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你我均安稳静好

2020-08-17 14:11  作者:夕枫香 3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风扯着一片云,向着西边日落的方向慢慢的坠沉。我望着那落入夕阳中的云彩,由彤渐渐变暗,只是短短的一瞬,就吞没在夜幕中了。 夕阳的美奂,让人痴醉。常常想起年少时,静坐于山坡上,看彩霞飞度,黛青染红,暮归羊牛,还有那袅袅升起的炊烟在山间的漂游。那”

风扯着一片云,向着西边日落的方向慢慢的坠沉。我望着那落入夕阳中的云彩,由彤渐渐变暗,只是短短的一瞬,就吞没在夜幕中了。

夕阳的美奂,让人痴醉。常常想起年少时,静坐于山坡上,看彩霞飞度,黛青染红,暮归羊牛,还有那袅袅升起的炊烟在山间的漂游。那时,青葱懵懂,尚不知情为何物,亦不晓爱有离苦。那是一种无瑕的美丽,一份纯真的情愫,是一块未经时光雕琢的璞玉,有着原始归真的质朴。只是,岁月的风走的太急,这一路的景色,还没仔细的看清楚,却已是眉眼鱼儿游,鬓间霜华走了。

行走在红尘之间,这一程的山水,一路的故事,还有那一怀纯真的情愫,在流年的素笺上泼染着诗意。手握一杆岁月的笔,蘸满一砚时光的墨,用生命的激情描摹,一字一句都是珍藏的心语,一行一页都是岁月的痕迹。那一朵朵绽开的墨花上,写满了尘缘的相遇和一阙残败的心曲。我知道,这红尘中的缘分,来的快,走的也急。总想,将缘守至耄耋老去,以一抹笑的姿态从容归去。奈何,总难遂愿。曾不止一次的听过这样一句话:“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试问,若真爱了又怎会不祈盼天长与地久,朝朝与暮暮呢?这样的洒脱,于我终不能够。

在回忆的墙上寻觅,在旧时光里游走,在泛了黄的故事里遐想,是独坐静思时的心绪。我亦常常的思忖,这样的执着是否值得?想来,情字又岂是用值得不值得来衡量的呢?既然入了心,痛也好,苦也罢,都是情缘的赋予。毕竟,在承受这些痛苦之前,是美好的,幸福的。因为有了美好的铭心,这才有了刻骨的痛苦。回望八千尘路,那冷漠的背影在天的尽头,我与你隔着山重重、水复复的距离,却不再有柳暗花明的另一番重逢。我知道,是因为你的疏离,促成了今天的陌路,亦衍生了这许多的烦郁。只是,这短暂的缘分,又如何分得清孰是孰非呢?

“情脉脉,意忡忡。碧云归去认无踪。只应曾向前生里,爱把鸳鸯两处笼。” 这是柳永的嗟叹。那相隔两地的情丝,太远,注定是要扯断的。虽然说距离产生美,可是距离也生出了许多的无奈,许多的误解,这或许就是我的忧思吧!那前世的约定,今世的相逢是冥冥中的安排,是你我躲不过的缘,时至今日我还能说些什么呢?除了情思还是情思罢了。只是,你我的相逢太过短暂,如一盏尘茶的温度,还没细细品味,便已凉却了。只是,那茶的香味润入了心,那茶的烟雾氤氲了眸,而那茶的凉亦已刺入了骨。

一次邂逅,扰了一场花事,亦萦了一怀忧愁。 心纠结在这场情缘中,犹如缠了密丝的茧,牢牢的裹缚在其中。要么破茧成蝶,要么剥丝完结。不管如何,都是一件痛苦的抉择。要么在痛苦中死亡,要么从蜕变中新生,这是摆放在眼前的两条路。我知道,不能再向过去那样在路口徘徊犹豫;在心里植忧种怨;再执守着一首破旧的诗歌,熬沥着心血了。于是,择一个明媚的秋日,将心放逐。并对自己说,委曲了这么久,该放手了,该好好的许一片晴天,安置失落的灵魂了。

放下,即是解脱;放下,就能找回失去的快乐;放下,就能用一颗恬淡的心从容的走过;放下,就能于平淡中安守一份清幽。当真正放下的时候,沉淀的不止是岁月,还有一颗历练成熟的心。其实,我明白放下的只是执念与纠葛,放下的是一颗困缚了许久的心。当我坐拥着一怀释然时,听到了心湖流出的水声,静而清澄。

站在时光的阡陌上,许一份安暖于己,坦然的走过。回首,韶华已逝,曾经驿动的心还会再起波澜吗?写下这句话,我在摇头,并有一丝浅笑挂在了嘴角。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37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