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花开落无声

2022-01-09 12:36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编者按】外婆家门前的那棵散发着幽幽清香的老槐树给我的童年生活增添了许多令我难以忘怀的乐趣。本文不仅写槐树的花香宜人,而且外婆的爱也如槐花般沁入我记忆深处。


 

   一直到现在,我时常还会想念外婆家门前的那棵散发着幽幽清香的老槐树,还有那老槐树下犹如中国山水画式的老屋。­
  从我能记事时起,母亲身体就不好,照顾不了我和姐姐。外婆心疼我的母亲,把我接到她家居住。外婆家门前的那棵老槐树给我的童年生活增添了许多令我难以忘怀的乐趣。­
  每年的四月,槐花就开始打苞了,不多久,满院的槐花香就会扑鼻而来。这时,我每每会央求外公摘下一些槐花来玩,外公就连枝带叶折下一截来。外公选一片槐叶对折一下,放在嘴边,用劲一吸,声音响亮极了。这时,我也学着外公的样子来做,却怎么也吸不响。外公说,你太小,气力不够,把这些花儿一个一个摘下来,看它们多像小鸟。我这时才注意到,它们真的个个像张开翅膀的小鸟,就要展翅起飞了。
  外婆也踩着一路碎步走来了,她对外公说,“老鬼,多摘些花儿下来吧,我要包槐花包子喽!”­
  外婆的槐花包子真的令人嘴馋,采来槐花后,放在笼里蒸,等上了气,就掀开笼,晾干水分,放点油盐葱姜就可以做馅了。外婆说,不必再放其它的佐料,会破坏槐花的原味;皮不宜太厚,要薄薄的一层。出锅了,个个晶莹透亮,拿来一尝,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还有丝丝的甜味儿留在唇齿间。外婆说,就是这些槐树啊、榆树啊养活了她们一家人,陪伴了她度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懵懂岁月之中的我哪能体会出外婆当年的心情啊!­
  小时候,小孩子的嘴巴就是那么馋,外婆总能想来各种法子令我惊喜万分:各种青瓜梨枣摆放在一起曰“庆丰收”、西红柿煮熟去皮拌糖曰“狗咬舌头”、梨子用面团包住放在火堆里烧焦曰“驴粪蛋儿”......­
  有一年冬天,我咳得厉害,喘不过气来,饭也少吃。外婆犯了愁,问我想吃什么,我就随口说,想吃外婆做得油煎豆角。外婆做得油煎豆角,外焦里软,很是爽口,一口气就能吃一大碗。那时是冬天,哪来豆角呢?外婆说,现在没有豆角,等明年开了春,一早就去种。­
  第二年刚开春,还没有断霜,外婆就开始整地了,后来,谁也不知外婆曾在她的菜园里花费了多少心思。­
  豆角秧爬到一人高的时候,外婆对我说,­
  “快了,快了,豆角开花了,快喽!”­
  那股得意劲儿啊,比自己要吃到嘴里还高兴!­
  后来,我在医院里住了十三天,回去的时候,淮河发大水了,地里的庄稼都被洪水冲走了。当然,外婆的豆角也不例外。外婆见了我,说起了她的豆角儿,眼里湿漉漉的,还不住的叹气,“哎!眼看就要吃到嘴了呢!”­
  不多久,我病好了,也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就从外婆家搬走了。”­后来集体大搬迁,我就再也见不到外婆门前心爱的老槐树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当我再次提起这些往事的时候,我也已接近而立之年。外公和她的三女儿——我的母亲离开这人世也已经十几个春秋了,每每想起外婆待我的许多好处,我都会感动不已。外婆今年八十岁了,可她还像我小时候那样每天操劳着。姐姐说,外婆是受罪的命,来到这人世上,罪没有赎完,人就不会老去。
  想来也是,我虽不是“宿命论”者,但也觉得外婆的命运可能就是上苍注定好的,从一九九五年至今外婆有五位挚爱的亲人先后离她而去,外婆整日以泪洗面多年了,有谁能理解她的苦楚呢?如今她的眼睛也坏了,可说实在的,我能为外婆做的,也只有多回去看看她老人家了。­
  今年年初,我又带上妻子和儿子回外婆家看看,后来不知怎的谈到了我家的那十亩水田。自从我家遭遇变故后,农田早已租给别人家耕种,细细算来,也已十四年了。老舅对我和妻子说,­
  “你们上班也不是太忙,抽出些时间来,把那十亩水田要回来自己耕种吧。”­
