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着闲窗数落花

2020-08-20 09:46  作者:夕枫香 2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读一位女性作家,洁尘的文字,辞藻的优美与知识的泛瀚,让人敬慕。在她的字里,你知晓了自己的阅读是多么浅陋,有太多太多的书籍是你不曾知道更是不曾阅读过。 一个人如果用一支笔来诛伐讨戈谁,那竟是比利剑更无情更犀利,亦更刻薄,有冷酷的感觉。这恰恰违”

读一位女性作家,洁尘的文字,辞藻的优美与知识的泛瀚,让人敬慕。在她的字里,你知晓了自己的阅读是多么浅陋,有太多太多的书籍是你不曾知道更是不曾阅读过。

一个人如果用一支笔来诛伐讨戈谁,那竟是比利剑更无情更犀利,亦更刻薄,有冷酷的感觉。这恰恰违逆了你的性情吧,你还是愿意看到文字中的温婉与宽容。

洞若观火般的看着得与不得,那份清醒竟亦是一种凉了,同样近乎无情,近乎冷酷。

夏夜的帷幕刚刚掩蔽了红尘。有友打来电话,你听得出电话那边有轻轻的薄醉,很浅。或许是因为了那份微微的酒意,有些东西,便毫无掩饰地流泻出来,闻后,你哑然,讶然,顿住。友直白地说,他真的很想很想你,感觉到你的疏离与回避,他依旧思念。他追忆着你们一行当初游玩时你的率性可爱的言行与那抹幽幽怯怯。他说,你当时站立在长城上,看着遮挡着你的那墙垛,脱口而出,这墙不高不矮正合适,他们正静候下文,你接口又来了一句,我刚好什么亦看不到。当时他们皆大笑,一路上曾经一直学着你。而这句话,若不是因为了电话那边的回首,你竟是早亦忘记,此时忆起,你自己不禁亦温温的笑了。友又追忆着索道时你的恐惧与无助。你的恐高有时会摄魄一样将你困顿住。你不禁无言。有些事情,你以为早已消逝得无痕无迹,却不料,有人记得那么清晰,清晰得似乎历历在目。电话那边,不是没有情意,只是,你却是清醒的。

走在夜空下,当然,只能是夜空,都市的天空永远不会出现梵高画笔下的那炫丽的让人迷离的繁星似锦吧。

从零开始。你不知道这意味着的是更深的喜欢还是更深的执着。在零的起点中,你看到了自己不懂不知的东西,竟是浩瀚如海,你这颗细细的沙,全然看不到自己。线描,比例,需要你的攻克。描摹中,你感受着画家的笔势与走风,艰涩的学习,你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持之以恒。一切,似乎并不能给你带来实质性东西的寄望,你却如甘如饴般的沉浸着。莫大的慰藉,便是你不会无所适从,不会无所事事,不会不知道该如何来让光阴流逝,相反的,很多时候,你会觉得时间太过匆促,有不足不够的惶然。

没有心灵的共振,你又如何可以在字里行间浸淫着自己?

这样的年龄了,方开始像一块已然僵硬的海绵,努力地去汲取给养,因为不再绵柔,你的吸收是迟钝的,是萧疏的,你却愿意这样给自己一份亟盼。为了丰厚自己的余生,为了生命不会很是辜负。那份努力,会有徒劳,会心力不足,不可避免的,有时候会很灰心,你还是会打起精神,继续着装自己,在内心深处的扫峨眉,理云鬓。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43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