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怯归乡路

2020-08-22 09:26  作者:夕枫香 2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前年清明,我和两个姐姐回扶风给父亲扫墓。坟前种植的松柏经十三载光阴荏苒,已长成了参天大树,迎春花郁郁葱葱将坟墓包裹得严严实实,看起来一派生机盎然。站在父亲坟前,想起从前那些美好时光,一切都恍如昨日。这一切因父亲的离去,而被尘封,不可重温。”

前年清明,我和两个姐姐回扶风给父亲扫墓。坟前种植的松柏经十三载光阴荏苒,已长成了参天大树,迎春花郁郁葱葱将坟墓包裹得严严实实,看起来一派生机盎然。站在父亲坟前,想起从前那些美好时光,一切都恍如昨日。这一切因父亲的离去,而被尘封,不可重温。只有在梦中,我才能看到父亲那甜甜的笑脸,才可以像儿时一样坐在他的肩头,享受他宽厚的臂膀所给予我的温情和疼爱。这一切是多么美好而温暖的记忆,如今却只能被封存,不可触碰。

家中的老屋因长久无人居住,两间厢房早已坍塌,只有两间上房像个孤独的老人,依然挺立在那儿,迎接着我们的归来,很有几分悲怆的味道。院子里的花椒树,在父亲走后无人照管,早已枯死,不知被谁砍去。想起以前父亲烙的锅盔馍里,常放有新鲜的花椒叶,有扑鼻的浓郁香味,后味还稍稍有点麻 ,那种又酥又香又麻的感觉,仿佛还在舌尖,泪便扑簌簌地落下来。这个院落当年被父亲归置得又整洁又温馨,如今却是这样的死气沉沉,没有了父亲的院落,成了一个烂场子,连院墙也已坍塌,无迹可寻。没有了父亲的女儿,成了无人怜爱的孤儿。

今年清明,我们又回扶风扫墓。站在村口,我踟蹰不前,茫然四顾,恍如隔世。这村落令我感觉有些陌生,这还是生我养我的家乡吗?恰逢这天是庙会的最后一天,村街上锣鼓喧天、震耳欲聋,如泣如诉的秦腔随风飘过,声声入耳。儿时父亲背着我看戏、逛庙会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在我眼前。每次,我手中都拿着父亲给我买的一些零食,开心无比。而今我回来了,却再也见不到我亲爱的父亲。远远看见我六妈从戏台下急急地奔了过来,紧紧抱住我们姐妹仨,一时间四个人的眼泪都齐刷刷落下来。六妈说:我今年都85了, 不知下次还能不能再看到我娃回来?六妈是家门中活得长寿的了,更有外姓的二婆,今年已经88了。这村子因没有了我亲爱的父亲,让我感觉不再亲切,平添几分陌生与惆怅。

父亲在世时,我们每年都会回家,走在回乡路上,是满心欢喜的,看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满含深情,家乡的菜园、西瓜地里,曾留下我们父女俩无数的欢笑声;父亲去世后,我们寄居他乡,两三年才能回来上坟一次。走在家乡的小路上,心情是沉重的。 失去亲人的故土,令人倍感伤怀!感觉自己只是个行色匆匆的外乡人,有时上完坟连村街也不愿去转一转,就匆匆上路了。这条路我在梦中曾走过无数次,每次都梦见父亲背着儿时的我去看戏,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笑声不断。等我真的走在这条路上时,只有涕泪纵横、悲伤不已。美好的梦境无法更改残酷的现实。其实最爱我的就是父亲呀,可惜我直到现在才明白,小时候只知撅着小嘴给父亲使小性子,父亲总是抚摸着我的头轻声说:我娃乖乖的听话哦!每次他都会尽力满足我所有的要求,父亲脾气好,从不打骂儿女,在他那里,我真是被宠溺了。想起疼我爱我的父亲,我常涕泪涟涟。对往事的追忆,令我愁肠百结,这条归乡路,越近情越怯……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49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