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笑着

2020-08-22 09:26  作者:夕枫香 39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仿佛只是人与天地的距离。却嗅出了你淡淡的清香。等到天合岁尽,只留下你的足迹。 篱笆墙,菊花地,一杉青褂,一支孤影。 牵起我的小手,静静地走。能感觉到你手的温度,轻轻地一握,在那里停留。 菊,菊花,菊花地,爷爷的菊花地。 淡淡的蓝,嫩嫩的黄,浅”

仿佛只是人与天地的距离。却嗅出了你淡淡的清香。等到天合岁尽,只留下你的足迹。

篱笆墙,菊花地,一杉青褂,一支孤影。

牵起我的小手,静静地走。能感觉到你手的温度,轻轻地一握,在那里停留。

菊,菊花,菊花地,爷爷的菊花地。

淡淡的蓝,嫩嫩的黄,浅浅的微笑。风儿微柔地抚摸着他和他的孩子们,瓣片轻动,在阳光下沐浴着希望的光耀。我抬稚嫩的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角,望着他闪溢着怜爱的眼睛和那满馨的笑。慢慢地,他领我走近了他的孩子们,我第一次触碰了这用真情载育的晶润花瓣。淡淡的清香,清清的淡香。那天然的美丽,在我和他的心中轻轻曳动。

他爱菊。深深地爱着他们。我也爱着他。

会记得他握着我的首栽下一株,在耳边轻轻地告诉我它们会很美丽。会记得在它们还没有绽放的时日里,清晨的菊花地里总有他凝望等待的身影。我扶着门边,静静地等他回头,等着他回头的灿然的一笑。

花开了,花落了,等了又等,他却不在了。

印象中,他是一个恬然悠适的人,儒雅、和蔼,又不失亲切。

微微记得,弯曲的两条弧度,微微鼓起的两颧,一张咧开时露出泛着烟黄的牙的嘴,便成了这张饱经风霜的消瘦的脸的最美的定格。

也是永远的定格。

时常会在记忆里寻找,他和它和他们。

乡村教师,一个让人无限温暖和钦敬的称呼。它是属于爷爷的。

一扇被沧桑斑驳了的门,油漆干瘪无力地攀附着,一声轻动便会屑碎飘零。灰蒙蒙的破碎玻璃窗户在风的吹拂下显得那么无助。旧日的桌椅早已被时刀膜的遍体鳞伤,仿佛整齐有序的排列是它们唯一能做的。两盏黄暗的白炽灯孤零零地悬在空中,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块被时光的罅隙深深嵌入的黑板,泛着灰黑的光泽,仿佛也在透露着时间的旧痕。这是一间旧朴的教室,甚至连讲台都是一张课桌,却是爷爷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他就在这里等待着,等待着一批批来了又去的学生们。

每日清晨,他总会在清脆的银铃声中跨上那辆黑色老旧的自行车离去。我跑到们口用童稚的声音呼喊着向他告别,他总会回头露出那欣慰一笑。炊烟袅袅,薄雾蒙蒙,人影依依,载着希望他离去。

黑色的夜阻挡不住我在门口时时张望等待他,回来时的他略显疲惫,黄黄的灯,漆黑的夜,暗黄下的他,笑得格外幸福。

他的课堂总微笑着。

我的讲台上总有一束菊花。

再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白色的病房里,我捧着一束鲜嫩的菊花站在门口,看到了一个被病魔折磨不堪的老人和他的几个学生,他望着那几个挂着泪的女学生,抚摸着我的头,笑着说:“没事的没事的,别担心,会好的。”

我捧着那束鲜花,突然觉得生与死,兴与亡原来靠的如此接近。

后来,他走了。

我回到了那片菊花地。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兴盛,憔悴不堪,满地悲伤。风卷残黄人逝去,暗黄浮动香独留。

这场舞散了,等也暗了。

他们,是他最心爱的学生和孩子。

它,是他最美的笑容。

他,是最美的舞者。舞台空了,人散了,可他还笑着。

望着天,捧着菊,我等待着他的笑影与暗香,等待着他回来。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50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