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父拾柴

2022-01-09 12:32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沉重的负荷,使他无法抬头,只能深深地弯下腰去慢慢行走。夕阳把我们的剪影,印在了长长的乡道上。父亲视野里唯一的路标,就是我那双穿着红凉鞋的小脚。

 

  我的童年少年生活是在农村度过的。离开故乡虽已多年,但那一灯如豆的茅草屋、爬满青藤的篱笆墙、清冽甘甜的井水、蝶舞蜂飞的菜园,却无时不在我记忆的沙滩上闪闪发亮。而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些父亲同去拾柴的日子。
  
  那时,我家人口多,收入低。父母是双职工,不能从生产队分到烧柴。于是,每年立秋一过,我都要跟随父亲利用休息时间,带上镰刀、绳子和水壶,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到沟渠边、堤坝下,去割那半人高的野蒿。
  
  那些野蒿又湿又重。别人都是割下来晾干了才背回家中。可父亲却总是把野蒿背回家放在院子里晾晒。这样做虽然心里塌实了,但却增添了更多的辛苦。
  
  每次打柴晚归之前,父亲都需先靠着柴捆坐在地上,再将两臂分别伸向左右,插进捆野蒿的两道绳子里——样子像十字架上的耶酥,直至绳子勒到双肩为止。这时,我必须用尽力气,从柴捆后面猛托一下,父亲才能趁势双手撑地,摇摇晃晃地跪爬起来。沉重的负荷,使他无法抬头,只能深深地弯下腰去慢慢行走。夕阳把我们的剪影,印在了长长的乡道上。父亲视野里唯一的路标,就是我那双穿着红凉鞋的小脚。
  
  有一回,我们走过了两道河坝,但所到之处的野蒿,早已被别人割完了。正在沮丧之际,父亲突然发现,河岸边的柳树丛中,有很多死树根裸露在稀泥里。这些树根都不太大,大概是那些自生的柳丛被河水涝死后留下的。父亲立即脱下鞋子,挽起裤腿,走进没膝深的稀泥里。他每拔起一棵树根,身体都要向后踉跄一下。有几次险些跌坐在泥水里。
  
  夕阳西下时,我和父亲把沾满泥浆的树根拉到河水里冲洗。我这才感觉到:秋天的河水已经充满了凉意。当我们把树根背到家中时,父亲的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庄稼收割完毕后,田地里已是空空如也。我和父亲就去捡拾那些被零零落落遗弃在田间地头的苞米秸杆,或者去拔豆茬、搂豆叶。每次拾柴归来,父亲的背上都像扛着一座小山。我跑在他的前面引路,却总忍不住要停下来回头看他。他的脚步虽有时不免蹒跚,但我从中看到更多的却是一份沉稳和坚毅。
  
  感谢父亲
  
  ——因为在那段贫困而寒冷的日子里,他点燃了我们的生活,也点燃了我们的希望
 

责任编辑:好相处】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15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