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剪子戗菜刀

2022-01-10 15:28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在空灵的回声里,我似乎听见我的姥爷“磨剪子了,戗菜刀”的吆喝声,正从遥远的那个天边传到我的耳畔,与此同时,我又仿佛嗅到了我的姥爷用磨刀钱换回来的烀大骨头的扑鼻芳香……
 

  “磨剪子了,戗菜刀!”
  
  朋友,你还熟悉这样的吆喝声吗?其实,这样的吆喝声在当今的社会中已经是很难再听到了。但是,这样的吆喝声对于我来说,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那样的动人,以至于我每每回想起来,都会异常的激动和泪落满怀!
  
  我的姥爷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大汉,会一手很好的木匠活。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时常看姥爷做木匠活,后来做木匠活维持不了一家人的生活,我的姥爷就做起磨剪子戗菜刀的活计。不管是阴天下雨,也不管是春夏秋冬,我的姥爷都穿梭在旮旯胡同,肩扛着木板凳一声声:“磨剪子了,戗菜刀”的吆喝声,顿时传遍大街小巷。于是,在海州地区的大街小巷里,人们都熟悉了我的姥爷——老侯头。
  
  他的淳朴和善良体现了山东人的性格,遇到家庭困难的来磨刀,他就象征性地少收点钱,所以人们有磨刀和磨剪子的活计都找我的姥爷来磨。我的姥爷还时常给当时的几家商店磨砍肉刀,一磨就是十把八把。你就看我姥爷左手把着菜刀,右手转动砂轮,只见“沙沙”的响动中,火星四射,时间不长,一把雪亮的砍肉刀就这样磨好了。用现在的流行话来说,那刀磨的是相当的不错了。其实,几把刀磨好了也得小半天的光景,我的姥爷当年也是汗珠子摔八瓣才挣点辛苦钱。当时的商店不愿意给钱,每次就把一大堆猪骨头当作磨刀的钱抵消了,也恰恰是我姥爷用自己的汗水换回来的这一堆堆的猪骨头,改善了我们好几家的生活。50年前,我的姥爷家就在现在的矿务局总医院东门附近的位置。我在上个世纪1957年出生在那里,其实,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在那里长大的。那里是我的摇篮,那里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名副其实的家。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每一家的生活都不富裕,要想吃一顿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年,我的老舅从唐山回来探亲,这可乐坏了我的姥爷。为了给我的老舅改善生活,我的姥爷是早出晚归,挨家商店走,用自己磨了一整天刀的辛勤汗水,换回来一包的猪骨头。我们几家人也都借着老舅的光,天天啃着香味扑鼻的大骨头。
  
  后来,我的姥爷用挣来的磨刀钱买了一辆“白山”牌的自行车,神气的我的姥爷把磨刀的板凳和所有的工具绑在后车坐上,每天穿行在大街小巷。“磨剪子了,戗菜刀!”,这一声声吆喝,人们是那样的熟悉。“老侯头,给我把菜刀和剪子磨磨。”“好嘞!”我的姥爷用他那特有的山东口音回答着。
  
  我的姥爷大概是在75岁那年的有一天,他骑着自行车,驮着磨剪子和戗菜刀的工具往家赶路,不慎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打那以后,我的姥爷左腿就拖拖拉拉的,他不能再干活了,再也不能用自己的辛勤汗水给我们换大骨头吃了。我结婚当初的那几年,就住在我的姥爷家,那时我的姥姥已经故去,我的老姨就把我的姥爷接到她的家。有的时候,我的姥爷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来到他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来看我,我就给我的姥爷或炒一盘鸡蛋,或做一条鱼,我和他老人家喝上几杯水酒。我时不时地看我的姥爷的眼里含着泪花,似乎他的眼里充满了遐想,同时也充满了很多迷蒙的东西。几年后,我的姥爷也去世了。现在思想起来,我的姥爷已经故去20多年了,每年的清明时节,我都会去市公墓拜祭从小照顾我的姥姥和我的姥爷。一束鲜花代表我的思念之情,一声拜祭表达我的肺腑之声。
  
  此时,在空灵的回声里,我似乎听见我的姥爷“磨剪子了,戗菜刀”的吆喝声,正从遥远的那个天边传到我的耳畔,与此同时,我又仿佛嗅到了我的姥爷用磨刀钱换回来的烀大骨头的扑鼻芳香……
  
  2007年1月24日下午第一稿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27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