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根哥

2022-01-10 15:10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保根一直在工地干活,没有啥技术,干着出力的重活,拿低廉的小工工资。有次在县城干活,我特意去看往他,那是个雨天,低矮的工棚潮气很重,通铺的炕上一溜铺开。

  走过了流火的夏季,远去了绿荫丛中的蝉鸣。一片叶飘然坠落,带着一季的绚烂飘零,隐入午后的光阴里。走过家乡阡陌间的羊肠小道,穿越长满玉米的农田,青山流水依然,就是山谷间多些野菊花,一簇簇一片片,氤氲成一片云霞,点缀了山野的寂寥空间。盛开于百花凋零之时,泣露于寒霜来临之际。思绪随着野菊花缕缕苦涩的清香,漫漫铺陈开来。感叹沧桑岁月流逝,回想起一路走过的人和事。
  
  宝根哥是我的表哥,我二姑家的儿子。在我们兄妹中,宝根的人生际遇最为凄凉,也最为我所牵肠挂肚。虽说我们兄妹几个没有发达的,却都找到了谋生的事做,拥有完整的家庭。宝根哥的一生,也是操劳奔波的一生,没少出力干活,最终落了个孑然一身、家贫四壁。我并不相信命运捉弄人生,却为某些世事难料而唏嘘不已。宝根哥出生于50年代末,幼年在全国那场饥荒中度过,幸运的没有被饿死,存活了下来。二姑家世代务农,宝根哥自懂事起就开始接触农活。在春耕秋收、夏长冬藏中度过了他的少年。这种土里刨食的生活习惯,塑造了勤劳、淳朴、木讷的性格。按说这种品质是好事啊,可是现实中被人随讥笑,就这样宝根哥老实(也就是笨的意思)的名声传开,人们开始用另一种眼光看待宝根哥。我一直为这种不公平的遭遇忿忿不平,也抱怨宝根哥不肯抗争,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在我记事起,宝根哥已经到了婚娶年纪,那时老家来人,总会说起宝根哥,我也旁听些情况。有一个走南闯北的戏班子,来家乡唱戏。一次偶尔的机缘,戏班中有个女子结识了保根哥,几番相处下来,双方都有好感,于是就提到婚嫁上来。姑父是个执拗的老人,认为戏子走南闯北的,心野不好收敛,不同意这件事情。而我们做妹弟的却是一阵窃喜,保根哥老实样还会找到个女戏子。一番波折后,还是成婚了。要是没有后来的那场风波,保根哥的一生也会家庭圆满、儿孙满堂,和平常人一样颐养天年了。平静的水面还是起了波澜,一场意外搅乱了生活。保根嫂貌美色艳,自然招来男人的色心。乡里有个男的,仗着在社会上混的开,感觉高人一等,便去招惹嫂子,后来终于酿成苦果。姑父大呼家门不幸,介于舆论压力,执意不再收留保根嫂。保根心存矛盾,即忿然于此事,有难舍夫妻情分,迟迟不肯表态。无论保根嫂子如何苦苦哀求,奈何家里人已经心如顽石,不可更改主意,最终保根嫂子,远走他乡谋生去了。此后保根哥再无婚娶,孤身一人直到现在。这段婚姻,彻底毁掉了保根哥一生幸福。作为一个农民生活的认识,就是有个家,生一群孩子,自己出力挣钱养活妻儿老小。可是现在连家都没有了,后面的天伦之乐,就更加无从谈起了。这种一般人家的乐趣,对于保根哥来说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了,我深深为之同情着。
  
  后来保根的生活靠出力打工挣钱,父亲当时在修水库工地找了份零活,保根哥就在那里当小工。每日早起晚归,做些和泥搬砖的劳动。后来我家翻盖房子时,后期有些零活需要人打理,保根哥就来到我家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保根每天清理建筑垃圾,打磨钢筋窗棂,一件粗布汗衫,楼上楼下忙活。保根生性温和,我们姐弟几个时常对他开玩笑,一起嬉笑,其情温馨其乐融融。那时我外甥刚周岁,保根哥非常喜欢,我问保根,要是你有这样一个儿子该咋样啊。保根哥说,把他摆到供桌上供奉着。这种回答让我感到心碎,没有香火的延续,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凄凉的。
  
  保根一直在工地干活,没有啥技术,干着出力的重活,拿低廉的小工工资。有次在县城干活,我特意去看往他,那是个雨天,低矮的工棚潮气很重,通铺的炕上一溜铺开。保根哥依然那样憨厚,痴痴的笑着,表达着对我这个弟弟的情谊。以后的10年间,保根哥总是农忙时在家收麦子,农闲时出外干活。前几年听说保根哥在自家地里种菜,以卖菜为生。年过半百的保根,工地活已经有些吃力了。前些年在老家谈了个对象,回家自然多些。每次下车后便会看到保根哥蹲在街道的角落里,框里装满蔬菜,神情漠然的看着人来人往的繁华世界。我心凄然,这个世界的喧嚣与繁华,与保根哥毫无关联,他只能用卖菜的钱,换会生活的费用。生活梦想对他来说是奢望,不切实际的遥远,只是麻木的重复着凄苦的生活。前些天回老家办事情,全家人团聚一堂,又见到了保根哥。我们叔伯姑舅兄弟姊妹14个,每个家庭都拖家带口的,喧嚣嬉闹的一片,只有保根哥一人孑然一人,显得格外孤苦伶仃。衣饰陈旧,神情茫然、没有多少表情,呆在墙角里站着。我走过去与保根哥交谈,问些近来的情况。保根哥说,这些年不卖菜了,你姑父80多了,我在家照顾。村里给了个低保的指标,每月政府按时发给生活费用。还是共产党好啊,可怜天下穷苦人。要是生活在旧社会,像我这样的没本事人,早就叫地主老财给剥削死,那骨头当柴烧了……我时常对保根哥心存挂念,恨自己没本事,不能照顾好这个表哥,心怀深深的愧意和内疚。
  
  家乡暮色里的山野,显得尤为苍茫辽阔,坡上的野菊花在风中摇曳。从没有人来此驻足,浇上一盆水修剪过枝桠,野菊花却顽强的活出了一片天空,尽管生存空间有点拮据。野菊花在阡陌间落脚,泥土石缝里努力扎根。在阳光雨露、清风明月里,浩渺自然界里尽己之力存活。也曾历尽烈日干旱、雨涝水侵,依然执着的显现着顽强的生命力。红尘渺茫、世事沧桑,阅尽百花齐放多彩的姿态,看惯花开花落的枝头氤氲成烟的残芳留香,却从不曾有动情心碎的感觉。只是山岗上的那一朵朵野菊花,抱残的枝头,依然在苍茫中执着挺立。那漫山遍野朴实无华不事张扬的野菊花,多像我善良的保根哥啊,一生历尽磨难坎坷,却从未曾放弃对自己生存状态的执着追求。野菊花开啊,没有百花的绚烂,可是谁又敢说,野菊花,不曾有过自己一生梦想和清香……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2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