  我和妻子相视一笑,我们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娃,但我们从没有种过那么大的一块田,我们能种好吗?老舅随即打消了我们的顾虑,说只要栽上了水稻,防病、除草以及灌溉施肥他全包了。老舅也了解我们的窘处,虽然我和妻子上班也已经十年了,但在这个市场经济时代,我们的那一点点收入实在是微不足道。外婆也赞成老舅的想法,说我们可以要回自己种。­
  说干就干,“清明泡稻,谷雨下秧”。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栽秧的时间。­
  双休日,我骑上摩托车,第一次来到了一百里外的自家农田。摆在眼前的首要任务是先给这十亩田地抽上水,然而天公不作美,一直是旱季,灌渠里就没有水。乡亲们想法子,三三五五组合起来,从几公里外的水库里引水来,引来放在地头的灌渠里,再用抽水机各自抽到自家的田地里。一连一周时间,要轮流值白夜班。­
  我被这景象怔住了,我没有任何机器,而且单位也不允许我无故请假一周,回到老舅家,外婆犯愁了,责怪起老舅来。其实,舅舅家的三十多亩水田也还没有开始栽秧。最后,老舅说,先回去吧,等天下了雨再来。无奈之下,也只有回来等老天爷发善心了。­
  “夜半三更盼天明,寒冬腊月盼春风”。盼望着,盼望着,老天终于在我回来的一周里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和妻躲在我们俩的小屋里,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的雨夜这么开心过。我们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夹着嗖嗖的雨声打在我们的小小屋脊上,我们就这样相依相偎静静地听雨,兴奋了大半夜也没有任何睡意。­
  第二天一大早,雨还没有完全停下来,我穿上雨衣就出发了。下午到了田里,水虽不是很充足,但也可以开栽了。­
  次日,找来插秧队十几个人从早上六点钟就开工了。田地离外婆家四五里地,因为刚下过雨,道路很泥泞,来回要一个多小时。中午,外婆烧好了十几个人的饭菜,我和表弟用水桶把饭菜抬到了地里。十几个人就在地头的石板上吃起来了,饭菜虽然很丰盛,但我总过意不去,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半夜鸡叫》里的周扒皮。可实在没办法,道路太泥泞,真的是不方便啊。吃完饭,我并没有让她们立即开工,而是让她们在大树下好好休息一会儿,并给她们加发了工资。到了下午六点多钟,任务终于完成了。­
  吃过晚饭后,坐在院子里闲聊,自然谈起了一天的工作情况,外婆的愁眉终于舒展了些,这时候,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带来阵阵幽香,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啊!好香!”­
  “是啊!我就喜欢这槐花,喜欢五月的槐花香啊!”外婆立马接过话茬说。其实,我心里早就知道外婆就爱谈论她的槐树花,只要提起槐树花,外婆浑身就来了劲。果然,外婆接着又说起了槐花养活了她们一大家子的往事。她说,她住到哪里都少不了槐树花,也离不了槐树,她还说自己老去的时候,她的坟头一定不要少了槐树花。­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这洁白的槐树花,好比是外婆的一个美丽的梦啊!我抬起头看了看院外的天空,那儿有一排淡黑色的树木,正是外婆心爱的老槐树。微风阵阵吹过,槐香阵阵飘过,这幽幽的槐香啊,就犹如外婆那绵绵的无尽的爱,从我的头顶轻轻划过缓缓地沁入了我的心之峡谷。槐树丛中捧出的那一朵带有月晕的黄黄的月亮,光芒虽不皎洁,但很静谧,也很安详;也正如我们的生活,历尽了沧桑,虽不奢华,但很甜蜜,也很幸福!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16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