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煤油灯

2022-01-10 15:15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艰辛的生活母亲很是节俭,为了省煤油,过了十点钟就会熄灯睡觉。而我最怕的就是熄灯时的这一刻。随着灯的熄灭,我感觉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无底洞,眼前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睁大眼睛看着窗外。

  晚上,突然停了电,家里由灯火通明一下子变为了漆黑一团。八岁的女儿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怕!”
  
  我凑着手机的光,找到一支蜡烛点燃,女儿紧紧拉着我的手才放开。昏暗的灯光就像是被风吹动的树叶一样,摇曳不停。女儿不习惯这样的灯光,久久不愿睡去,我把她搂在怀中,她才进入了梦乡。
  
  此情此景,让我的思绪飘回到了我小的时间
  
  小时的我放学后总是在路上贪玩,忘记了赶紧回家,趁着天亮做作业。夜幕降临时,我才会想起作业没有做,忙碌了一天的母亲这时也才有时间过问我的学习,责问我为什么放学后不赶紧做作业。我总有好多的谎言去哄骗不识字的母亲,不是说在学校打扫卫生,就是说和同学一起去做好人好事。而母亲对我的话也常常是信以为真,不多追问。
  
  家里没有像样的桌子,我就爬在用木头做的床檐上做作业。当屋子里的最后一线亮光退出后,母亲就会小心翼翼地点亮一盏用墨水瓶自制成的煤油灯,放在床边。我低头在昏暗的灯光下做作业,母亲则会拿出一家老小的衣服坐在床上缝缝补补。如豆的灯光被门缝里灌进来的风吹动着,跳跃不停,就像是一个不安分的小孩一样,一会向左摆,一会向右摇,一会亮,一会暗;有时风灌进来的猛点,它索性偃旗息鼓,连一丁点微弱的灯光也不留,屋子里立刻就会伸手不见五指。
  
  为了防止灯被风吹灭,母亲总是背对着门口坐,用自己瘦弱的身体挡着门口偷袭进来的风。昏暗的灯光把母亲的身影映照在半掩着的两扇木门上,显得高大而凝重。有时灯忽然暗下来时,母亲就会拿手上的针去拔火红的灯芯,细细的针尖把灯芯向上挑一挑,灯光猛然间放亮好多。
  
  我最喜欢看灯下的母亲,她认真地挑灯芯时,我就会静静地凝望着她。看她那双粗糙的手,看她干燥的黑发,看她黑红的脸庞。此时的母亲没有了白天时的风风火火,没有了我犯错后教育我时的严历表情,特别安闲和慈祥。我的心中也因这种安闲和慈祥,而感到无比的温馨和安谧。
  
  煤油灯若是燃的时间长点,灯芯中间会生出一个红红的小火球来,母亲说是灯花,是家里将会有好事的预兆。母亲生活总是抱着乐观的态度。对于土地,她迎着晓风上地,踩着月光回家,挥汗如雨,辛苦劳作,丰收的庄稼让她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对于我,她含辛茹苦地喂养,我的健康快乐,还有那一张张的奖状就是对她最好的慰藉。
  
  有时,我的作业做完的早点,母亲会端来一簸箕圆熟的黄豆,我们俩凑着昏暗的灯光捡里面细小的石子。母亲一边捡着石子一边用羡慕的口气对我说:“当干部真好,还能吃上供应粮,坐在办公室里,脚不沾泥,头不顶雨,不像我们农人一样,顶风冒雨的在地里讨生活。孩子,你可一定要好好念书,将来也有份轻松的工作……”小时的我理解不透母亲为什么那么羡慕当干部的人,但我却能想象出,脚不沾泥头不顶雨的生活,和母亲劳累困苦的生活之间的天壤之别。
  
  艰辛的生活母亲很是节俭,为了省煤油,过了十点钟就会熄灯睡觉。而我最怕的就是熄灯时的这一刻。随着灯的熄灭,我感觉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无底洞,眼前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睁大眼睛看着窗外,想寻找出一线亮光,但无月的夜晚映入我眼里的只是无限的黑暗。此时村子里的人家也相继熄灯睡觉,整个村子被黑夜密密匝匝的包围了起来。夜阑人静,村子里的狗叫声,连成了一片,还有那远处树林里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猫头鹰凄怆的叫声,这一切都让我惧怕的久久不能入睡。母亲听到我翻来覆去的声音后,把我搂在她温暖的怀中,我才会沉沉地睡去。
  
  物换星移,转眼间我也过上了母亲嘴里说的“脚不沾泥,头不顶雨”的生活。可这细想起来,如果没有母亲当年在昏暗的煤油灯下陪我渡过的那些求知的夜晚,没有母亲在灯下反反复复给我灌输的人生蓝图,那今天的我也不一定能拥有这种饱食暖衣的生活。也许我还会踩着母亲的脚印在土地里艰辛地讨着生活
  
  煤油灯已经退出我们的生活很远,被亮如白昼般的电灯所取代;母亲的一头黑发也有了些许白花;一双粗糙的手更显粗糙,皮肤松弛,布满了一层密密的老年斑;黑红的脸庞镌刻上了一道道岁月的痕迹。但那些在煤油灯下和母亲相伴的夜晚所带给我的温馨和安谧,还有母亲搂我在怀中的温暖,却永远盘踞在我的心底,就像是沉年醇酿一样,越久越浓。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22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