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一抹烟水寒

2020-08-17 14:11  作者:夕枫香 3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走过了激情燃烧的时光,步入不再轻狂的年龄,若能心素如简,人淡如茶,便能安然平静,平淡而知足。这样的心境不能一蹴而就,却可以在岁月中慢慢靠近。不知何时,开始喜欢轻轻的问候,带着真诚;喜欢淡然地相处,不再矫情;喜欢清洁的文字,流淌着飘逸和纯真”

走过了激情燃烧的时光,步入不再轻狂的年龄,若能心素如简,人淡如茶,便能安然平静,平淡而知足。这样的心境不能一蹴而就,却可以在岁月中慢慢靠近。不知何时,开始喜欢轻轻的问候,带着真诚;喜欢淡然地相处,不再矫情;喜欢清洁的文字,流淌着飘逸和纯真;喜欢淡淡的流云,犹如淡雅平静的人生;喜欢平淡的话语,没有殷勤也没有心机。喜欢在绵绵的雨中闲步,喜欢在闲淡的黄昏里随意徜徉,喜欢放飞简单的心情,走进自然,亲近山水,去感受那种悠然的意境。越来越向往这种淡泊宁静的感觉,脑海里总是流淌着轻淡的思绪。走过浓烈,淡然随风,更能享受到沉静下来的静怡,一边安抚自己游离的魂灵,一边寻觅着古人所说的禅,惟愿在禅机中获得些许智慧,裨益身心。静默品味之余,在蓦然回首的感悟里,用心解读一路历程,获得一种豁然心境,如徐志摩说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万事有失必有得,这是个千古不变的定理,人生也一样。莫言曾说:“假如你想要一件东西,就放它走。它若能回来找你,就永远属于你;它若不回来,那根本就不是你的。”其实,属不属于,已经不重要,即使再回来的,也未必不会离开。人生旅途中邂逅的风景,是美妙的,却是不能奢望去拥有的,能让人驻足尽观,能相拥着走过一程,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人间一切人、事、景,不会为你而停留,我们怅然于其中的得失,实际上是在与自己的心较真,抵死不给自己心灵安稳的理由。很喜欢泰坦尼克故事中的Rose,一生带着对Jack诚挚又无限感激的爱,真诚相待生命里的每一场际遇,保持一种平和与从容的心态,把一切留在心里,逶迤前行。

曾经豪情万丈,笑傲尘世;而今沉寂寡欢,宁静坦然,人生之路,真是没法看远的。轻巧走过每一天,不希望留下什么印痕,也不愿被人关注,只想在自我空间里独享一份闲适。这般活得简单,并不意味着不食人间烟火,不悟人情世故,不懂凡尘里欲念纷繁,只是不想自己世俗,也不愿意把人看得太世俗。不会无端放纵自己向他人擭取什么,却可以淡然容忍他人一定的非为。许多事,可以看得穿,却不可以说得破。因为这个世界,不是尘世有多迷茫,而是我们自己愿不愿意睁大双眼看清事实,抑或看清了,愿不愿意欣然接受?一个人,知道伪装,懂得掩藏,就说明本身是知晓善恶、真假的,只是企图挑起尘世的担,想要把自己作为另一个角色来挑战,想要满足某些欲念,想要把自己变得不简单!也许厌倦了俗世社会里的这些浮华和纷争,才更喜欢夜的宁静、雨的飘逸、风的洒脱,月光的柔美……固守人淡如菊的人生之路,静静地思考,细细的品味,那些情、那些景、那些人、那些事……缓缓流入心底,给自己一份或清浅,或深刻的意识。

