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怜我为黄花瘦

2020-08-21 18:35  作者:夕枫香 36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很多时候,因为慵懒,因为无绪,会以为自己辍笔不再用文字来喃喃低语,只是,有些喜欢,是沁在骨子里的吧,无论放弃多久,那份喜欢还是会俨然危坐地在某个角落,不经意的便会浮了出来。 似乎曾经对一位友人说过,你很庆幸自己有着这样那样的耽爱,最重要的是”

很多时候,因为慵懒,因为无绪,会以为自己辍笔不再用文字来喃喃低语,只是,有些喜欢,是沁在骨子里的吧,无论放弃多久,那份喜欢还是会俨然危坐地在某个角落,不经意的便会浮了出来。

似乎曾经对一位友人说过,你很庆幸自己有着这样那样的耽爱,最重要的是,它们可以与你独处。内心世界,除了一些飘飘摇摇的念想,大多时候会是充盈着,上天总是这样公平的吧,他不给予你一些常人的所有与快乐,却赋予了你一份通达。记得前几日一位懂得相术的老人看着你说,你是一个心胸宽阔的女人,当然,还言及了一些别的东西。你不禁淡淡一笑。心胸的豁达与宽拓,其实是你的自我救赎的东西,如果或缺了这份达观,你这样的人生,一定会有晦涩的云层密密集集的笼罩,那样的你,不但惹不来别人的欢喜,竟是自己也会厌弃自己的吧。

很少有强颜欢笑的时候,因为你会给自己最丰盈的给养,当然,这些养分或许是别人所不能理解亦不以为然,你却自娱自乐。

一个人大凡在逆境抑或困境中挣扎得久了,便会蜕变得冷漠,与慈悲。它们并不是矛盾体。冷漠是因为你看透了人心与人性,那些自私恰恰让你更加自立自强。悲慈,是因为你懂得人之初,性本善。你只是淡漠地看着心中的不屑,远远的疏拒,仅此而已。泥泞中的蹒跚,只是让你的内心世界像冰天雪地中的浆泥,冰冷,僵硬,棱角犀利,可以刺穿一些自以为的温情的东西。

安命,怨命,造命。你或许是安命的一种,因为你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亦无力改变周边。然而你却深知,最不堪便是怨命了,怀着这样的情愫,一生都会成为泥泞跌撞,成为阴云密布,既轻灵不得自己,亦会累赘了他人,当然,不相干的人你是连及不到的。

如果,已经不很在意面庞上是不是又凋零了几许,亦不在意心头是不是空寂,只任那盏摇摇曳曳的青灯残灭。那竟是亦是不堪的吧。

不堪。是很残酷的东西。你会纵容自己走向不堪么?断然不可以的吧。

沐浴后,长发依旧湿漉漉,家居的裙散淡的罩在身上,在斗室中,来来回回地穿梭,踱走,看着葱茏的绿植,蓊郁的瓶中花。绿植是活色生香地生在土壤中,鲜花却是艳而不鲜,倒是假的了,却并不碍阻房中的那份静中的快意。侍弄花叶,把玩书籍,音乐一直轻轻在耳,从来不会让音乐太过喧哗,你喜欢它低低的穿越而来。抑或,坐在画桌前,面对一页素纸,发呆。总是奢望可以落笔生花,却终归是奢侈的想念。

寸土寸地,无不是一手倾心打理,自然便会横生出更多的眷爱,在狭细的宅居。惟有一腹的热爱与激情,方可淡定从容地看天穹的云涌云舒。

有时候你是自己亦不明白自己的吧。囊中羞涩到在面对菜价亦要酌量哪个更经济一些,却会停驻在路边的卖花人前,买上一束百合来慰藉自己的灵魂与房间。夏夜,明丽的灯光下,你修枝剪叶,将廉价买来的百合花放进注入清水的花瓶中,左看右望,喜不胜收。快乐,是自己给自己的,你深深明晓着这一点。故而,你的失望便不会很多。

你极为清醒。所以,有时候会很疼。

不喜欢的,永远不会喜欢。喜欢的,或许,永远天际遥遥。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47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