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念母亲23年

2022-01-09 12:18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题记:四岁之前,遗憾我没记下母亲的容颜,四岁之后,我仅能凭借家里唯一的一张照片来描绘母亲如今的模样。

  二十多年前,尚不是一个发达的年代,父亲27岁未婚,已属超大龄青年,我的家乡地处中原,那时候,在别人看来,中原应该是不缺吃的,于是,很多外省的妇女嫁到我们那里,包括四川,山东等。至今,我上一辈的那代女人,在我们村很多都是四川,山东人,而我母亲,就是来自山东。
  
  父亲27岁那年,有人带了个女的来到我们村,给大伯说媳妇,结果她看上了我的父亲,后来便和父亲成了亲,成了我的母亲
  
  长大后的故事是,父母结婚一年后都没有小孩,村里的老人说在月圆夜用扫把扫院子,就会在来年添小孩。于是,母亲经常在月圆夜扫院子,到了第二年夏天,便生了我,我的命运是被扫出来的,但我不是扫把星。
  
  母亲是山东人,个子高大,劲头十足,而且心灵手巧,家里一直到现在都保留着母亲做的鸳鸯枕和门帘,以及为我做的披风,她的缝纫机一直到现在都完好无损,由我现在的后母用。
  
  听人们说,那时候她们一帮妇女去割草,不一会儿母亲就割满了一箩筐,接着她就帮别人割,割好后别人背不动,扛不到背上,母亲就帮人家放上去,替人家扶着背回来。村上一奶奶(那时还年轻,辈份高)和母亲一起去打面,母亲帮她把麦子扛到车子上,又让奶奶坐车上母亲拉着走,可那奶奶不坐,要帮母亲推车,母亲不同意,不想累着她,就把她抱上车,一个人拉着麦子和奶奶去打面,打完回来,母亲不显脏,又帮奶奶把面粉搬进屋。那时,村上很多人的衣服是母亲做的,她教过很多媳妇们针线活,给很多人纳过千层底。母亲特能吃苦,我们以前在村东边住,后来搬到西边,父亲母亲两人亲自拖泥胚,烧砖,不知熬了多少日夜,后来找人帮忙盖起三间瓦房。
  
  转眼四年过去了,父母一直过着幸福生活。但那个年代,人贩子很多,偏偏我的外婆和舅舅就是。
  
  一天,收到外婆的电报:“病危,速回”,就这简短的几个字,母亲回了,回了山东,而造成我从小失去母亲的不幸,便从那刻开始。十来天后,母亲回来了,带着一脸茫然与无助,在家呆了两天,很多人看出了母亲的异样,但都没放心上,以为是外婆的病让母亲不顺心。回来的那两天,家里在打井,很忙,父亲一直没和母亲说上话,而母亲一直抱着我不放,眼角却含着泪。第三天父亲打面去了,母亲奶奶说,天冷了,给我买件鸭绒袄去,我当时还拉着母亲要跟去,母亲给了我两分钱说:“听话,买糖去,一会妈就回来了。”就这样,我放走了母亲
  
  母亲去了县城,把车子放在大伯那里,一个人去了,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大伯左等右等不见人,中午跑回来,刚好碰上打面回来的父亲,问了句人回来没有?父亲已经察觉了问题,车子一放,两人就去找了,但一切徒劳,母亲去了车站,坐车永远离开了我。
  
  我的儿时没有关于母亲记忆,所有关于母亲故事都是从奶奶和别人口中得知,父亲几乎不给我讲这些,但我知道父亲也深爱着母亲,他内心比我还痛苦。如今,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听到过关于母亲一些不好的故事
  
  母亲就这样走了,我的幼年一直在学习和奔波中成长。上学时经常请假,去找母亲。那时候的公安局,MD黑,父亲花了很多冤枉钱都没找回母亲。我有三个姨,二姨在镇平住。有一天听说母亲在二姨家,我和父亲赶了过去,结果那次我差点走失。在大街上,我一直低着头跟在父亲后面,却没发现父亲转身去了商店,我竟然跟着前面的一个人走了起来,父亲发现不见了我,扭头一看我跟别人走了很远,赶快把我拉了回来。下午到了二姨家,不知道他们一起在说些什么?只隐约的记得什么过来。就这样到了晚上,见到的却是小姨,后来听说她也被外婆给毁了。
  
  我记得那晚我坐在小姨腿上,小姨问我:“娃,想妈吗?”我那时已经没有母亲印象,只知道是去找母亲,当时的我以为那就是母亲。听到那句话,只感觉当时一片寂静,都看着我,听到我说“想”,他们都低下了头。我只感觉一串串的泪水滴在我的脸上,流进我的嘴里,很苦,很苦。
  
  辗转了很多年,我一直没找到母亲,至到现在我都在想,那时候听到的叹息和吃到了泪水,究竟是真是假,我却不知道。然而就在那几年,每年都会收到母亲托人写的信和寄来的衣服,鞋以及很多给我以后结婚用的新床单。而那时我也写了很多信给母亲,包括老师教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我知道母亲每次看我的信绝对都会哭,因为我见过父亲看了我的信时就哭过。有次听说母亲太想我,偷偷要回来,却被那个男人给抓到,把腿给打折了,我听到后,哭了,我知道母亲是真的爱我。后来父亲按着地址找,也徒劳,反而被一些人拉到一个地方把钱给搜完了,差点回不来。
  
  如今很多年过去了,和母亲也断了联系,听说她在那边也有了自己的儿女,应该也过着幸福生活。而我却一直活在母亲的阴影中,经常想起母亲以及母亲故事时,默默落泪。就在去年,一次坐公交车,突然又想起了母亲,转眼往窗外看时,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央入我的眼帘,那背影和我描绘的好像,我竟然忍不住的眼泪在眶中直打转,脸憋的通红不敢出声,生怕别人的目光穿透我的心,但我知道那女人不是。
  
  前几年又有了母亲的消息。听说小姨打回来电话(我一直到现在都诧异,不明白小姨从哪里得知我们的电话),说母亲现在很想我,在她心里一直亏欠我很多年,而现在因过度想念已经造成精神轻微的失常。小姨说她们都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个稳定的家,不想打扰我们的生活,只希望父亲能同意母亲回来看看我,但父亲不想让这事影响到我的后母以及我现在的生活,因为后母和父亲感情很好,而我也到了结婚的年龄,怕影响到我的婚事,所以没答应。这事父亲一直瞒着我,也是后来别人告诉的我,我才得知。当时我很生气,坚持给父亲要小姨的电话,然而那个号码已成空号。而我在生父亲气的同时,只能认命老天对我就是这般不厚道。
  
  就这样过了23年没有母亲生活,我一直将内心的痛苦深度埋藏,不愿透露给别人听,但我一直没放下对母亲思念与爱,终有一日,我会跪在母亲面前,叫声“妈妈,我还爱你!”
  
  保留母亲的地址:山东省临清市朱庄乡房村厂(余代翠)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11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