岁月悄然流逝,不可遏止,它的蜕变,它的破茧成蝶,都默守在那份清晰,那份淡然,那份不屈,那份执着里,静静流淌。某个莫名的瞬间,一丝豁然,带走心头的抑郁,梦境依旧,冰心亦然,不曾变更的,恒守在自我心里,繁华或落寞,自知。偶尔相遇温馨的记忆,花开的日子,一句不经意的问候,有情又无情,凄美而纯净,便能携带着摄人心魄、震撼心灵的洁静,晶莹剔透,摇曳着心旌。心到伤处,情到痛处,独自一人,把泪飞溅。当眼泪诠释悲哀时,不得不摒弃脆弱,面对坚强,哪怕感知到滴血的疼痛。人生,是痛苦地来到尘世,坚韧地活下去。在岁月的进程里,悲伤、酸楚、惆怅似一条忧伤的河流,总是和着往事与现实的纠葛,推拥着说不清的怅惘和隐隐的伤痛,用一身的浮华抹去脑海的忧愁,把那些忧伤的思绪调到最淡,意在宠辱不惊,独自饮尽空空的落寞。惟愿过滤了喧嚣纷扰后,那些迷惘的往事会如山间淡淡的云雾,在阳光下微笑着逝去,哪怕与之相陪的是一颗风干的心,哪怕从此只将梦挂在冷月上。

不知何时,喜欢上了月夜,也许只有月夜才能让白天的瘴气远离尘世。夜阑人静时,指尖滑过,文字坠落,如月一样轻柔,流露着如水一样的情怀,一切都笼罩在月光与夜幕的交融之间,没有了木讷,没有了呆滞,风在思量,人在思量,月有盈缺,潮有涨落,一切原本简单到极致。这样的夜,月光如水,静静地流淌在心间,洗涤着凡尘污垢,一切自如,一切心知。那些深的、浅的、明的、暗的,似乎所有的俗事也都消隐在这淡白的月光中,而留下的,就是那清淡的宁静,素淡的情怀……无月的夜,思绪游离于风尘,心事也会始料不及地陷于枯竭。不思,不念,不悲,不喜,宛如一池死水,荡不起半点涟漪。清夜独坐,与文字为伴,安静地把碎碎的字串成一段忧伤而淡然的回忆。原来心灵的荡涤,亦是不断地了悟尘世。

在这空间里,屡屡有友人来问,为何会写出那么多感伤又感性的文字?其实,我这些散乱的文字,只是记录着一段心路。那些苍素的字迹,洇化的都是人的魂、人的髓,和对生活清浅的感受与领悟。万籁俱寂时,守着夜的黑,码着心底逆流而出的素白文字,御箴心语,慢阅脚下的路,还那么长,那么长…我以沉重的步伐,一寸一寸地丈量。如此拥着这些零碎的感悟,也就喜欢写忧伤的文字,听忧伤的歌曲,聆风吟,观月泣,但并不意味着内心极致颓糜,只是因为喜欢,仅此而已。这个世界,让我获得过许多,也失去过许多,有些选择,没有安排,只是油然而然,因而有些未来,没有期许,只有信仰,于自我意识的信仰!

过了青葱的年龄,慢慢学着沉淀。把所有来过心里的往事都沉寂在心灵最深处,只在午夜梦回或云飘过天际、风拂过心间时,才轻轻地触碰一下,召回彼时的心绪,莞尔一笑之后,依然继续踩着生活的滚轮向前。然而,可怕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龄的增长,理性逐渐占据了思维,热情逐渐消褪。许多感觉,虽然自知,但又无可奈何地看着它们渐渐地被岁月所侵蚀,乃至消失。心有不甘,却仍然日复一日地做着,人就这样麻木了。也就慢慢懂得了以中性的眼光去评判是是非非,明白了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明白了没有绝对的好事和坏事,世间纷繁,存在即合理,理解却不赞同,仅此而已。

推开岁月的窗,静静观赏逝去的流年,我们在其中静静品味,默默相望,汲汲相守,生命因等待而期望,因遇见而美好;因爱过,而懂得;因相遇,而相知;因相知,而相惜。音乐抒述怅然,文字诠释心情,因真情,故执著;因心累,遂不语;因关爱,拥温暖。用心思量,转辗反侧,因情感动,因爱宽容。一种感怀,一份真爱,春夏秋冬,就这样淡淡守候。当雨洗亮了天空,把凄凉、成熟的美静静阐释;当雨揉碎了心事,把曾经的故事沉浮,梦想默默镌刻;当雨潮湿了心境,把诸多的浪漫、眷恋,深深纯澈,忧伤和欢乐便开始流浪,带着雨柔美而干净的灵感,飘荡在每一个犄角里。

