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行记

2022-01-09 12:39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从车窗外望去,我看见公路脚下是宽阔的河床,潺潺的流水从高处急泻而下,跌撞在那些奇形怪状的河石上,激起层层洁白的水花。这样的景色,就像这里的人情世故,天然淳朴而未受污染。

  今年终于决心回趟四川,我已记不清究竟是多少年没去过,后来婆家的兄嫂准确的告诉我是八年没回了。他们的记忆准绳就是上次去那年,侄儿君睿还在襁褓,如今已八岁。八年的长度,认真丈量起来,是内容具体、亲身经历的每一天,而一旦被忽略,就像沿途车窗外的风景,笑谈之间就一闪而过了。我不禁有些惭愧了。
  
  长久以来,我对那边的事物确乎很淡漠,不了解,也不去了解。八年没回,换来的结果是兄嫂驱车一百多公里跑到达州火车站迎接。从东莞散淡、疏离而冷漠的人际圈子里走出来,我对眼前熙攘、热闹的人群,以及久未谋面的兄嫂显而易见的热忱,突然有些不习惯。更出乎意外的是,嫂子的娘家嫂子已经在县城饭店订餐为我们接风,看来我和老公此行是备受亲戚的高度重视。席间我见到君睿,长得眉清目秀的。他没见过我,一见面就称我作“么妈”。那餐饭到底吃了些什么,我后来全然忘记,只记得喝了几口啤酒,大家聊谈一些琐事,争着发言,欢声笑语,很是温馨。一种家的感觉在不期之间,很奇怪地苏醒过来。
  
  八年的时间,有足够理由让一切发生改变。兄长几年前就已经是某镇卫生院院长,他们一家在县城的一套150平方的大房子里住着。公婆带着在广东打工的姑姐的两个孩子在镇上住着,照顾孩子的生活读书。没有贵重的礼物,公婆依然喜笑颜开地接纳了我们。家婆每日都很用心地给我们做饭,乐呵呵地同我们逛街、串门,俨然很骄傲地向邻里介绍我。家公是个沉默、老实的乡下人,总是在我们聊天或看电视的时候,一声不吭地把袖子剥好皮,然后叫我尝一尝。在我们走路时,负责为我们背行李,渴了的时候,悄悄把瓶子里的水灌满。
  
  有一天,我们去了山上老家,任务是祭祖。这里的山,无庸置疑地都具备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特征。我却是光着脚丫、穿着白色的高跟凉鞋从东莞远道过来的。嫂子说穿凉鞋爬山不方便,硬是拉着去商场给我买了一双平跟皮鞋。上山的路虽然陡峭,但山上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却让人迷恋。沿途都生长着庄稼、路边长满野草和花朵,满眼都是树木成林,空气很是清新。山上星散地住着一些庄户人家,祭祖的时候,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动了左邻右舍的人家。他们纷纷跑过来,惊喜地同老公、兄嫂他们拉起家常。
  
  还一天,兄长车我们到周边的地方兜转。从车窗外望去,我看见公路脚下是宽阔的河床,潺潺的流水从高处急泻而下,跌撞在那些奇形怪状的河石上,激起层层洁白的水花。这样的景色,就像这里的人情世故,天然淳朴而未受污染。
  
  临走的时候,家公问我们几时再回来。我一时语塞,后来再想,一定要常回家看看呀!

责任编辑:月华】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17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