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

2020-08-20 09:46  作者:夕枫香 31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我再也不从那里走了。 从河的另一面走过,忍不住还要远远地看上一看,那里却依然一痕碧水,睡莲们毫无消息。我知道,睡莲不会醒来了,它们死了。像那个失联,早就没有了生命的征兆,他们遇难了,尽管人们不愿意说出这个残酷的词。 一桥之隔,北面的水波悠悠”

我再也不从那里走了。

从河的另一面走过,忍不住还要远远地看上一看,那里却依然一痕碧水,睡莲们毫无消息。我知道,睡莲不会醒来了,它们死了。像那个失联,早就没有了生命的征兆,他们遇难了,尽管人们不愿意说出这个残酷的词。

一桥之隔,北面的水波悠悠,几十只睡莲的叶片随着细浪惬意地浮动着。碗口大的绛红色的叶片,有个占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的三角缺口,像统计学中那只圆圆的图表。细看,水中也晃动着稍小的圆圆的绛红,不日就会升到水面上了。

桥南那片两三亩的睡莲呢?绿水中,我见到一尺多长的鲤鱼成群地在那里游弋,也时时有像纸片一样飘动着的死鱼。有人用小网兜子一抄,就捞上两条大鲤鱼来:它们现在饿昏了。也许,它们全部饿死的时日不远了吧?它们吃尽了这片睡莲:由叶到花,由花到茎。按说有根,睡莲不会死去。不见它们刚来的样子么?人们随手抛在这片水里,不植不栽,飘着飘着,它们便站稳脚根,抽叶绽花。可现在它们怎么不出来呢?我想,一定是它们长出一点,就被鱼儿吃掉,久之,睡莲们只能长眠水下了。

那片睡莲哟!不要去看像翡翠琢成的团团莲叶,厚实肥大,油光可鉴,上面一团浓绿,背面却晕着浅紫。风特爱抚弄它们,让它们时时翘起,你就看到浓浓的一片绿,间或还有淡淡的一团紫。不要去看那花:花大如碗,承着天,立着地,浮着水,不傲不娇。粉的端庄、紫的热烈、黄的素雅、白的圣洁。在料峭的寒风中,她们顶凌欲发,冰刚刚化开,她们便拔出箭来。整个的春夏秋,都属于她们,直到冰封水面,她们才退隐水下,真正地入眠。比起夏的宠儿荷花,她们更近于大众,坚守着质朴和顽强。我以为,如果说,荷花更在意术,那么,睡莲更近于道。

站在她们面前,你会觉得神旺,你会懂得崇敬,你会学会顽强,你会超拔自我!

然而它们毕竟让鱼儿吃掉了,吃得只留下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听公园搞绿化的人说,那些鱼都是买来放生的。说“一下子放了十万尾大鱼”。我相信他们说的是真话。我曾见到,几位四十多岁的女士,先是将塑料兜里的鱼放入水中,然后忙双手合十,高声念“阿弥陀佛”,很久才离去。是的,他们在做善事。鲤鱼是不过桥的。这段水面,宽约十丈,长约里许,南有秋爽桥,比有稻香桥,深不过三尺,从网箱人工养殖中的鱼,到早市,再到这段河里,无人喂养,前景可想。

今天上午,见一位和尚模样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站在公园路口,两辆电动三轮车从东、南而来,车上有几位善男信女,见了他,老远就呼了声“阿弥陀佛”佛号,车上有几只白色塑料桶,里面就是从早市买来的鱼,在半桶水中逛荡,另有几只铁笼,里面麻雀成团,叽叽喳喳。他们请示那位和尚模样的人往哪里去放生,然后一行五六人两辆车向北走去。北面是河,河北面是村庄。那些麻雀也是买来的,我想。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况佛家以慈悲为怀。

可是,我还是怀念我的睡莲!

我想,那鱼儿本来是养殖了给人吃的,如养猪养羊,甚至和种庄稼一样,可是我没有见到有谁买来活猪活羊放生的。而且,只放不养,饿死无数,要么水土不服,呜呼哀哉,好像与放生者本意相悖了。睡莲何辜?本也是养来供人们欣赏的,它们也是生命啊,蓬蓬勃勃地,就被戕害了,既非谋杀,更非自杀,而是因放生而死,至少,算个误杀吧。放生者想过鱼儿会被活活饿死么?它们会被浓浊的水呛死么?它们会把大片睡莲吃尽致死么?放生放生,放,是为了生啊!倘只是满足了自己的一个善念善举,不计后果,何异于残害!

市场多元化,文化多元化,信仰也多元化,是好事。做善事,劝人行善,总是极为可贵的,尤其是当下。可是,如果盲目,就适得其反。我们曾经的盲目信仰哟,不说也罢。那么,有没有现代的盲目信仰?似乎不必回答。信仰是自觉的,是建立在知之基础上的。

我对人类早期创建的三大高级宗教,充满了敬畏之情。其中就包括佛教。当然,我不是对宗教感兴趣,我是对学识感兴趣,比如佛学。一般来讲,我们通常所说的佛学、佛教,道家、道教,指的是上层士大夫的信仰世界,他们是以知之为其基础的。在这个由书本延续的世界中,“知之”的媒介便是书本。可是,在民间信仰世界中,就并非如此了:它的功利性的凸显反而使信仰趋于简单化,甚至世俗化,而且执着。在这些信众生活里,佛教更重要的不是学问、道理、大智慧,而是“有求必应”——“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念声佛号,就万事大吉。再多的,懂得一些“人生苦难”、“因果报应”罢了。“有求必应”,是最现实,最实用的方法了。比如现在的见面也要高宣佛号,放生也要高宣佛号,病痛高宣佛号,无奈也高宣佛号。公园里有十几位男女,在一个敲击木鱼的女士引领下,唱着阿弥陀佛。然后冲着西方,一齐高喊三声:“阿——弥——陀——佛!”我想,他们的心里一定很平静,很有一种安定感吧?我从他们身边走过,对他们充满敬意。然而……

我又想起了那片睡莲。莲,是佛前花,佛教四大吉花,其一是莲。是不是睡莲呢?我不知道。我希望放生者将放与生联结起来,少一点功利。放为了生,放不是目的,让其生才是;放生不是让此生,彼死,更不是由于此生而导致彼死。“无人我相,见天地心。”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我用放翁这句人们耳熟能详的诗句,表达我对已死的睡莲和将死的鱼儿们的感情。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42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