一帘幽梦,不知笼住了多少明亮的瞳仁,陷在云遮雾绕里,只待清风吹醒梦幻,还本真明澈。有些美好的幻想,以为可以地老天荒,殊不知,许多的自我纠结,不饶恕自己,是徒增伤感,磨老青春。在内心深处,我们始终知道,苦苦强求的,不过是我们自己。所谓的地老天荒,也就是一个人独自捧着自己的魂灵独自走在自己划定的方向。痴心为爱,就意味着为爱卑微,为爱赋予了自己被伤害的机会。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那么人呢?世上缠绕接结的事,爱恨情仇,会在七秒过后,烟消云散吗?流年岁月,不过匆匆,风华是一段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世事是一场无奈,一切依旧惶惑。晓风残月,沉水相消,只愿澄澈着心灵,默念着心安,任多少事,埋葬在自我心间,无人知晓。

在这个世界里,有些事,无关对错。走近或远离,皆是缘分,有缘相识,且珍惜,不放任自己踏进不相关的领地,清静自己也清静别人,也就不容许谁无故在自我领地里践踏。抬起头,温婉娴静的眼神,似水的眼眸,清涧长流,再没有冷漠泯灭的热情,也没有所谓灵锐看低的智商,麦芒与谷穗,只因为各自行事的风格相异而已。标诩的,最终会累了自己,也贬低了自己。世事飞转,因为有缘,我们牵挂;因为无缘,我们作别。但愿转身的那一刻,即使藕断丝连,也没必要故作风度地安慰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君知否,你的绝然,是我的雨季?世间缘分,因为相爱成不了敌人;因为伤害成不了友人。若即若离,不是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作践,仅仅是给彼此因曾经携手的最好安慰,而不是给再次伤害的理由!

多情自古伤离别,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最后谢幕的,是自己;徒留在原地的,是自己;抵死不放过的,是自己。有些伤怀,没有人来买单;有些沉醉,没有人来抚慰。浅浅的一笑,快乐与否,存乎一心。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察觉的人心,也许过于复杂;红尘一笑的背后,也许是看淡后的美好,只是这一切还有多远,人生的山峦,还有几多绵延?相处于人,交往于心。话,可以好听地说;人,可以好看地打扮;心,是否也可以圆润地饰演?张小娴说:“要做这样的女子,面若桃花,心深似海,冷暖自知、真诚善良、触觉敏锐、情感丰富、坚忍独立、缱绻决绝。”能若此,看庭前花开花落,听梧桐叶落细雨敲,便也能安然芳菲尽。

半生走来,回忆与憧憬相偎,失望与希望相生,却仍然更多地感知到悔悟。如果有如果,那将是最美好的屌丝借口,那些欢乐的相逢,痛苦的别离,便再也不会这般迤逦不绝。总以为,那个一路陪着的人不会走,那双一直牵着的手不会松,谁曾想,再见是无故地沉默,诀别只是一个简单随意的转身。有很多人,慢慢地就散了;有很多事,渐渐地就淡了。有些路段,只能你一个人寂静地走;有些辛酸,只有一个人无奈地尝。人生苦短,去哪里寻求天长地久,去哪里寻求一世纵容?原来,让一个人走进心里,是徒增一份俗世的累,苦涩、孤独,凄美着一段无言的心路。最后,心痛到结疤,眼笑着流泪,那种隐忍的残酷,叩问自己的心,有知觉却无言。所谓的不弃不离,是独守着自己的心誓,一个人慢慢走到老!

