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流淌的母爱

2022-01-10 15:19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面对母亲,我唯有默默掉泪,不为别的,只为愧对母亲。做为长女,本应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让母亲安度晚年,可自己却时时让她担心。我知道,我的每一个痛苦的眼神都会扯碎她的心!当我受伤需要她的时候,她就会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用她温柔的怀抱拂去我的伤痛,给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我的母亲农民女儿,她高小毕业,能说会写,心地温柔善良,容貌端庄美丽
  
  二十岁那年,母亲同村一个小姐妹介绍她认识了父亲父亲那时是离乡村三十公里外一个国营厂的总会计,才貌双全,他对母亲一见钟情,执意追求,直到和母亲如愿牵手
  
  父母结婚后,母亲本可以不再回到乡下,可外爷去世早,她丢不下年龄尚小的弟妹,就在她的娘家附近建了自己简单的家。她既要回乡干农活、做家务,还要照顾父亲生活。后来,我们三姐弟也就相继出生在这个小山村了。
  
  我四岁那年,我们的天空无端降下大难,我的父亲因血癌在川医去世。那天,正是弟弟的满月,母亲那年还不到二十八岁。母亲不顾虚弱的身体从几百公里外的家乡赶到川医,把弟弟举在了父亲的眼前,希望能够把父亲垂危的生命挽留。可父亲早已干枯的眼角只溢出了最后一滴泪,带着对母亲对儿女满腔的依念和遗憾永远地走了……
  
  母亲哪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几次晕倒在病房。后来听母亲说,那时最大的渴望就是再也不要醒来!可当她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还牵系着三个小小的生命后,她勇敢地擦去了泪痕。抱起弟弟,抱起父亲病重时写给她的一大捆书信,带着父亲的骨灰盒回到了老家。
  
  按规定厂里发给了六百元抚恤金,母亲再没有对厂领导提半点其他要求,也没有去给父亲远在他乡的家人增加负担。她说她会靠家乡的土地把我们好好养大成人!
  
  从那开始,母亲每天鸡叫头遍就起床了,做好早饭,然后出早工,太阳当空了,母亲回家,匆忙地吃下冰凉的饭,又出工去了。在别人小歇的时间母亲就跑着回家给弟弟喂奶,晚上,把我们安顿睡觉了,才开始做家务,准备第二天我们要吃要喝的,还有家禽要吃要喝的。做完一般都是夜里一两点,母亲也已累得直不起腰来……
  
  母亲尽管承受着男人一般的重体力活,承受着繁重的家务,但她才三十来岁,疲惫的面容依然掩不住她的美丽。那时,不知有多少人上门提亲,可母亲全部回绝。许多好心人都劝她,那么多条件好的人,你考虑一个啊,帮你养孩子不好吗?母亲总是笑笑说:“自己的孩子还得自己养,三个孩子啊,谁有那么长久的耐心,我也不想给别人带来负担,如果孩子们有什么委屈或者意外,我怎么对得起他们的父亲啊!我苦点没什么,绝不委屈我的孩子,我会靠自己把他们养好养大”。
  
  每天夜里,当我们家一切都静下来时,整个乡村都睡熟了,母亲坐在床上,又开始为我们纳鞋底,缝缝补补。夜夜梦里醒来,就看见母亲美丽疲惫的身影在煤油灯下一闪一闪,于是就忍不住叫声妈,问她怎么还不睡觉,她总是那句话:妈妈年纪大了睡不着,正好给你们补补衣做做鞋,顺便也在歇息呀。几岁的我还信以为真,于是就安心地甜甜地重新进入梦乡。我只知道,那幅朦胧的闪闪的画面,就是我们漫漫长夜的太阳。可我的母亲呢,那么多漫长的日子,唯一可称做休息的时间就是每晚本来就短暂的睡眠前,为我们在灯下缝补衣鞋的时候!
  
  我们是不幸的,我们又是幸运的,我的母亲,用她无私的爱,燃烧着她的青春,精心地把我们守护和养育。不仅让我们吃饱穿暖,还让我们穿的整齐又干静,走出那个乡,没人看得出我们是没有爹的孩子,因为母亲万般的疼爱和细心的养育,我们三姐弟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笑,一如我们亲爱的妈妈。总是用她美丽微笑面对一切艰难和坎坷。只是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在那无数个漫漫长夜里,在我们三姐弟沉沉的梦乡,曾经悄悄滑落过多少母亲辛酸的泪水
  
  也许是遗传的原因吧,我和弟弟身体都不好,总是生病。有一次,我高烧不退,鼻血流过不停,医院都没有办法了,怀疑是父亲得过的白血病。母亲一直把体贴懂事的我视如她的命,记得当时,她紧紧地抱着病得枯瘦如柴的我说:“敏儿,如果你也狠心离我而去,妈妈也只好陪你去了,也顾不上你的弟弟妹妹了!你不想妈妈狠心你就赶快给我好起来”!
  
