盛春,它却选择了沉默旁观其他花儿的争邀取宠,待到春花凋零,它才寂寂却又独自喧哗的开了。苏轼诗曰:“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因而独步暮春花的天下,一点儿也不为过。

荼蘼是孤傲的。就如同太阳,给万物长生以温暖,却不让任何东西靠近它。荼蘼繁花锦簇,却在花底藏了刺,不让人靠近和随意拈花枝。它“丝丝天棘出莓(青苔)墙”,可非比红杏出墙,长满刺的荼蘼天棘是为“霸王鞭”,平易近人中又无能独享于怀。嗬,多像闲云野鹤,唯美却缥缈。

荼蘼是多情的。清诗人厉鹗有七绝诗:“漫脱春衣浣酒江,江南二月最多风。梨花雪后荼蘼雪,人在重窗浅梦中”。暮春时节,春花褪尽,曾经的辉煌盛妆,浣酒红纱,酒醇花香,仿佛二月东风吹遍千树雪梨花。春消雪融般,荼蘼雪白中,透红染黄的花绽放,浅梦中重窗忽又逢一立春。又似一多情种,独恋春后一枝红艳。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当暮春最后只剩下荼蘼,同飞燕换上新妆,无论“已是老于前岁”,又或者“那堪穷似他人”,它都自娱自乐,怡然多情。但是,消陨的色泽必是生命赋予的残缺。世间总是“多情总为无情恼”。周敦儒的《朝中措》就曾伤怀道:“一杯自劝,江湖倦容,风雨残春,不是荼蘼相伴,如何过得黄昏?”暮春过后,花开到荼荼,人心便伤春。

荼蘼又是香醇的。荼蘼又写作酴醾。荼蘼入秋后果实变成红色,可以加工酿酒。宋代有一种制作荼蘼酒的方法,先是将一种叫做“木香”的香料研磨成粉末,然后投入酒瓶中,再用哄你封坛。过了一段时间再打开时,里面已经香飘四溢,再在温酒的时候加入荼蘼花,酒香更加沁人心脾,入口后唇齿留香。

《曲洧旧闻》有记载:蜀公(范镇)居许下……前有荼蘼架,高广可容数十客,每春季,花繁盛时,宴客于其下。约曰:“有飞花堕酒中者,为于浮一大白。”或语笑喧哗之际,微风过之,则满座无遗者。当号为“飞英会”传之四远,无不以为美谈也。可以想象,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在巨大的荼蘼花架下,举行独特的行酒令,待到清风徐来,水波微兴,荼蘼花纷纷如雪,落入众人酒杯中,大伙儿都开怀畅饮,岂不痛哉!

雅座,青樽,长襟,吴钩,酒香飘飞,好不快活自在。“飞英会”主人范镇系司马光好友知己,是围绕着变法与否而一个个大义凛然的政坛风云人物,但在政治之外,却又是这般的有雅趣,清雅到风流。

如今,昔人已作古,前尘旧事已被新事代谢。人们知道的荼蘼,更多的只是它的花语文化。

荼蘼花的花语是“末路之花”,是最寂寞、最独特的花。虽然它不能与百花争艳,但却可以一枝独秀,如此孤傲,却又如此清秀。

花开到荼靡,表示春天已到了尽头,寓意一段感情也到了末路。

爱到荼蘼,意蕴生命中最灿烂、最繁华、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过去。繁华过后,烟花拥着风流,真情却已经不在,只剩下一地落红颓然,一切又归于平静、平淡。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你,如若不能坚守和拥有到最后的时光,待到失去的时候,便只剩下追悔莫及了。当人们不知道什么对于他们最重要的时候,上帝就会令他们失去。因为只有失去了,他们才会知道谁才是值得自己守候一生人,直到彼此一起花开到荼蘼。

一枝暮春花,在绿肥红瘦中飘飞,几经春雨摇曳,最后一抹红痕,装饰了流水落花的梦。也许我只是你肩头的一片落红,从相遇到最后被你掸落,也不过一盏茶的刹那。曾经涉水而来,如今踏云而去,唯有重拾过往花絮,等待下一季动人的相逢了。

佛家有语:荼蘼是花季最后盛开的花,开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今世的彼岸的花了。那时,百花凋零,“此花开后更无花”,该是如何的遗憾,最后的盛宴,壮美,亦悲壮。

花儿的翅膀要到死亡才懂得飞翔,无爱恨情仇的土壤,那时才会再萌芽开花。

花开到荼靡,韶华胜极,此花后已非花。荼蘼和蔷薇有一个类似的一个地方,那就是它们开花会都不计后果、义无反顾。但是荼蘼却多了一种让人没来由喜欢的“末路英雄”的悲壮韵味——当生命纯粹到只剩下活着的时候,这个世界对于他,已经简单的无所依求。

花至荼蘼,玉枕寒春君知否?归来?留取?御香襟袖,谁同饮荼蘼酒?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53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