在一个人的生命里擦肩而过的人,千千万万,可是能有几人可以做到永久相伴?其中的欢聚与离散,唯一能留给自己的是无尽的感叹。一生中想要寻求一种真实的温暖,真的好难,不知是自己太冷,还是没有真正学会坦然?有些感觉,有时,如嘴与鼻,亲密到可以代替彼此呼吸;有时,却如风与云,转瞬消失殆尽;有时,如晨露与阳光,仅为成全擦肩而过。时间飞逝,没有机会静下心来整理一年的所感所悟,只能用几语潦草而苍凉的文字,记录下一年里如意或不如意的叨絮,相陪一些言不及义的话语,作为日后从袋子里捞出来的零食,飨食悠悠岁月残存的那几颗断牙。没有太多的想法和构思,就这么看着流水般日子匆匆而过;就这么捏着能挤出水来的心情,直到手心生凉;就这么看着指尖的文字滴滴滚落,冒着心上那点点快陨殁的清幽热气!话语落,心绪竭。摊开紧握的双手,一缕虚无的空气,从指尖的缝隙间悄悄地散去。

岁月琉璃,那些不期而遇的故事,带给了我们多少欢笑与泪水?那些寂静里震荡起来的心境涟漪,垂落多少无奈的泪?那些瞬间沉郁的窒息带来多少生命珍贵的思虑?那些漂泊的思绪触动了多少翩飞的心悸?当离别的痛苦无法在生命中卷起任何涟漪,当远去的背影无法再重现昨日,也许那时,连自己都早已不在。可是现在仍是现在,还得坚韧着该怎么去对待!此时,多想躲在某个角落里静静地睡去,那样便不必再担心太多杂念思绪的侵袭!也许,压抑即是爆发,感性意识突兀的时刻,记忆里的失去又会油然而起,经不住遮掩,经不住辨析,原来放下的只是那份沉淀的心意,而不是脑海中那块穿梭的烙印。那些被岁月尘封已久的东西,那些年少的张狂、天真、童趣和纯洁的情怀,那些潜伏在心中的眷念,竟然深深地,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心底,锥心的疼痛也埋藏在淡漠的道具下。不自觉地抬起双手,默然交握,为心,找不到存在的地方了。一同丢失的有心情、时间、缘份……或者还有一段记忆,抑或还有那虚幻的影?此刻,一切到哪里去寻找?寻找谁是你?寻找我是谁?

走在凡尘路上,相遇的人很多,却无法寻找到弥合于心的对视。走近别人写满心绪与思维意识的文字,却止不住洒泪相陪,原来,无论在哪里,脆弱都是难以掩饰的忧伤。多想有一种倾听,唤醒自己的幸运;多想有一种凝视,于千万人中刹那成为知己;多想有一种懂得,不因距离,却了然内心。然而,终究发现这只是一种奢望,所以选择沉默,所以选择混迹于别人的笑声中,所以选择独坐,所以选择隐身上网,所以选择意会而不是表白,甚至选择远离……

爱别离的人间,听着某些歌想哭,看到某些文想泪,寂寞是繁华的落幕,曲终人散只是形单影只的退场,渴望一种共鸣,却发现无人倾听,抑或想说时,却发现只剩再见,一切终究只是自我想想,无人懂得!渐渐恋上安静,却害怕寂寞;渐渐强颜欢笑,却躲避内心,那些无处安放的忧伤,情愿选择沉默。人其实很脆弱,谁都渴望无负担的诉说,谁也会有曲终向谁诉的无奈。找个说话的人很容易,找个说真话的人,却难上加难,甚至有些话有些时候面对有些人却突然不想说了,卡在咽喉处,再落回心里,是保护,还是伪装?也许为保留一丝残存的尊严,只站在远处,默默祝福,静静关注。心,疲乏了,唯这样一丝遗力,躺着的祝福,不再有叮嘱!只有眼泪懂得自己因何发酵,只有沉默懂得自己因何粘连,只有残喘的眷念懂得自己因何裹缠。一年一年,念趋老,情向耄,独息一方,可否轻巧寄放?逝水流年,水烟黛寒,多少一息尚存的意念竟还在晓寒里独自蹒跚!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3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