  “妈妈,我不会死的,你放心!”,那时我才六岁,已知道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了母亲,为了弟妹!
  
  母亲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绝不肯放弃。背上我寻医问药,不知流了多少泪流了多少汗,访遍了方圆几十公里的山山水水。也许是母亲的爱感动了上帝,后来,我只吃了一个老中医的几包草药就奇迹般地痊愈了。永远都忘不了母亲那时的喜悦,她看着我的脸色一天天变得红润而露出的笑容,是开在我苦难童年的一束美丽的白合花啊!在以后的岁月,无论我经历着怎样的磨难和坎坷,我都会告诉自己:我的幸福,我的生命还有一个人牵着,那个人就是我的娘!
  
  病好后,我该上学了,母亲用一块半新的格子布给我缝好了书包,带我报了名。她说,就算不吃不喝也得先上学,小学毕业时,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区办的一个尖子班录取,要到三十里外的区镇上初中。我拿着通知书,默默地掉泪,我不想再增加母亲的负担了。母亲知道后,却高兴万分,坚持把我送去新的学校。每次放假回家母亲再苦再累都会亲自送我回学校,为我背粮。每当家里有了鸡蛋和其他好吃的东西,母亲就会走五六个小时的山路给我送去,许多时候都是踏着夜色回转。那个背着背篓在山路山匆匆行走的妇人成了山村的一道风景,让多少人远远地望而生敬慕。以至于多年后的我,每当看见背背篓的美妇人就忍不住想叫妈妈。
  
  多年后,我真的不负母望,成了一所大学学生母亲更加劳累和辛苦了。为我寄衣汇钱,担心牵挂我自小不好的身体,弟弟妹妹后来告诉我,谁要提起大姐你的名字。母亲就因自豪而笑里流泪,就习惯抬眼望望山丫口。
  
  毕业后,我到了一个远离故乡的小城工作。多少回山丫口,母亲送我,泪水打湿了衣襟,多少回月夜里,母亲望断了那辆每日唯一开过小站的火车的影子,久久地不愿回转……
  
  我工作不久,就在他乡和一个同样来自山乡的青年结婚了。母亲不仅没有抱怨,还鼓励我们,只要有勤劳的双手,一定会有幸福生活,自己创造的才是最好的。别人对她说:你这么好的女儿,那么多提亲的人你为何不帮她挑选,找个条件好些的,你也不用再苦了呀?她总是笑着说:我女儿一直都懂事,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尊重女儿的选择。
  
  面对母亲,我唯有默默掉泪,不为别的,只为愧对母亲。做为长女,本应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让母亲安度晚年,可自己却时时让她担心。我知道,我的每一个痛苦的眼神都会扯碎她的心!当我受伤需要她的时候,她就会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用她温柔的怀抱拂去我的伤痛,给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年前,本已定好回老家和母亲一起过春节。可先几天回家的弟弟来电话说,家乡下雪了,母亲说今年就别回了,天气好了她来城里看我们,她担心我小女儿会冻病。最后因其他原由也就取消了回家的计划。大年三十那晚,弟弟在电话里叫声大姐就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说母亲坐在堂屋前痴痴地望了许多天了,尽管知道女儿的身影不会出现,可她还是习惯性地望着山丫口……
  
  我哭了。泪眼中,仿佛看见山风吹起母亲的头发,仿佛听见母亲声声把儿唤!风儿啊,你就别吹了,你已经把我娘的满头青丝吹成了如霜白发!可我娘的恩情如故乡的山一般重重地压在我心头,我还没有机会去点滴地回报啊!
  
  今夜,大年将过,母亲还没有按期到来。她总说女儿忙,在乡里好好的她进城就会生病,怕拖累我上班。母亲啊,十五元宵,合家团聚,月色如水,在这晚冬的夜里,你是否已入梦乡?梦里,是否还在苦苦地把女儿盼望?
  
  我仰望着夜空,这轮明月是不是从故乡飞来?月色如此温柔又深情,多么象娘的眼睛!那流淌的母爱将我缓缓地包围,温暖女儿沉沉的心…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23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