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凉爱

2020-08-18 09:27  作者:夕枫香 2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如果黑夜也在缝隙中突兀一双眼睛,那么是不是会感到世间的奇丝妙变,喜欢黑夜的人绝对在某个黎明或暗界里发生过人间的悲欢故事,故事里一定会有许多人,相识抑或陌生,我们并看不清这些人,更无需言谈看懂,似懂非懂也许并不是过错,将污浊淡出世界,淡出一”

如果黑夜也在缝隙中突兀一双眼睛,那么是不是会感到世间的奇丝妙变,喜欢黑夜的人绝对在某个黎明或暗界里发生过人间的悲欢故事,故事里一定会有许多人,相识抑或陌生,我们并看不清这些人,更无需言谈看懂,似懂非懂也许并不是过错,将污浊淡出世界,淡出一片似水蓝天,淡出美的心境,淡出一切,才会出现新的世界,新的世界在哪里?它可以生活在别人的眼里和自己的心里。世界有多少厘米,延长一下心中的距离,抬头,看一看灯塔与皓月的高度,望一望身后迷离的夜,伸一伸狭长的臂,摊开双手,会说早安的太阳就停留在那里,带着几分暖意,带着几分对未来世界的童真幻想,带着几斤重量的适中情谊,踮起脚,看一下黑夜长睫毛的双眼,流光的弹进,烟火的向天微笑,对世界说晚安,让黑夜闭起眼……

对啊,晚安,我的晚安又在哪里?站在江南夕桥,听和风温煦,看游鱼嬉戏,如今的我是否仍然相信黎明前的静谧安详与圣殿堂前的白鸽翱翔呢?年少的我,浑然不知,再美好的誓言都不过是精致的谎言,承诺了太多,也不过安慰了太多,所谓的自欺欺人罢了。

话题在哪里?触动又在哪里?暗弄的路途一直浑浑噩噩,伸手不见五指的凉夜里,闪电的划落,能够让我们正确寻到白月光的方位吗?我想,是不会的,外物的遮拦成就了太多的不确定,而太多的不确定又确立了太多现实当中的理所当然与不可思议,因素的盘旋流转又迎合了雨夜里的迷雾与沙都,势不可挡的外界环境让我们生亦何如,死亦何如呢?年少的你与年少的我又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人生在世,行路匆匆,生命中总有些爱恋缠绕一生。

我们的相识相知算属缘分,都说缘分天定,缘深缘浅来自天意的自我救赎,也就是说看透红尘的最终结果是忠于自己。您的一句“不是不爱了,而是又爱了”让我在繁华京城与烟雨江南之间穿梭于千千万万遍。合起丹青油纸伞,仰起席木思的头颅,看江南迷雾,我不禁泪眼盈笑,低沉暗语:“果真一场幻梦啊”滚烫泪珠奔腾流放“为何在轻柔霞空中看见了你年少的笑容”观一场胭脂雨,赏一场薄荷风,那年你说:“如果这个世界没你,我在那个天下等你”一版正经的你,本想去遗忘,又怎能不去回想啊。我还记得你拉起我的手掌奔向江南乔木,踏上了一叶扁舟,你说服樵夫傻笑要为我亲自摇船,说要带我去世界的边缘。我张开双臂扬起温蕴湖水,迎合秀丽日光,闭起疲惫双眸,听了水滴沉落,闻了你缠绕在梅雨时节的天真味道……船儿漂游,心儿飘荡。你---又在何方?

“江南古镇,梦里水乡,我的故事演绎,第十三次遍踏”因久久未曾归乡,并早已习惯北方的干燥气息,突然踏进,也会略感不适。我又漫谬的撑起丹青油纸伞,将自己隐藏在潮湿迷离的面具里,踏着青石小路,听脚掌与朦胧地砖的情投意合,看游人相携来往,千倾一故,如今的我凡尘来往,是匆匆过客还属远古故人呢?

“爱到深处自然伤,除了死亡所有的离开都是背叛”那一晚,我这样唾弃对真正的自己说。也许那时年少,也许那时是真的憎恨,但我仍可保证我的爱大过恨,因为爱一个人没有错,爱的人才有错。我承认,自己犯了错,犯了一个爱上你的错。

我与陈夕最后的离别地点应该是在西栅的夜色中,那晚的夜色到底有多浓,我忘记了,我知道它低沉的很,似乎压榨了上千个灵魂。我们背道而驰,被人海裹挟着向前。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回头张望我,是否还能像多年前那样在人山人海中第一眼就能搜寻到我的倩影,当时的我是多么的渴望你能够拨开人群冲向我,安抚我娇弱的灵魂,我们眉眸相视,你紧紧地拥抱着我说“我不要你离开我”我相信我会热泪盈眶的,但是你没有,而我,却有,却有泪流满面的独行离去……

江南又飘起了细雨,让那记忆化地成泥,人们匆匆蹿行离去,徘徊屋檐角落里。年轻伴侣同披衣裳,浪漫随风行去,而我却傻傻留在原地。我在想,你的世界是否也在下着雨……总有些搁浅的记忆,穿行在忧伤或者明媚的岁月里,于是,我将思念婉转于眸里,向着远方,遥寄一份烟雨迷离。

经年散去,寂寞的味道依然那么深沉,虽早已成家立业,结婚生子,但在回忆的世俗里,总有一些东西挂寄在你的世界里。人这一辈子会遇到许多人,然后因为一些原因相识相知,但后来我发现很多人都不过是留在你心中的一抵倒影,轻轻浅浅。所谓过客,所谓缘了又尽……

时光,已然走出很远。我想,如果没有誓言的羁绊,恐怕我早已就泪流成殇了。还好,再后来的日子里我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学会了操纵情绪的“转换器”。毕竟,漫漫人生路,且需且行且珍惜。

细雨又细,微风又微。我沿着被我多年前疏落的那条雾雨烟街,通向我童年黎明的路,门锁青锈,老门木朽,我拿起尘封的钥匙,巧打朦胧岁月的锁,古木早已成了阴,青草别离成了续,黑砖石瓦,童年夜歌,红尘旧梦里,我所思念的人又在哪里。进了家门,净了净手,为父母上了柱香,我对他们说“一切安好,一切安好。”……

我一直相信释迦牟尼说的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所以我也相信:“无论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一些我该遇见的人。”

夕沉夜渐深,就让我温一盏琉璃的时光,煮一杯疏影的文字,与流年轻语低沉吧。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38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